第四百五十九章 李家往事


小说:特工农女  作者:花不言语
  这故事虽然长,牵扯较多,但还是让周围这群人听的津津有味,巧嘴‘妇’人抚了抚已经有了白发的鬓间,而后有些遗憾的说道
  “小黄氏本就伤了身子,生了这一个孩子就已经去了大半条命,可这时候照应小黄氏身子的大夫却又来了个晴天霹雳,说她往后不能再生了....可怜见的!”‘妇’人抹了抹眼角,继续说道
  “本来大家都已经开始为小黄氏担忧了,可没曾想,那人却是仍旧待她如从前一般,甚至更体贴,那人不曾想休她,也不说再娶一个!只是每日笑‘吟’‘吟’的照顾他们母子俩!
  可小黄氏命薄啊,好不容易等到自家儿子考上了秀才爷,却生了病,连起个身子都费劲!可那儿子却是不白养,大好的前程不要了,当下便决定不再继续考校争官儿,回家照顾他们二老!直到他们双双归去....”
  说到这儿巧嘴‘妇’人看见身后不少人红了眼眶,不禁哀声一叹,继续道“你以为这就是最惨的了!可不是,还在后面呢!”此话一落,一群默默听故事的都没了声息,那‘妇’人见到,眼带追忆的说道
  “小黄氏的儿子名唤安生!取自他娘与他爹对他的期盼,平安生活!原本安生他爹不至于那般早早去的!可却是正好应了那说书的一个词儿,至情至深之人哪!小黄氏去的那一日,他只留下一句让安生平安快乐的生活,便喝了‘药’拉着小黄氏的手去了...哎呦....”
  那巧嘴‘妇’人说着说着,眼泪开始不由自主的噼里啪啦往下掉,她抬手擦了擦,却是不想越擦越多,所以难受的哎呦出了声,她边抹眼泪,边对着身边那几个噼里啪啦的掉眼泪的‘妇’人说
  “我啊,活了这么些年,却是最羡慕小黄氏了,她虽然早年不快乐,可这相公儿子都是恨不得掏了心窝子对她好!那再多的苦难,对她来说,可能都值得了吧....”
  她好像是不在乎别人的回答似的,换了换情绪,继续说道“那安生随了他爹的深情,他以秀才之身在青牛村办了一个学堂。认识了这两个娃子的娘,这一切仿佛都在好转,他攒了银子将旧房翻新,娶了那‘女’子进‘门’!”
  她深深吸了口气儿,声音开始变沉“那‘女’子三年抱两,生了一男一‘女’,再加上那秀才越来越出名的学堂,可谓是将那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可这话儿怎么说呢!你这日子过好了,总有人凑热闹想占便宜,那大黄氏正是其中一个。”
  ‘妇’人满眼的鄙夷与厌恶丝毫不加掩饰“她三天两头去打秋风,张口闭口总是安生这对老实夫妻面前说以前对小黄氏如何如何照顾!废了多少心思!呵呵,我真是呸...”
  ‘妇’人往地上啐了一口,面‘露’恶心之‘色’道“这些事儿啊,也是我不时朝着村儿里人儿打听的,谁让青牛村里就他们家事儿最多呢?”好似嘲讽一般,她咧了咧嘴,面‘色’有些扭曲“大黄氏这便宜一直占到安生媳‘妇’怀了第三个孩子...
  大黄氏那日照常去李家打秋风,却是不知遇见了什么突然让她心情不顺,安生媳‘妇’也不知怎么得罪她了,她居然狠狠将她推倒在地,害她早产不说,也落了病根....”
  那憨厚‘女’子,此时幽幽说道“这李家上下都糟了这老婆娘的祸害哦!真是造孽!老天爷怎么不开开眼,收了她啊....”
