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诡异


小说:奇遇无限  作者:龙鳞道V
  神识随着墨姬所指的方向聚成一线延伸而去。
  他如今神识的强悍,已不在普通的至尊之下,神识可以延伸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其实连他自己都未曾真正尝试过,但数十里范围应该还是可以轻松到达的。
  一里、十里、三十里神识宛如一支利箭,直射而去。
  但很快,项杨便知道自己想的太过轻松了些。
  他如今所在的洞穴,乃是坐落在某座较高山峰的半山腰处,但一路过去,依旧有不少山头的高度超过了他所在的方位。
  神识穿透空间和穿透山体的消耗是截然不同的,在这种情况下,只是三十多里地便已有些支撑不住。
  墨姬和他之间可以心灵相通,很快便又传来了讯息“主人,它们还在跑”
  作为波旬天魔,对灵魂的敏感是天性,那些魂印又是新鲜出炉的货色,魂力充沛,就算已经离了那么远,她依旧可以感应到它们的动向,不过想要得到具体的情况是不可能的了,最多只是方向上的指引而已。
  项杨长吁了口气,将神识收回,四十四里,这是终点,再前方又有一座异常宽厚的山峦阻路,他有自知之明,已然无法穿透。
  魂印的莫名消失肯定有古怪在内,但既然无法循踪而去,项杨也就不再多想,起身朝外而去。
  外头的战斗又已打响,他已准备出手
  在离此处数千里之外,有一片深褐色的山谷,四周群山围绕,高达万丈,乃是整个曙光山脉地势最高之处。
  这里,是整个曙光山脉著名的禁地之一,每当潮汐来临之时,更是死地。
  山谷中央,有一片粗糙的砂砾,此时,在那砂砾正中,竟然站着一个人类。
  当然,也可能是兽族幻化而成。
  然而,最为奇异的是,在他身旁,一头头渊兽正宛如朝拜君主一般趴伏着,数百头体型巨大的渊兽,却奇迹般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他手中,捧着一个碗口大小的水晶球,原本晶莹透明的球体之中,如今已经有了许多暗灰色的丝线。
  这谷地四周封闭,里面的空气宁静无比,可明明没有风,他身旁,却时时会有寒意涌动,水晶球之中的灰丝也在渐渐增多。
  和普通的人类不同,他有一双血红的眸子,眸子中央,有道道神光流转,如若你仔细看去,竟然可以发现,在那眸子中,流转的竟然是整个曙光山脉的景象。
  一幅接着一幅虽然都只是粗糙的景象,并没有太清晰的画面,但却似乎永无休止。
  要知道,就连项杨的至尊级神识在这个诡异的地方,都只能笼罩数里方圆而已,但是,这个怪人的眸子,却能将这片纵横数万里的山脉全部显现,这需要怎样的修为
  又或者说,他另有秘法
  忽然,他的血眸似乎闪动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随后,伸手一指,身旁的渊兽中,有一头站了起来,带着隆隆的声响,朝外行去。
  山谷旁,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从未在记载中出现过的巨大山洞,那头渊兽的背影消失其中,脚步声也渐行渐远。
  在山谷的一角,那一堆堆嶙峋的山石也有不少活了过来,化作了一头头体型较小的渊兽,跟在了它身后,一同离去。
  在曙光山脉某个角落,一群海兽正聚集在一起,紧张的朝四周张望着。
  这群海兽的实力,要比百神他们那更强,光是六劫仙兽便有近十位,在它们中央,还站着一头火红色的异兽,狮兽蛇身、肋生双翼,四足沐火而立。
  这竟然是在海兽之中最为罕见的火系仙兽,成长与海底火山之中的天火异麟。
  此时,它那灯笼般的巨眼,正透过袅袅轻烟,死死的盯着其中一团焦黑的物事,半晌之后方才长嘶了一声,用海语吼道“死透了”
  身旁的海兽们顿时舒了口气,传来了一阵阵欢快的吼声,有几位已经收起妖躯开始幻化人身。
  这一场战斗其实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其凶险也远远称不上九死一生,但是,看着那些怪兽一次次的倒下又一次次的站起,那种带着死气的沉默让人实在太过压抑。
  等到好不容易将这些家伙全部撕成了碎片,结果又是一批,最终还出现了一个大家伙,实力强劲的可怕,六劫之下几乎不是其一合之敌,幸好有麟王在,众人才幸免于难。
  能拉起一支排名前百的队伍,麟王的实力毋庸置疑,在前几年突破了八劫之后,在深渊之城,也算得上是有数的高手了。
  能率领焚天小队在深渊纵横那么多年,其实也要归功与他的五行。
  对付这些几乎有着不死之身的怪物,火系异能是最好的手段之一,最后那头巨大的渊兽,便是被他一个大招,从内而外焚烧至死的。
  麟王用前足将那团已经被焚烧成黑炭、体积缩小了十倍的东西翻了个个,确认没有任何气息了才真正放心,抬头一看,朝那几头已经开始幻化的海兽大吼了一声“着急什么没觉得这次的任务有些古怪嘛”
  被它一吼,那几头海兽一愣,停止了幻化,一旁,一个和袁子河长的有几分相像,只是体型大了数倍的海兽凑了过来,朝那团东西看了看,摇头道“确实如此,以前咱们也不是没经历过黑潮,但是别说在曙光山脉了哪怕是在一层深处,也遇不到这种级别的渊兽。”
  麟王朝它看了看,低声吼道“老骨架,你们水猴一族经常自诩聪明绝顶,那你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骨架矜持的点了点头,朝麟王身后看去,那里有个石台,石台上也有一株鬼龙蛊莲,此时正被一团薄薄的火焰笼罩着,那异香并未散发出来。
  “别的不说,就说这株宝物,出现的位置正好在咱们这几个队伍的中央,而这些渊兽,则早就埋伏在旁,这应该是个陷阱”
  “既然是陷阱,哪会那么简单我总觉得咱们赢的太轻松了些”
  麟王颌下一团火焰般的长须轻轻荡了荡,问道“陷阱渊兽都是些只靠本能行事的怪物,什么时候学会布置陷阱了”
  老骨架一双绿油油的眼睛闪动了几下,低声说道“如果这些渊兽都是受人驱使的呢麟王大人,你可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那些传说啊”
  麟王的长须抖动的幅度更大了些,还未回话,远处便又传来了隆隆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