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被贬


小说:天师上位记  作者:漫漫步归
  坐在马车里的几人掀开车帘一角,向闹市中的“少年”望去。
  “想不到卫家还有这么一个孩子,若是男儿,定能出将入相。”乔环看向身姿笔挺的孩子,满脸的赞许,“不过如今,似乎也不错。阴阳司那条路她未必走不得。”
  “是啊!”齐修明望着长长的施粥队伍有些出神,一时间竟生出了错觉,放佛时光未行,他还是多年前那个入京赶考的贫寒学子,带着母亲幼妹流落街头,也是这样长长的施粥队伍,为他带来了温暖。
  “这孩子可不能便宜崔远道那只老狐狸。”乔环看着长长的队伍,转头去看齐修明。
  却见齐修明神情有些恍惚的走下了马车径自走到队伍末尾排了起来。
  乔环叹了口气,没有多说。
  队伍排的很快,很快便轮到了他。
  “可有官文?”施粥的小姑娘声音脆生生的。
  齐修明愣了一愣,转头看向那在闹市中独坐的少年人打扮的少女。
  似乎时察觉到他的注视,转过头来,双目之中瞳光闪烁,宛如天上星子,恍惚中似乎也有过一双相似的眼睛望过来。
  一时间,时光荏苒。
  明珠小姐,一晃多年,你长这么大了啊!可还记得当年一饭之恩?君子言出必行,这一饭之恩,我齐修明等了很久。
  “齐大人!”少年人打扮的少女站了起来,“这位就是齐修明齐大人,齐大人来看大家了。”
  “见过齐大人!”
  “见过齐大人!”
  ……
  齐修明回过神来,对上那双晶亮的眼睛突然,几乎是本能的弯起了唇角:“诸位好好参考,本官也期盼良才美玉能同朝为官。”
  在“齐大人”“齐大人”的呼声中,齐修明转身离开。
  坐上马车,齐修明眼里多了几分笑意:“真好啊,这孩子!”
  “是啊,卫六小姐很不错的。”何太平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毕竟是他发掘的良才美玉。
  “太平啊,你的那个吕监正已成别人的了。”乔环摇了摇头,打趣道,“下回看准了。”
  “是,老师!”何太平尴尬的回应了一声。
  乔环点头,看向闹市中少年人打扮的少女:“名起于民间而传扬天下,这才是江湖奇人啊,她做的很好。”
  “这几日过后,安排我们见一见吧!”
  “是!”
  ****************
  “杨公,这个可要看看?”朱国公朱怀推着推椅,指了指路边的小店,这几日的功夫,已经摸索清楚杨公的脾气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些民间小吃。
  杨筠松看着路旁经过的行人。
  “七安先生”“七安先生”之类的声音不绝于耳。
  “大术仁心果然是大术人心啊!”杨筠松突然开口。
  一旁跟着的李义山和朱怀不明所以的对视了一眼。
  “既有真才实学就不会被埋没!”杨筠松感慨了一句,“那位大术仁心又在做什么?去打听打听!”
  李义山闻讯前去。
  “当真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这个家伙当个来使再合适不过了。”杨筠松看着离开没多久就笑容满面回来的李义山,感慨道。
  李义山指着长长的人群道:“两队人,一队百姓,一队考生。七安先生原本一天只一卦,一卦三十文,这几天却是不限次数了,一卦两碗米粥,百姓都拿着米粥等着七安先生看呢;换来的米粥那些进京的考生可凭官文免费换粥喝!经此一事,七安先生的名头怕是西长安这块无人不晓了。”说话间,李义山又有些激动,这个七安先生可是上过他家门,亲自帮他相看过的。
  “有意思。什么比这群能言善辩的读书人传名传的更快的呢!”杨筠松笑了起来,耳尖动了动,一旁经过的一队孩子在念叨着什么。
  “你们在念叨什么?”杨筠松招了招手,也不管一旁半大小童愿不愿意,就从他的手上抢过一把果子,“给你们吃!”