  那巧嘴‘女’子见她这副真‘性’情的模样,心下也是多了几分喜欢,嘴角扯出一笑,说道“好姐姐,你且听我说完,咱们一起咒她!”看着身边人们一脸赞同的模样,巧嘴‘女’子脸上‘荡’出一抹笑意,继续说道
  “安生媳‘妇’早产生下的孩子,身体也是弱极了,而此时的李家却是只有安生媳‘妇’的哥嫂还有安生照顾这一同躺在‘床’上的一大一小!即便有安生媳‘妇’的哥嫂照顾,安生也是不放心!
  他将学堂关了,卖了几亩攒下的田,买了上好的人参灵芝给她们娘俩熬汤,只盼着她们能早早痊愈,谁曾想,即便是这般娇养,安生媳‘妇’也没挨几年!而家里的从小有家财也渐渐变得空空落落!彼时,那个娇弱的三娃娃才两岁!大的才七岁!”
  “哎哟....”这回哼哼的变成了憨实‘妇’人,她手中攥着帕子,不住的抹着眼泪,哭的稀里哗啦,看的那巧嘴‘妇’人也是心有感触,她浅浅一笑,继续道
  “安生深情不输他爹,他卖了仅有的田为她媳‘妇’在山上圈了一处好坟地!而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儿似的,早年那谦谦君子的模样仿佛变成了垂垂老矣的老翁!
  而他每日除了对自家孩子笑一笑,便总是发呆!就这么熬了三年,也撒手人寰了!苍天无眼,他们死便死了,却留这三个孩子煎熬....”
  这巧嘴‘妇’人不知,此时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被锦绣听在耳里,心下也是连连触动!却更是想知道,这‘妇’人到底为什么对自家事儿知道的这么清楚!
  若说这是好奇,锦绣却是不信的!有些事儿就连在原身的记忆里她都没有看到过,而一个眼看着年过半百的‘妇’人却是如此清楚,如何不叫锦绣起疑?而此时的巧嘴‘妇’人却是不知这一切,她仍旧面含悲戚的说道
  “大黄氏这个恶毒‘妇’,害了小黄氏不说,还害了安生一家子,不若,他们家人丁怎么会如此稀薄!直至如今的三个娃娃?”巧嘴‘妇’人远远地瞪着盘坐在地的黄氏,嘴里恨恨道
  “这毒‘妇’,害了安生媳‘妇’,不光没有赔不是,更是没有去探望过一眼!安生去时,几个娃娃卖了当初安生翻新的那间老宅,为他下了葬!而后日子就一直过的苦哈哈,这大黄氏却是一眼没有去看看,更别说是给他们几个娃送些吃的!
  可谁曾想?这‘女’娃娃从上山掉下来以后,好似给李家带来了好运道一般!挖到了参,换了银子!盖了个比从前还要气派的砖瓦房!接了一直照拂他们三个娃娃的舅舅舅娘一同住!”
  “是不是黄氏看上了他们家东西?又想去打秋风了?”那憨实‘妇’人听的认真,反应也是快,很快就接了话茬问道!却不想那巧嘴‘妇’人斜斜的撇过黄氏一眼而后咧嘴讽刺道
  “好姐姐!你可真是小瞧了黄氏的野心!她想要的是他们盖好的房子与银钱,让他们搬出来住呢!我还听说,她带着儿子‘女’婿砸了那三个娃娃孝敬舅舅的院子呢!”
  看着憨实‘女’子与周围众人不可置信的眼神,她拢了拢臂间的篮子,眼带笑意的说道“可她打错了算盘,李家如今不再是从前的李家!这三个娃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可怜的要靠村人接济的娃娃了!
  那‘女’娃娃使得一身好功夫,将那黄氏骂的狗血淋头,不可谓不爽快!可没曾想啊,没曾想!黄氏折进去了,回家躺在‘床’上养病!她这孙‘女’却是折腾开了....”
  巧嘴‘女’子看向赖如絮的眼神比之黄氏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伸手指了指那跪在赖如絮身旁的洛辛,信誓旦旦道“这男娃从小与那姑娘一同长大,感情好的不得了,可任是别人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他们会合谋下毒害人,而后窜嗦镇上的地痞伪装强盗杀人劫财!
  而且毒的不是别人,杀的也不是别人,正是李家仅存的三根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