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冥力


小说:我有一颗智慧树  作者:九点伴
  是作为一个活人跟死人打交道呢,还是作为一个死鬼跟死人打交道呢?
  叶恒仅仅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做出了决定,只因为,他怕死,他更加不想死,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窝囊了。
  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修炼冥神录,为了应付接下来的危机,单单修炼焚阳诀的话,根本应付不了也解决不了,可冥神录就有那么一点可能,毕竟这是跟死灵魔法同一个类型的,玩的都是以多欺少,只要有足够的尸体,就会有充足的兵力,理论上尸体生前的实力越强,那么尸体也就越强。
  下定决心,叶恒便开始修炼冥神录,叶恒自身本来就有浓重的死气,所以他只需要”将自己自身的死气凝聚,提炼转化成为冥力就可以了,整个过程对于叶恒而言并不复杂,甚至是有些简单。
  修炼冥力当然不简单,首先需要浓重的死气,这死气最好是自己,因为这样纯粹并且自己容易掌握,不过自己想要有浓重的死气,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除非你是病入膏肓,半只脚已经踏进棺材板的,这样才能勉强符合条件。
  叶恒是因为穿越的时候死了一次,血脉觉醒的时候‘死’了一起,最近又时运不济小命难保,所以身上的死气一直没有消退,甚至是越来越浓厚。
  正因为如此,所以叶恒不需要借助其他人的死气,只需要将自身的死气凝聚起来就可以了。
  死气足够了,想要提炼也是一个难题,以叶恒的情况,其实他是不可能提炼出冥力的,之所以会如此顺利,完全是因为那个中年男人帮了叶恒一把。
  他灌注在叶恒体内的那一丝冥力,就是最好的原始资本,就好像是滚雪球那般,小小的一颗雪球会顺着滚落而越来越大。当然这也得叶恒把握住时机,抓住这一颗小小的雪球,才能够越滚越大。
  中年男人给叶恒的这一丝冥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消散直至完全消失,中年男人只给叶恒半天的时间考虑,可叶恒只是考虑了半个小时,便下定了决心,这才会如此迅速的便修炼出了冥力。
  随着凝练出冥力,叶恒身体这才逐渐回温,体温慢慢回复。
  “呼!”结束修炼的叶恒呼出一口气,这一口气喷在地上,让野花绿草布上了一层冰霜,练就冥力的叶恒,体内不仅有炽热刚猛的火属性斗气,还有阴寒冰冷雾气状的冥力。
  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汇聚在叶恒丹田气海之中,火属性斗气在下,而雾气冥力则在上,两者泾渭分明互不侵犯十分和谐,这和谐的画面有着一种特殊的韵味,阴阳协调刚柔互济的玄妙味道。
  与其同时,叶恒还感觉到了,自己的日轮空间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以前自己的日轮空间,只有万里晴空白云,一轮太阳永远固定在半空中,不曾移动半分,亮度和热度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就好像是一副油画那般,一切都不会发生变化。
  可现在则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日轮空间居然多出了一些乌云,恒定不变的日轮空间居然多了一片乌云,一直都是晴天的日轮空间,现在多了一丝阴暗,有了一种阴天的感觉。
  这种变化,让日轮空间变得更加真实了,毕竟永恒不变始终有些不真实,给人一种虚假的味道。
  日轮空间之中的那一片黑雾,应该是因为冥力的关系而诞生的,只是这种变化,会对日轮空间带来怎么样的影响,是好还是坏,这一切暂时还都是未知数。
  叶恒暂时没有去想太多,因为他现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安置好这一条虫子。
  这一条虫子身上的金色条纹隐去不见之后,就连眼睛也变得普通了起来,现在它的眼睛,看上去就只是一双很普通的黑眼睛,大大的黑眼睛,就像是小狗那样很萌很萌。
  现在这一条虫子,看起来的确有点萌萌哒的味道,但叶恒可不认为这家伙真的是一只萌物,毕竟它始终是一只空间系魔兽,就是不知道它是几级来着,之前忘了问。
  还有,那所谓的契约又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跟虫子签订的到底是什么契约?
  契约可是分为很多种的,绝大部分的契约都是不平等的,很多都是卖身一类的奴隶制契约,要是自己稀里糊涂的跟一条虫子定下了不平等契约,那就完蛋了。
  还好,叶恒感受了一下,自己跟虫子定下的契约应该是平等一类的,只是具体是哪一种,叶恒就分辨不出来了,毕竟叶恒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也只是有一个大概了解,了解一些基本常识而已,其他更加详细的东西,叶恒就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了。
  叶恒跟虫子定下的契约,是属于平等一类的,彼此之间因为契约的关系产生了一些特殊的联系,叶恒可以感知虫子的大致位置,以及它的一些想法和感受,如果虫子对叶恒产开心扉的话,那么叶恒可以感觉到的就更多了。
  虫子是迫于无奈,这才跟叶恒定下契约,它跟叶恒根本就没有感情,当然也就别想指望它会叶恒敞开心扉了,所以叶恒根本没办法感知它的想法,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这货对于智慧树念念不忘。
  这个不需要去感知,只要看它望向智慧树的眼神,以及嘴角控制不住的口水就可以知道了。
  “我警告你啊,智慧树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你是绝对不可能对它下手的,等它长得差不多了,倒是可以给你一两片叶子。在此之前,你还是吃别的东西吧,对了,你可以吃肉吗?”叶恒撕下一块兔肉给它。
  虫子倒是来者不拒,张嘴便撕咬了起来,尖锐的牙齿喀嚓喀嚓的便连骨头一起给吞下去了。
  这货的牙齿好锋利了,而且它还不是吃素的东西,荤素不忌啊。
  “看你白白胖胖的样子,不如我以后就叫你大胖好了。”
  一整只兔子一小半被那个中年男人给吃了,剩下的大部分都进了虫子的肚子里,看它意犹未尽的样子,叶恒倒是觉得它蛮可爱的,心里冒出了养这么一只虫子也不错的想法,至少它不像猫那么高冷神经质,也不想狗那么粘人爱拆家,性格相对平和而且好养活。
  所以叶恒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它取个名字,总不能一直叫它虫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