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判刑


小说:特工农女  作者:花不言语
  且说赖如絮心如死灰之时,陈江流仿佛不过瘾似的,将刚刚来到堂上的仵作催了又催,再三确认那是鼠‘药’之后,陈江流这才笑了!
  他笑得风轻云淡,却无边让人腰膝酸软,只听他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赖如絮,如今,你可认罪?”
  赖如絮双手攥紧了小臂,有些惨然的笑了“我身为一介弱‘女’子从来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她说的满腹委屈,本想着能让那县令大人多点儿怜惜,却不想那盘坐在她身后的黄氏说道
  “大人,也许我的絮儿她是被人‘逼’的呢?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好将一切推到我的絮儿头上为他抵罪!所以才事事都让我的絮儿出头!”黄氏越说觉得自己越多,站起了身,‘挺’直了脊梁而后道
  “先不说别的,我的絮儿今年才十三,整日连家‘门’都不出,只是帮我们这些长辈做些家事儿,她怎么可能认识这些地痞?我的絮儿‘性’情向来温软,别提多听话了,老太婆我是如何都不会相信她会做出那种事儿的!”
  黄氏说着说着流起了眼泪,仿佛想起了赖如絮从前的样子,可黄氏不知,不光堂上的陈江流一脸漠然,就连衙‘门’外的百姓都是一脸的鄙夷!她们不是瞎子,方才这‘女’子的脸‘色’只管是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那是心虚,可真是没料到有如此无耻之人,公堂之上,居然还堂而皇之的撒起了谎,却不想,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只听黄氏尖声叫道
  “一定是他,这小子从小就不学好,如今更是跟这么一群地痞‘混’在一起!说不得就是他起的头,窜嗦我的絮儿做这种坏事,如今事到临头了,你们这群人就想着罪过推到我絮儿头上?我呸!想的美!”
  黄氏朝着洛辛与王虎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又满面泪痕的哭倒在地不住哀嚎!赖如絮见此愣了愣,却反应极为迅速的同样跪倒在地!却是正好不巧,这猛然间的一扑,紧握小臂的手松了开来,就将那有些血‘肉’模糊的手臂‘露’了出来!
  一时之间,满堂只剩吸气之声,黄氏听声音不对,正要将头抬起来一探究竟,却是正好看见了赖如絮那根已经可以看见白骨的小臂,顿时脑袋一晕,险些栽倒!
  却是正好被其身后的儿子接了个正着,而赖如絮的母亲却还是呆呆愣愣的看着自家‘女’儿,那几乎上的上惊悚的手臂回不过神来!而看见这一切的黄氏,心下却也有了打算,但想明白的她仍旧将自己再次扔在地上以嚎哭改变那坐在高坐上的大人。
  “老妖婆,早闻你颠倒黑白的功力极深,今日可算是见识到了!”而此时王虎却是嘿嘿一笑,不掩嘲讽的说道“可惜了,公堂之上,不是你一张嘴就能解决的!人证物证证词俱在,你这般也不过是让我们看得出丑戏罢了!”
  王虎此言刚落,黄氏刚想咆哮,却又听其说道“但是不得不说,你这老妖婆还是高看我们兄弟了!”王虎勾着‘唇’有些似笑非笑
  “我们兄弟不大就在镇上偷‘鸡’‘摸’狗是事实,可我们却是没有那个能耐知道别人家秘辛,若是没有絮儿妹妹的通风报信外加出谋划策,我们怕是这一辈子都不会干出这种事儿,而你此时的信誓旦旦也不过是一个笑话。”
  黄石一噎,头皮有些发扎,刚要开口辩驳,却听锦绣悠悠说道“二位且停上一停名锦绣有话要说!”黄氏将怨毒的目光移向锦绣,紧盯着她不放,却见锦绣笑嘻嘻说道
  “主谋是谁,锦绣正好清楚!”她徐徐然走到堂中几人身后,拱手道“那日我正好赶着去集市上买东西,却是上天开眼,正好遇见了这群人,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讨论的正是我家,便偷偷靠在一旁!
  将这群‘阴’险毒辣之人的计划听了个清楚!这一切都是我那个好表姐相处的法子,她为了嫁给洛辛,便唆使他们对我李家下手!却是任他们再怎样也想不到,竟然被我听了个正着!”
  锦绣清清淡淡站在了那里,满脸的笑意“事实正是如此,请大人宣判!也好让我定下心,看看这泯灭了人‘性’的人到底是何模样?”
  陈江流半眯着眼摇了摇头,而后拿起惊堂木狠狠一拍道“确实!本官早就应该将赖如絮收押宣判,不该听她废话连篇!如今人证物证证此俱在,本官这就宣判!
  “赖如絮、洛辛,你二人买鼠‘药’毒害李家众人在先,唆使王虎等人在后,虽然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但是其心可诛,念你们二人年幼尚有改正的余地,我特判你们二人二十大板外加监禁十年”
  此话一出,赖如絮彻底的晕了过去,后面跪着的爹娘与黄氏默默无言的看着,也不知是喜是悲,洛雄抓紧了在家儿子肩膀,可是瞧他满脸默然呆滞的模样,也不禁心中烦闷。
  “王虎等人受人窜嗦虽然是真,可是其罪不可恕!打三十大板,另监禁五年!”陈江流痛快的发了难,挥了挥手让几个衙役准备杖刑!对着堂下众人说“今日之事,还望大家引以为戒!万万不能仗着那一点儿贪心便做出如此后悔莫及之事!退堂吧....”
  陈江流挥了挥手,让几名衙役将堂内其余人清了个干净,期间看了一眼安静的不可思议的黄氏便不再关注!目送锦绣与君逸走出衙‘门’,他这才挥了挥手,准许那些人施刑....
  且不说二十大板会让赖如絮变成什么样,锦绣与君逸二人出了衙‘门’便各奔了东西,一个回了书院,一个回了小店儿,期间锦绣回到空间将衣裳换了回来,赶回小店儿取了马儿顺便看了看护卫们的训练情况,嘱咐了一番就骑着马儿远去了,而此时正好是午时初....
  “踢踏踢踏”的马蹄声响起在小院儿‘门’外!正在院中给几个娃娃做训练的骆‘玉’闻声顿时跑了出来,脆声喊道“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