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将星


小说:天师上位记  作者:漫漫步归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春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塞外荒野与咱们这里的景象截然不同,它更广袤,更粗粝,却自有一番截然不同、浑然天成的厚重美感……”
  勇哥儿睁大了眼睛,小小年纪却添上了些许愁色:“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去趟塞外看一看领略塞北风光呢!”
  “会有机会的。”卫瑶卿被他小小年纪皱着眉头的模样逗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黄少将军戍守北疆,我大楚的热血儿郎建起了我北地的城墙。”
  勇哥儿用力点了点头,眼前似有什么一闪而过,他不适地伸手揉了揉眼睛。
  “什么东西?”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了。”
  “你看到了么?”
  “不知道,我还以为眼花了呢!”
  ……
  因为只是刹那间的事情,众人议论了片刻之后,便岔开了话题,勇哥儿揉完眼睛,再看向眼前含笑而立的七安先生时,却见方才还带着笑意的七安先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不知何时转为了肃然。
  “七安先生。”勇哥儿从未见过七安先生这样的表情,不由惊了一惊,怯生生的喊道,“你怎么了,七安先生?”
  卫瑶卿朝他笑了笑,转头看向一脸不解的徐老太爷:“徐老太爷,有几句话麻烦带给徐先生。”
  “请说,”徐老太爷抱着勇哥儿的手紧了紧,望了过来。
  “白虹贯日,战祸将起。星落西北,将星危矣!”
  徐老太爷一下子站了起来,虽不若长子徐长山名满天下,但能教导出一个当世大儒的徐老太爷也曾是名动一方的先生,自然明白这十六个字的意思。
  “七安先生,你是说……”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那位年轻的先生蹙着眉头,脸上有不合年纪的忧伤与沧桑。
  徐老太爷一时间不知为何心头生出了几分感慨:纵他身姿如松,笑容风光霁月,但肩头似乎承载了无数看不见的重压,浑不像一个少年人。难道当真是处江湖之远,而忧高堂庙远?
  “西南侯陈善要进京了。”少年随意地感慨了一声,“老太爷,先走一步了。”
  “先生保重!”徐老太爷俯首作揖,待到起身,已经看不见少年人的身影,是精通奇门的奇人吧,周围人声鼎沸,闹市如昨。
  “勇哥儿,我们回去吧!”
  “嗯。”勇哥儿往嘴里塞入一把零嘴儿干果,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伸手拉住了徐老太爷,“明日……明日再来听先生讲故事。”
  **************
  长安城一连数日阴雨连绵,这么长时间,连渭河里的水都高了三丈有余。
  “天有异象,是为不妥。”今日出现在朝堂之上记录陛下言行的是阴阳司的小天师周耀,这位早生华发的小天师感慨道:“渭河水岸高了三丈有余,淹没了渭河两岸的大片农田,秋雨本淅沥小雨,眼下却势如磅礴,实属异象。”
  周耀说着跪倒在地:“九月二十一日那天,秋闱开考,辰时刚过,巳时才到,有金星凌日,自古白虹贯日,必有战祸,星落西北,陛下,怕是西北那里……”
  “急报!西北急报!”
  “黄少将军出事了!”
  “匈奴连夜突击,可汗呼韩邪联合三路亲王人马突袭大楚将营,黄少将军摔兵还击,击退三路兵马之后,却有刺客奇袭,一剑射中黄少将军左臂。”
  “箭头淬毒!”
  “黄少将军性命危矣!”
  “邵老将军命我等即刻带黄少将军回京医治,晚一些,少将军的手就废了!”
  ……
  今日的朝堂之上,可谓噩报连连。
  “召集阴阳司的人,立刻医治定边侯。”
  明宗帝站在朝堂之上,脸色铁青。大楚北面的塞外与大楚西南的南疆一直是大楚无法吞并的两块心病,自古以来兵乱不断,如今北有定边侯,西南有陈善,大楚才有了如今休养生息的机会。比起西南侯陈善,明宗帝对黄少将军黄定渊更为信任与看重,不仅年纪尚轻,前途无量,而且还没有陈善背后那些交错复杂的势力支撑,可谓是他一手捧起的将星,熟料如今,竟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明宗帝身形晃了晃,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
  “六姐,今儿不出去了么?”卫君宁吃完饭就蹿到了她的院子里,却见卫瑶卿正在院中舞剑。他比划了一下,想学一学,却发现似乎怎么比划都不对,不由放弃的叹了一声,走到一旁眼巴巴的等着她舞完剑。
  卫瑶卿收了手里的剑走过去坐了下来。
  “六姐,你好久没同我一起玩了。”小纨绔一脸无聊的模样,眼睛发亮,“今日有什么打算么?”这些天六姐早出晚归的,他快无聊死了,好不容易今儿她在家,也不知六姐这里有什么新奇好玩的玩意儿。
  少年的无聊竟因此而起,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卫瑶卿心道:“我心情不大好。”
  “为什么?”卫君宁一脸不解,“可是有人欺负你了?”说罢扬了扬拳头,“要不要我去揍他?”
  “二弟,你从小到大有特别特别想做一件事么?”卫瑶卿看着手里的木剑突然出声。
  “特别想做啊……”卫君宁想了想,“我自小就想当个纨绔,吃喝玩乐,家里手头不宽裕了,就少吃一点,没什么特别想做的吧!”
  卫瑶卿默然,少年不识愁滋味啊,果然不适合与他谈论这样的话题,是以话锋一转,“知道黄少将军么?”
  “当然咯,大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同我们玩过几回的黄小将军就是他的弟弟,这些时日都不出来了呢!”卫君宁摊了摊手,“听说黄少将军受伤了,回长安了,有御医医治,再不济还有阴阳司的天师们呢,自然是会好的。我在这里担心也是没用啊!”
  “是啊,真有道理。”卫瑶卿点了点头,眼底却有些黯然。还记得祖父在时曾提及过这位少年的将星,有勇有谋,年纪轻轻立下赫赫战功,筑起了大楚北面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他无疑是大楚的英雄,是百姓的英雄,然而这样的人却不是妻子的英雄。
  这位少年有为的将军出征前夕娶了同为文渊阁十儒之一的陈硕陈先生的女儿,这位陈家小姐也是名动一时的才女,才女配英雄,原本是佳话一桩。但是黄少将军是大楚的英雄,于陈家小姐而言却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有才女之名的女子多半情愁百转,这位陈家小姐孤寂寂寥之下竟与黄家的表侄有了私情,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竟然被带了绿帽,这样的奇耻大辱,不说旁人,就是一手捧起这个大楚将星的明宗帝都忍不了,准备要赐死这二人,当时这位黄少将军送来休书一封求情,自此了了这段孽缘。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祖父作为为数不多的几个知情人之一曾告诉她,对于这样的事情,黄少将军是自责的,他曾言,既尽不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便不蹉跎女子了,孑然一身,独守大楚江山就是他此生的愿望。
  可这样一个将星,舍弃了儿女情长,上天竟与他开了这样的玩笑。卫瑶卿心生不忍,世事就是如此,十年游学,学富五车,她摩拳擦掌要做张家那颗最闪亮的明珠,熟料面对的却是张家覆灭的命运;黄少将军舍弃儿女情长,戍守边关,孑然一身,随之而来的却是这样的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