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确认鼠药来源


小说:特工农女  作者:花不言语
  巳时末,阳光暖暖,却是无法笼罩衙‘门’外那越聚越多听故事人的心!如此动‘荡’不安的年代,这群人求得不外乎就是吃饱穿暖,一世平安!虽然难免有些小心思,可任谁也无法做到,为了银钱就杀与自己有些血缘羁绊的亲人,更别说是这种惨无人道的...灭‘门’!
  不待那巧嘴‘女’人继续说下去,便见不远处的两个捕快带着一老一小匆匆而来!老人步履如风,和蔼的面容上挂着亲和的笑意,让人见之便心中舒爽!那小伙计打扮的少年,嘟着嘴!气哼哼的模样,可仍旧走在那老人身边,虚虚搀扶着.....
  两个捕快一前一后将这一老一小迎进衙‘门’,走上公堂,而后恭敬垂头抱拳道“启禀大人,仁和堂掌柜和小伙计已经带到!”
  陈江流自然早已看到,他‘唇’角微压,抬手挥了挥,示意那二人一边候着,继而对那站在公堂中央的一老一小说道“仁和堂掌柜!请恕本官冒昧将你请来这里,实是有一事需要你的回答作为证词!你愿意否?”
  赵掌柜姿态从容的朝着陈江流抱了抱拳而后道“陈大人说的哪里话,草民能为这世间公道出上一份力,实在是乐意至极...”
  张掌柜身旁的小伙计看见自家掌柜如此作态,也学着他的模样恭敬地垂头拱手,只不过,他纯澈的目光看见跪在堂首的赖如絮与洛辛二人以后,顿时就燃起了怒火!他年岁不大,‘性’子纯真,是以这副模样没有瞒过堂内的任何一个人。,。
  陈江流见此,‘唇’角勾起了几分笑意“本官正好有个问题要问问这位小哥儿!”
  小伙计愣了愣,抬眸望向了正气却不失和蔼之相的陈江流,呐呐的点了点头“大人你问!”
  陈江流笑意深了几分,抬手遥指堂下跪着的一众人道“你搭眼儿瞧瞧,这下方所跪之人里可有这两日找你买了鼠‘药’的?”陈江流这话说的有些漫不经心,可此时他的眼底却是充满了讽刺,那眸子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那面‘色’越发惨白的赖如絮。
  那小伙计一听县令大人发话,那怒气也不再掩饰,娇嫩的小脸儿气的红嘟嘟的,也不搭眼去看,只是抱拳对着陈江流说道“回大人,这里面确实有!而且是两个人!他们说是快要成亲的小夫妻,所以想买一些鼠‘药’除除害!”
  闻言,赖如絮娇弱的身子抖如筛糠,他父母见此,心下也是一沉,对视一眼后皆是沉默,那黄氏到这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眼睛一转,却是打算静观其变!洛辛面‘色’沉静,痴痴呆呆丝毫未改!洛雄面‘色’‘阴’沉,锢着自己儿子的肩膀手劲儿也是越发大了!
  且说堂下之人心思各异,那陈江流却是丝毫没有影响,他‘唇’角带笑,仿佛心情很好一般道“你去指给我看是谁?再细细说说那二人是何时买的‘药’?买了多少?”
  陈江流话音落下,那小活计在赵掌柜的点头默许下蹭的就窜了出去,指着那跪在堂上垂头无言的洛辛道“是他!”声音又脆又亮,明明称的上悦耳,可是听在赖如絮耳里却是比那黑白无常勾魂半点儿不差!
  在赖如絮哀求的目光里,那小伙计却是半点儿不犹豫的将指头移向了她“还有她!若说起来,都是这‘女’子在说话,那男的不过是在一边看着!小人若是知道他们是拿着鼠‘药’害人,我..我定然是不会卖给他们的!”
  小伙计委屈的不行,也愤怒的不行,他不曾想到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会做出这般恶毒的事儿,亏得他昨日还看她看呆了呢,真是.....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小伙计说完了话,咬着‘唇’瓣小跑着回到了赵掌柜身边,那赵掌柜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背缓和了一下他的心情,小伙计勉强笑了笑而后抱拳道“他们买‘药’的时辰,正是昨天未时!买了三钱重的鼠‘药’!”
  他话音落下,陈江流徒手在书案上拍了一巴掌,面上似笑非笑的看了赖如絮和洛辛一眼,而后缓和了一下神情朝着锦绣与君逸说道“二位可有留下被下了鼠‘药’的食物或者水源?”
  此时堂内堂外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锦绣与君逸身上,君逸起先有些怔然,而后也皱起了眉头看向了锦绣,只是不同意别人的好奇,那双温润的眸子里满是担忧.
  锦绣朝着君逸安抚一笑,而后从广袖中掏出一个小水囊和一个小布包‘交’给了堂前直立的捕快“锦绣当初发现之后便将它们收拾了起来,除了手里这些,其余的已经被我扔了,不知这么多可够?”
  陈江流眼中划过赞赏,而后笑着应道“够了、够了!锦绣姑娘当真聪慧!怕是一般姑娘家见到如此阵仗都会嚎哭不止,或是根本发现不了呢!能破的此案,让这群犯人伏法,锦绣姑娘当立首功!”
  陈江流作为一个县令却是丝毫不顾身份的夸奖一个农家‘女’子,险些让别人将眼睛瞪出来!可再想想可不是么!若是一般的‘女’儿家,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呢!有何说这公堂对峙呢!
  “大人过奖了!锦绣没有那么高尚!我不过是为了自己为了我的家人罢了!当不起大人如此赞誉!”锦绣笑容淡淡,衬着这一番话更加脱俗了几分。
  陈江流含笑点了点头,不再接话,抬头朝着堂下招呼了一声“来人,去请仵作,叫他验验这水这菜!”
  “喏!”一衙役应着,一路小跑绕到了后堂去请仵作去了。
  却又听陈江流朝着仁和堂赵掌柜说道“本官一直有所耳闻,这镇上的‘药’方当属仁和堂童叟无欺,且‘药’材上佳,今日本官再像掌柜讨个人情!请你看看这水里菜里可是你家的鼠‘药’?”
  赵掌柜拱了拱手,很是和蔼的答道“回大人,不用验小人也知道,这的确是我仁和堂的鼠‘药’!为了区分仁和堂和别家‘药’方鼠‘药’的差别,也为了增强‘药’效,我们仁和堂特意再这鼠‘药’里添了一味东西!这东西的味道方才小人已经闻到了,确是我家鼠‘药’无疑”
  此话一落,几乎已经判了刑,赖如絮浑身瘫软在地,洛辛一脸漠然,王虎等人似笑非笑,其余人面‘色’也是各异,一时间,真可谓是‘精’彩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