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岩源骑士的威慑力


小说:浮云骑士录  作者:安泽逸
  抵达岩山骑士团驻扎地后,因为敌方呈间歇式不断发起进攻,夏轩逸一行进行了短暂的休整后就被分配到了一列小队中去,作为后卫军。岩山骑士团团长段烈对于新兵还是有所照顾的,毕竟一上来就让新兵作为前锋军等于让他们送死。
  岩山骑士团在云鸾郡众浮云骑士团中以坚强的防御力出名,占领后的阵地交给岩山骑士团来守备最为合适不过。
  在驻扎地周围,岩山骑士团已利用木材和一些金属建造起简易的围墙,作为防御工程。夏轩逸一行作为后卫军与其他浮云骑士守于内门,随时观察着门外前锋军的动向与战斗形势。只要前方发生任何变状,他们后卫军就要推进上去。
  “哎,你说这次能轮到我们上场吗?”
  “得了吧,副团长亲自压阵,能轮得到我们?”
  ……
  后卫军闲的聊起天来。
  夏轩逸有些好奇,向前面的一名骑士问道:“这位大哥,岩山骑士团副团长很厉害吗?”
  被问到的骑士佩戴着初级骑士徽章,却一口油腔滑调,看来是在团里混迹已久的“老兵”了,“小兄弟,新来的吧。我们这副团长可是厉害着呢!”
  “哦,怎么个厉害法呢?”阿岚一副说书的样子,接话道。
  “我们副团长叫卫途,和我们团长一样,是一名黄金骑士。”这名“老兵”拍了拍衣袖,放下手中的武器,盘膝坐到了地上,吆喝道:“来来来,都坐下!反正外面有副团长压阵,今天我就来给你们这些小崽子们讲讲我们副团长的事迹!”
  这名“老兵”看来在这队后卫军中蛮有威望,其他人纷纷坐了下来。夏轩逸、阿岚和禾一一相视一眼,只好跟着众人席地而坐。
  “我们这副团长可不得了。他十七岁入团,跟我当时是同一批进来的,咳咳……”“老兵”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十八岁的卫途一入团,就以二阶浮云之力被破格提升为中级骑士。随后在十九岁达到三阶任职队长,在屡次战斗中他一改岩山骑士团以守为攻的态势,转为正面冲锋,陷敌无数。去年荣升黄金骑士,担任副团长,正是由他在去年提议发起的四国联合湛海清剿行动让盗贼和海盗感到严重危机,才有了如今海盗与盗贼的联合。”
  “岩源骑士,卫途么!现在那些强盗可是反过来悬赏他的人头呢!”阿岚轻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哟,这位小兄弟知晓我们副团长的威名啊!”
  卫途,一名黄金骑士阶段就被授予封号的骑士。享有白金骑士的殊荣,封号:岩源。
  吱——
  木铁混制的大门被缓缓打开,在马蹄下尘土飞扬中,骑在岩纹驹上,身披坚甲执锐,红袍披风轻扬,剑眉星目的人正是胜战归来的卫途。
  “吼!吼!”看见卫途高举银戟,众后卫军及连忙站起的“老兵”所属高声助喝。他们知道,卫途副团长,又胜了!
  “现虽退敌,但不可掉以轻心。”卫途翻身下马,命令所属注意敌军动向之后步履稳健,走向团长营房。
  “轩逸小弟,不要发呆了!”阿岚拽着夏轩逸走向兵营,马上就要吃午饭了!
  看着夏轩逸灼灼的目光,阿岚知道,他内心的渴望。
  午饭还算不错,有烤肉有米饭,毕竟后援之地,补给充足。
  经历了这么多打击之后,阿岚和夏轩逸的肚子早已经饿了,大口朵颐起来,呲呲的烤肉油流而不腻,肉香溢满口齿,配着米饭甚是可口。
  禾一一小口咀嚼着饭菜,优雅细腻的举止与夏轩逸和阿岚的吃相顿成反比。
  “阿岚大哥,你说这岩山骑士团会不会和那叛敌的团长是一伙的?”夏轩逸嚼着未下咽的饭菜,嘟哝道。
  “肯定不是,要是一伙的,他们早在路上把我们三给了结了。”阿岚迅捷地夹了一块夏轩逸碗里的烤肉,放进嘴里咀嚼起来。
  夏轩逸也不示弱,释放出白澜剑里的小白,让它去抢阿岚碗里的烤肉。
  “哎,夏轩逸。作为一名浮云骑士要友爱啊,分点肉给同伴怎么了!”阿岚小心地护着自己的碗。
  最后,还是禾一一指自己吃不下这么多肉,分了一些给两人才算平息了这场“斗争”。
  团长营内
  岩山骑士团团长段烈正居主座,董朝与卫途左右对坐。
  “段团长,浮云骑士协会派我前来协助你,同你各享一半的兵权,这文书你也看了,没错吧?”董朝眯着眼睛,笑道。
  “董团长,这文书我看了,是没错。但你要我现在发动进攻抢回莱斯岛实在不妥呀!”段烈放下手中的文书,接着说道:“再过两日,燕云骑士团将抵达莱斯岛,两团汇合作战岂不是更加保险?”
  “段团长,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我们应以速度致胜,抓住时机,尽快出击!”董朝已经与段烈商量许久,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董团长,我是岩山骑士团副团长卫途,近日已与敌方战斗不下几十次,深知敌方还未动用全力。还是等燕云骑士团抵达后,共同作战为好。”卫途言语恭谨,当然他是想为自己的团长解围。
  董朝猛拍桌子,怒发冲冠,道:“你们岩山骑士团,在关键时刻不保护好浮空站,导致八百多名新兵惨死在浮空船上。现在,又要拖延战机,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想帮助那些强盗更加壮大吗?我要回协会举报你们岩山骑士团叛敌!”
  噌——
  卫途单手执戟,一个箭步到了董朝面前,将银戟置于其脖颈处。巨大的压力突袭而来,压制着董朝的身体。
  “卫……卫途,你……你这是要干什么?”董朝感受到卫途体内的浮云之力正在躁动,又想到卫途的威名,后背一凉,吓得直哆嗦。
  “没干什么,就是想让董团长你捋直舌头,学会好好地说话!”卫途眼神充满了杀意,盯着董朝。
  “我,刚刚……刚刚一时激动了,岩山骑士团怎会叛敌,我……”董朝望向段烈,眼神布满求助之意,“段团长,一切都听你的,还是两团汇合后再发起进攻吧。”
  “咳咳!”段烈轻咳两声,“那个卫途,你这样对董团长成何体统。快,把武器放下来。”
  噌——
  卫途一言不语,收回银戟于储物戒指内,缓步走向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