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又见神猿


小说:奇遇无限  作者:龙鳞道V
  麟王带着十来头高阶仙兽静静的守在最前方,身后的海兽已然撤退到了几百丈外。
  远处火海边,一个个身影从那两头穿山甲钻出的地洞之中钻了出来。
  这么长时间战斗下来麟王的消耗实在太大,状态早已不在巅峰,却也不敢再随意使用天赋异能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头头低阶渊兽一出现,便默不作声的分散而开,直接掠上了两旁的悬崖,等到那头猴型怪物也出现之后,这才一同向前涌去。
  直到此时,海兽们方才退出了数里而已,以这些渊兽的速度,片刻之后便能追上。
  麟王庞大的身躯微微昂起,一声长啸过后,身旁的仙兽们都齐步向后撤去,唯留它一个独立中央,随后,它那火红色的鬃毛猛然炸开,化作漫天火雨,以它所立的位置为中心,向着四周狂泄而去,刹那之间便笼罩了数百丈的空间。
  它已是八劫仙兽,数百年前便跨过了登仙三境,如今这些鬃毛已经完全化作了能量体,等到全身皆如此般之后,便能跨入九劫,成为半步至尊的存在。
  麟王紧紧的盯着那三头首领级渊兽,缓步后撤,双目之间,则燃起了一团人头大小的古怪火焰,看上去就好似一团水,原本无色,只是在旁边的火海映照下,才折射出火红的光芒。
  不过,这古怪的火焰却散布着一种恐怖的气息,似乎下一刻便要焚天灭地,燃尽世间所有一切。
  虚无之火,传说中麒麟一族的本命火焰,麟王最强的异能,也是它最后的底牌,一击之后,本命精元耗尽,便再无余力。
  但这也是一种告诫,虽然只有一团虚无之火,但谁先来便谁先死!
  都说渊兽暴虐无脑,但麟王清楚的很,自己的意思,它们绝对能懂,而且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果然,三头首领级渊兽并未上前,反而齐刷刷的往后退了几步,兽类的直觉往往更要超过人族,这一团古怪的火焰给它们造成的威胁感实在太强,它们又怎肯以身涉险?
  麟王默默的后退,以它那庞大的身躯,每一步便是数丈,很快便已退出了自己布下的火海,刚想将虚无之火收起,瞳孔却忽然缩起。
  在它身旁,一个瘦小的身影正缓步向前,笔直的走进了那片火海,就连渊兽都无法承受的高温对他却似乎造不成任何伤害,甚至连妖躯都未曾转化,就好似身旁的火焰对他来说只是清风拂面一般...
  项杨很兴奋。
  这一路过来,宰了那么多渊兽,但基因调配生物却只发现了四头,但等级都很差,在基因库中排名都是五百多,而且灵性都不如叽叽和燕燕,让他颇为失望。
  但是,前面竟然有一头成熟的变异体金瞳神猿...
  那可是袁子河的老祖宗啊!他如今虽然又已被调配了避水石猿的特性,但本身的底层基因依旧是金瞳神猿,但在星舰残骸之中却没有完整的金瞳神猿原始基因标本。
  如今对面的这个家伙对袁子河来说,可是一次极好的契机,如能靠它来完善底层基因,日后实力还能有一次突飞猛进的增长。
  至于旁边那两头穿山甲,项杨倒是没多大兴趣,虽然那遁地的技能看似不错,但是日后没有基因锁控制,这些渊兽实在有些不靠谱,还是直接打杀了事。
  一下子面对三头渊兽,项杨也并未轻敌,只走了几步,发间便有乌光闪起,伸手一扬,如意金箍棒已然在手。
  等他刚刚踏出火海,身前便有疾风呼啸而起,一抬头,两团巨大的刀轮已然近在眼前,宛如两座小山一般迎面扑来。
  身后,那一群海兽正愣愣的看着,虽然隔着偌大一片火海,但刀轮在火焰映照之下散发出的耀眼红芒依然清晰可见。
  不少海兽都发出了‘嘶’的一声轻响,方才它们可是见过这刀轮的锋利的,就连一身厚壳、以防御强悍著称的蟹族仙兽都抵挡不住,只怕下一刻,这莫名出现的小个子便会被斩成肉泥了。
  但随后,一阵更大的惊叹声便响了起来。
  ‘铛铛’两声脆响之后,两团刀轮滑身而过,在即将进入火海时灵巧的一转身,相互之间挨蹭了一下,变幻了角度之后,朝两旁掠去。
  一落地,两头穿山甲便将身体舒展开了,和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小眼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惊诧之色,伏地躬身,作势再起。
  前方,那头猴型怪物也猫下了腰,一双金灿灿的眸子死盯着项杨不放,浑身的毛发也在刹那间炸开,根根竖起。
  项杨也有些惊讶,方才那两棍下去,落手处竟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这两头穿山甲竟然有这种卸力的能耐。
  不过他的目标原本就不是它们,暂时先放过也无所谓,一提棍,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虚影,直接朝着那头猴型怪物冲去。
  直到此时,麟王等海兽高手才知道,原来在先前的战斗之中,这三头首领级渊兽根本未尽全力。
  两头穿山甲时而遁地时而伏击,那手段神出鬼没之极,而那猴型怪物更是了得,它似乎能看穿对手的攻击路线,辗转腾挪,那庞大的身躯化作了一片落叶,在重重棍影之中穿梭来去,还能经常找到某些阴毒之极的角度给予还击。
  但是,最让它们惊诧的却是那位突兀出现的小个子,以一对三,却丝毫不落下风,那漫天的棍影化作了一团乌云,竟然将三头首领级渊兽都死死的压制住了。
  项杨在刹那间便舞出了数百棍,无一得手,反而被那金瞳神猿身上射出的毛发刺中了数下,坚韧之极的皮肤上竟然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
  而且这家伙下手极为阴毒,不是双眼便是下身,幸好反应够快,避开了要害,否则还真可能阴沟里翻船。
  试探了一下,项杨敛身后退,看着大腿内侧那几道红痕洒然一笑。
  “这金瞳神猿的确不凡,似乎能看穿我每一个动作,而且还能做出预判。而那两头穿山甲化成刀轮之时不仅锋锐无比,还能依靠那急剧的旋转巧妙的卸力,确实厉害...不过,如果没有什么别的能耐,也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