  一队孩子立刻围了上来。
  叽叽喳喳的“谢谢爷爷”之后,就开口嚷开了“少师抓舞弊,考者七十二,舞弊七十一,唯有尚书侄,一身清白身。殿上天子怒,殿下臣兢兢。旷世奇案出,寺卿忙回避,自古从未见,名垂青史留!”嚷完孩子们就笑嘻嘻的跑开了。
  “哈哈哈哈,这荆少师真是个人才!”杨筠松大笑了起来,拍着完好的那条腿,激动的嚷嚷了起来,“当真是旷世奇案出,名垂青史留!”
  这般大力看的李义山和朱怀战战兢兢,真怕杨公把自己那条好的腿也拍坏了。
  等到笑够了,杨筠松才拍了拍身边那个半大的小童:“小子,记住了么?”
  小童满心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交给你了啊!”
  小童再次点了点头。
  由西南侯陈善作保,荆云跟钱元总算被放了出来。
  钱元由工部尚书被贬为工部侍郎,许是终究是看着陈善的面子,荆云官职未变,只是被勒令思过在家。
  ********
  入夜,照顾圣上最小的女儿同贺公主的嬷嬷打了个哈欠,看吮着手指头睡觉的小公主似乎睡的很香,看了看左右,便站了起来,跑到内室去睡觉了,左右有外头的侍卫守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待她离开之后没多久,从一旁半开的窗外慢慢爬进了一件宽大的“太监服”。
  不知何时醒来的同贺公主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那自己会走动的“太监服”,原本是极其诡异恐怖的氛围因着公主尚且年幼,对外事不知,她非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好奇不已,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两人会走路的衣服咯咯笑了起来:“衣服……衣服走路,好好玩!”
  随着走动的衣服一起出来的是孩童的声音:“少师抓舞弊,考者七十二……”
  同贺公主张了张嘴,出自本能的跟着重复起来:“少……少师抓……抓……”
  偷偷溜回了阴阳司。
  “回来了?”杨筠松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在说梦话一般。
  “嗯。”小童应了一声,把衣服收起来,“明天再去!”
  白色的环绳空空荡荡的,腿也不再吊着了,杨筠松在床上翻了个身,行动同以往一样的灵巧:“小小年纪就知道夜探姑娘闺房,长大还得了。”
  小童没理会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身上的污迹,要躲过巡逻的侍卫,狗洞钻了不少,脏兮兮的,有些不习惯呢。不再是世族锦衣玉食的公子,不习惯也要慢慢习惯起来。
  下完朝的明宗帝因着朝堂之上连日发生的事情,心情很是不好,便听了身边的大内总管李德全的话,到御花园走了走。
  前头小姑娘的笑声让明宗帝心情好了不少:“这是同贺吧,今儿也跑出来玩了?”
  又走了几步,花木错开,同贺的生母丽嫔正在陪着三岁的同贺玩耍。
  同贺走的还不是很稳,边走边嚷嚷。
  “同贺在说什么呢?”明宗帝听不大清楚,往前走了几步。
  丽嫔一眼就看到了明宗帝,连忙跪下行礼。
  明宗帝摆了摆手,虚扶了她一把,就抱起了同贺:“同贺,告诉父皇,先前在说什么呢?”
  同贺咧嘴一笑,细声细气的说了起来:“少师抓舞弊,考者七十二,舞弊七十一,唯有尚书侄,一身清白身……”
  丽嫔脸色大变,叫了一声“同贺”连忙跪了下来:“陛下恕罪!”
  明宗帝脸色铁青,放下了同贺:“同贺,继续说。”
  不明所以的同贺继续嚷嚷开了:“殿上天子怒,殿下臣兢兢。旷世奇案出,寺卿忙回避。自古从未见,名垂青史留。”
  “父皇父皇,同贺背完了呢!”背完一整首诗的同贺公主邀功似的看向明宗帝,伸手要抱抱。
  “同贺真乖。”明宗帝面无表情的摸了摸同贺的脑袋,转身离去,“父皇还有事。”
  晚间时候,一道圣旨下来了。太子少师荆云被贬为从四品下的国子司业,随着这道被贬的圣旨一起下的还有明宗帝的话,太子少师荆云既读不好书就好好在国子监读书明事理吧,什么时候读好书了,什么时候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