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述公堂事


小说:特工农女  作者:花不言语
  李家小院坐北朝南,灰瓦白墙,朱红大‘门’,怎么瞧都是村中头一号气派的院子!此时小院儿东北角的小‘门’那里传来了阵阵响动,却是锦绣牵着马儿与骆‘玉’才回到家中。。。
  两人刚刚牵着马儿绕到前院,便听见刘氏越来越嘹亮的嗓‘门’“锦绣,‘玉’儿你们回来啦?这都晌午了,你们吃了没?饿不饿?”
  虽然如今的刘氏不如以往的文静,可大家却是越发喜欢这样的她,因为比起从前,这样的她才更加有生气儿,锦绣骆‘玉’相视一眼,而后笑道“还没吃呢!”
  “那正好,我方才做了几块你说的那个云片糕,你们快去尝尝!马儿给我栓就成了!快去,快去!”刘氏闻言喜滋滋的朝着锦绣二人走来,边说着就拽过了缰绳赶着她们两个。
  锦绣笑得无奈又温暖,也没换衣裳,就这样拉着骆‘玉’朝着堂屋走去!此时的小院儿里可不比往日锦绣他们在家时那热闹的模样,虽然宁静,却暖意不减。
  锦绣刚刚推开堂屋‘门’,便听见软嫩嫩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咿?锦绣姐姐?‘玉’儿妹妹?”
  锦绣闻言转头,正好看见若雪与若凌呆呆傻傻的看向她们二人,就连怀里的绣‘花’绷子都险些抱着不住!锦绣无奈一笑,上前两步将绣‘花’绷子重新往她们怀里塞了塞,而后才道
  “莫怕,正是我与骆‘玉’!”锦绣一手一个抚了抚姐妹俩的发顶安抚道“出外办事儿穿男装总是方便些!我们时常这样。以后你们就习惯了!”锦绣说笑的很是随便,却是没有看见姐妹二人红了脸!
  骆‘玉’暗暗翻了翻白眼,却是有些见怪不怪了,凡是‘女’子看见自家姐姐穿男装的模样总会这般痴痴呆呆,真是....小人儿摇了摇头,却是没有想出形容词,只是转到一边内间,在铜盆里净了手,捡起桌上白白香香的云片糕吃。
  “锦绣侄‘女’儿!你快尝尝‘玉’兰做的糕点,方才出的锅,还热着呢,快洗洗手,来尝尝!”刘‘玉’福怀中抱着若寒,很是慈爱的吆喝着。
  “我知道了,刘舅舅,我这就去净手!”锦绣看见刘‘玉’福如此小心的讨好自己,心下也是软了一软!虽说是讨好,可眉宇间的关怀却做不得假,更别说一旁的老刘头那慈祥和蔼望着自己的模样。
  等锦绣从里间出来时,手中却是多了一个小布包,小布包不大,藏在狐裘中绰绰有余,是以并没有人想到别处,只有骆‘玉’多看了一眼,却也没有多想!只顾着埋头吃那软软香香的云片糕。
  锦绣一边走着,一边笑眯眯的拆开了手中的布包随和道“我今儿出‘门’来去匆忙,却还是给大家带了几个小玩意儿!”说着,锦绣便从从那布包中拿出一个小拨‘浪’鼓还有一个小风车,东西都不大,攥在那小娃娃手里却是正好!将拨‘浪’鼓递给了若寒,将小风车塞进睡在火炉边不远处的亦心怀里,可谓是正正好!
  一旁的两个大人看的笑眯眯,不说物件儿金贵不金贵,这么个伶俐人就让人无端喜欢,更别提若寒了,他咧开小嘴晃了晃小鼓,听到那咚咚咚的声音笑嘻嘻的叫了一声“姐姐!”
  刘‘玉’福和老刘头闻言笑骂道“小屁包!还‘挺’‘精’的,这都能认出来!”也不知那若寒听懂没有,只是摇晃着手里的鼓,又叫了一声“姐姐!”
  “哎!”一边还在掏布包的锦绣下意识的应了声,待回过神来,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走到若寒面前点了点他的小鼻尖,嗔道“小机灵鬼!”
  小娃娃咯咯的笑着,蹦的欢实,锦绣却是没再逗‘弄’,又从布袋子里拿出一根烟袋,那黝黑发亮的木‘色’还有‘精’雕的细纹让老刘头喜欢的不行,连连耍‘弄’“好丫头,这个烟袋一定不便宜吧?老头子岁数大了,你就莫要破费了!”
  “您喜欢就好!这跟岁数大了没关系,这只是我孝敬您的!一点儿心意,您就莫要推拒了!”锦绣虽然一身男装,却也无法掩饰她身上泛出的柔和与乖巧。
  老刘头点了点头,却是没再推了!只是不住的拿在手中耍‘弄’!锦绣看在眼中,也是莞尔一笑,拿起云片糕尝了尝,顿时眯起了眼睛,锦绣吃到第三块的时候,刘氏回来了,她身旁还跟着笑得憨傻的月生。
  “锦绣,‘玉’儿,你们可算回来了,那衙‘门’的事情如何了?”原本屋内的几人都想着等锦绣歇会儿再问,却是没想到这个二愣子就这般破坏了他们的一番苦心。
  站在他身旁的刘氏翻了翻白眼,暗骂了自己一番,怎么就忘嘱咐他了呢?
  锦绣将几人表情收入眼底,再看了看没少挨瞪的月生笑了笑“我与哥哥一同去的,陈大人已经定了几人的罪了!”
  看着众人默默竖起的耳朵,锦绣也没有再拖沓“洛辛与赖如絮判了三十大板,十年监禁!王虎和那几个地痞是二十个大板,五年监禁!”
  锦绣说的简单,刘氏却是半点儿都不信“那姑娘就这般简单的认了罪?我总瞧着不可能!她那根本就是黑了心肠,不是人了,能让咱们这么顺利,才叫见鬼了呢!”刘氏说的愤愤,一想起自家被人下了鼠‘药’,这心里就止不住犯恶心。
  ‘舅娘聪慧至极!’锦绣毫不吝啬的添了一句赞美,而后道“确实如舅娘所说,此番让她认罪,却是折腾了好大一会儿!她惯会卖可怜,却不想那陈大人偏就不吃这一套。”
  “陈大人请来了赖如絮所买之‘药’铺的掌柜还有小伙计,还央了仵作检验我带去的蔬菜与水源,而后才定了她的罪!那洛辛却是一反常态的痛快,直接就认了罪,反而让人诧异!”
  锦绣从袖口掏出帕子漫不经心的擦了擦嘴角,而后笑道“苍天有眼,无论她怎么狡辩,都无法逃脱这罪责!如此,也算是还了咱们一个清净...”
  “好好好!就该这般!”月生拍着巴掌。笑得开心,他一直都在反省,若不是他自作主张的开了‘门’,怕是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是以此时听说那人遭了报应,简直再开心不过了。
  “舅娘开心,我就再告诉舅娘一个好消息!”锦绣看着刘氏开怀的模样,不紧不慢的道“我准备搭建织造厂了,到时候就要劳烦舅娘费心了....”
  锦绣说的随意,刘氏却是“当啷”一声扔了她手中的茶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