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血脉抽取


小说:奇遇无限  作者:龙鳞道V
  第九十九章:血脉抽取
  一边修炼,项杨一边又有些担心二个小家伙,虽然据玉后说,它们都是被自己族群的祖辈带走了,不会出事,但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项杨和它们两个已有了感情,这么久未见,确实很是挂念。
  但既然事已至此,多想也是无用。
  说起来,进入方丈仙山的三位试炼者中,倒是轩龙羽田过的最为舒坦。
  和绿芽儿分开后,那种担惊受怕的心思总算没了,既然被软禁了,又没啥生命危险,他倒也想得开,索性每日里除了吃好喝好便是修炼,日子过的优哉游哉。
  这一日,他正在修炼九重神龙经,醒来后,觉得只差一丝便要突破,心中爽快之极,长啸了一声便站了起来,刚准备伸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却看见面前出现了一个光门,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从中走了出来。
  一身轻纱,遮掩不住那万般的风情,一脸清纯,也挡不住那骨子里的千娇百媚,正是那蛛后。
  轩龙羽田一见,心跳顿时快了几分。。。但面上却哪里敢显露丝毫,在那末法殿,他可是见过这位的手段的,连鬼鬃这样的仙兽也被她治得服服帖帖,自己一个小小的化神期,只怕敌不过人家一根汗毛。。。
  他恭恭敬敬的躬下了身子:“玉后前辈,小子乃是轩龙王朝轩龙羽田。。。”
  玉后娇媚的看了他一眼,莲步轻挪,走到他身旁数尺处,柔声说道:“前辈?奴家很老嘛?要知我们仙兽的寿元和你们修仙者完全不同,如若按这个算起来,奴家还年轻着呢。。。”
  闻着不远处传来的馥郁芳香,轩龙羽田心跳再次加快,自己似乎都能听见那扑通扑通的声音,被玉后如此一说,他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低着头讪讪的笑着。
  “唔,奴家来找你,是想知道你们几个是如何到这方丈仙山来的,外面世界又是怎样,可否与奴家说说?要知道这方丈仙山内已然有数万年未曾有人类修仙者来过了,咱们这一辈,听到的都是传说,奴家很好奇呢。。。”
  她一口一个奴家,话语中充满了挑逗的意味,让轩龙羽田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心中直想,难道这位仙兽大人看上了自己,而自己的滔天气运真的会在此应验嘛?这可是仙兽啊。。。整个轩龙王朝都找不到可以与之匹敌的高手了。。。
  这么一想,胆子顿时大了几分,头也昂了起来,看了看玉后那一副娇滴滴的模样,心头一片火热,他出自帝王世家,虽然有些不受待见,但这口才还是不错的,当下就详详细细的和玉后分说起来。
  这一说便是大半天的功夫,期间玉后还拿出了一瓶琼浆,满是鼓励的递给了他,他也胆大,竟然趁机用手指在玉后手背上蹭了蹭,见玉后并不羞恼,顿时大乐,说话也更无边无际了起来,差点没把自家的轩龙王朝吹成山海大陆第一宗门,而给自己自然也冠上了一个太子的头衔。
  玉后也是配合,时不时的还赞叹几句,一双秀目隐隐含春,柔媚的似乎要滴出水来。。。
  轩龙羽田终于忍耐不住,壮足了胆,一手便勾了上去。。。
  嘤咛一声娇呼,一具柔若无骨的身躯便已入怀,那一对饱满紧紧的贴在了他怀中,让他的意识在刹那间成了空白,此时哪里还想着对方是什么仙兽,雄性的本能占据了一切,伸手一撕,玉后身上的薄纱便飘然而落,片刻后,二具不着寸缕的躯体便交缠在了一块。。。
  一个时辰之后,轩龙羽田已然完全变了个样。
  原本他九重神龙经也已到了二重巅峰,而骨骼又已返祖,一身的肌肉比不上项杨但也强健的很,但短短的一个时辰下来,他却已瘦的皮包骨头,整个人就好像一具骷髅一般,但他自己却迥然不知,依旧是不知休止的索取着,一次次的发泄着。。。
  二个时辰后,他终于如一只死狗般的摊到在地,浑身上下已经找不出一点人样,嘴角挂着一丝涎液,在那呵呵的傻笑了几声便已晕了过去。
  光门再现,玉后起身,就这么不着寸缕走了进去,光影转换间,便到了末法殿中,高台上,另外一个玉后正在闭目养神,过了大半个月,她的俏脸已经恢复几分生气,樱唇上也多了几分血色。
  另一位玉后从光门中出来后,高台上的这位双目缓缓睁开,单手一指,光门敛去,门前多了一只丑陋的蜘蛛,足有三四丈大小,一个细小的脑袋拖着一个巨大的肚皮,嘴唇往外一翻,在几颗乳白色的利齿中挤出了几点金光,朝着玉后飘飘荡荡的飞了过去。
  玉后掏出一个玉瓶,将金光收起,朝瓶内看了几眼,嘟哝了句:“就这点东西,还号称什么神龙血脉。。。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谁叫这内外围之地中已经找不到第二条老长虫了呢。。。”
  说着话,她扬了扬手,那丑陋无比的母蛛叽叽叫着朝殿外退下,玉后起身,踏入了光门之中。。。
  如若此时还在做着春梦的轩龙羽田见到末法殿中的场面,知道和自己玩了二个时辰激情的那位竟是这般模样,也不知是否会直接吐血而死。。。
  不过如今的他,原本也已离死不远矣。。。
  项杨并不知道在轩龙羽田身上发生的一切,他此时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沉浸在了混沌观想之中,进行着最深层次的入定。
  天地福瑞万灵诀进入五层之后,观想时所能看见的那三个虚影也已清晰了许多,特别是那把大巧不工、锈迹斑斑的青铜古剑,似乎都能朦胧的看见剑身上、锈迹下,有着一道道斑驳的花纹。。。
  而那块石头和龟甲虽然看的真切了些,但依旧带着一丝虚无的感觉,至于它们之后的那个身影,更是完全只是一个淡淡的影子。。。
  项杨静静的看着,心中一片宁静,所有的注意力都不由自主的随着那剑身上的花纹流转着,一时间似乎连思绪都停滞了下来。
  那花纹绝大多数都只是模模糊糊的痕迹,只有一二道是能看清的,说是符文却又不像,只是简简单单的撇捺勾横,却偏偏充满了古朴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