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春风


小说:天师上位记  作者:漫漫步归
  “够了,林琅,你当我是傻子不成?亲,我不会退。要退你们退,走官文!就是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嫁不出去,我也不会拿八字之说来附和你!”卫瑶宛气的双眼发红,“林家,我记下了。我父亲还未完全定罪,你们就敢如此,若是我父亲当真定罪你们该当如何?”
  “就是啊,伯父的事情还未定下呢,等伯父出来之后,要你们好看!”卫君宁比了比拳头,龇了龇牙。
  “呵!还出来呢,得罪了程相还出的来?”林夫人冷笑了起来,“原先不想撕破脸的,既如此,我就直说了,若不是你卫家的人得罪了程相,险些连累我夫君,我夫君这一回就能晋升了。你卫家自己倒了霉还不收敛,我林家没有及时与你们划清界限已经算是手下留情。”
  “那麻烦您再手下留情放过我们卫家吧!”卫君宁冷哼了一声,伸手推了一把林琅,“弱不禁风的,离我大姐远点!”
  “汤圆、枣糕!”卫君宁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平时吃那么多,该干活了!”
  吵吵嚷嚷的送走了林夫人跟林琅,卫瑶宛气的趴在桌子上痛哭了起来。
  “大姐,别哭了,那林琅也不怎么样,往后我们定帮你寻个更好的!”卫君宁的安慰有些笨拙而单薄。
  卫瑶卿站在一旁,自诩会很多事情的她在安慰人这一点上连小纨绔都不如。族中姐妹谁看到她不是笑脸相迎?至于祖父、庙远先生之流,还真没有要她安慰的时候。她伤心时在干什么?卫瑶卿回忆了一番,好似在想怎么让令她伤心的人也伤心起来,甚至更伤心。
  卫瑶宛哭了很久才接过卫瑶卿手里的帕子擦了起来,让枣糕准备冷毛巾冷敷了片刻,她这才闷闷的开口了:“其实林家许久不来,我已经明白了,只是还是不大甘心,想亲耳听他说一说罢了。他若是直言怕被牵连,不愿与我卫家有牵扯,我倒也无话可说。可他这样是把我当傻子么?他跟林夫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真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气我自己识人不明,这么多年了,他居然是这样的人!”
  “现在发现总比成亲以后发现来得好,若是当真把大姐嫁到那个林家,大姐才是真的惨了!”卫君宁感慨道,“还好发现的及时。”
  “是啊,大姐,还好发现的及时。”卫瑶卿点了点头,“想退亲都不敢亲口直言,这样的人必是没有担当之辈。”
  “还看得出来么?”卫瑶宛却并非他二人想象中愁肠百转的女子,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劝阻,她拿开了敷在眼睛上的湿布,拿铜镜照了照,“看不出来我哭过了吧!这事情还是先莫要与母亲说了,祖母那里却是瞒不住了,我去趟祖母那里,同祖母说一声。”
  卫瑶宛朝卫瑶卿姐弟两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似是无意的感慨,“今年的秋闱结束了啊,大哥又要等四年了。”
  话语中有些愁绪,卫君临是卫同知的长子,在国子监的四门学院读书,虽然比不上卫同知,但功课还算不错,也算是卫家这一代男子中最出色的一个,原本今年就要入场了,如今却是又要等上四年了。
  “如今连自由都没有,竟还想这些。”卫瑶宛叹了口气,转身离去,卫家长房的几人,除了她偶尔能在嬷嬷的看护下进出之外,所有人都被软禁了起来,困兽在笼,又能做什么呢?
  “我有些事出去一趟,二弟,今日就不陪你玩了。”卫瑶卿说着就大步离开了。
  “诶,六姐……”她走的快,以至于卫君宁还来不及叫住她,便不见了踪影,卫君宁见状,不由叹了口气,“李欢他们让我叫上六姐来着,这下可好了,还没来得及说……真是的。”
  坐了一会儿,就看到汤圆过来了,见到盛装打扮,一脸神采飞扬的李欢时,卫君宁撇了撇嘴:“李欢,我六姐今日有事……”
  “有事?”李欢脸上的笑容凝滞在了脸上,“先时倒是不曾听说。”
  “我也是才知道的,大抵跟你前后脚错开了吧!”卫君宁说罢兴致勃勃的问道,“今日去哪里?”
  “随便,你们定吧!”李欢神色恹恹的说。
  ……
  “这是城里新开的的春风渡,取名春风一渡的意味,这名字当真又是风雅又是放荡!”盛明辉摇头晃脑的感慨,少年努力做出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奈何学了个四不像。
  章之林上来就是一巴掌:“别把你大哥说的话当成你的,这话一听就不是你盛明辉说出来的。”
  “哈哈哈!”盛明辉捂住被打了一巴掌的脑袋笑了起来,神秘的挤了挤眼,“里头卖艺的美人,有人弹得一手好琴,有人擅长作对赋词,比那些勾栏院里的好的多了。”
  “呵!”李欢冷笑,“我看还比不上勾栏院里的呢,明明就做着不正经的生意,偏偏自诩清高!”
  “诶,有些时候装装傻不好么?”章之林打了他一拳,“走走走,进去瞅瞅!”
  春风渡乌瓦清漆,里头陈设十分雅致,共上下两层,每一层有十套桌椅,通往二层的楼梯是深棕色的,整体看起来庄重而素雅,没有半点风月场所的轻浮。
  临街的一边每一桌皆开着一扇半月形的拱门,门上垂着素色的珠帘,门与门之间珠帘相隔,反而令内里的景象看起来隐隐约约,倒与一般的地方有些不同。
  走上二层,明亮的天光瞬间笼下,原来在二层正中的地方,竟布置了一座人工设计的浅浅莲池,荷叶莲花三三两两的开在莲池上,莲池正中有一块并不算大的台子,眼下空无一人。
  盛明辉指向莲池上方:“这春风渡背后的店家倒是好大的手笔,琉璃瓦,虽然不大,但也价值连城了。”
  “也赚的回来。”走在最后的崔琮最后一个走上二层,“自诩世族贵人之人不都喜欢这般通幽的情景么?”
  “八哥,你小心一点。”崔琰把崔琮拉到旁边,“这莲池里头虽没多少水,滑倒了总是不好。”
  崔琮笑了笑,并不在意。
  一行几人进了临街的一桌,茶水干果很快送了上来。
  “这是什么?”李欢一眼就看到了送上来的干果小食中,一碟嫩绿色夹杂着鹅黄桂花点缀的糕点,一眼看上去很是清新可爱,女孩子大概会喜欢这样的东西吧,李欢心想。
  “这是春意闹。”说话的是女子的声音,脆生生的,众人抬头,却见明显是个男子打扮的女子,生的倒不算漂亮,不过一脸笑眯眯的模样,也不至于让人讨厌,“我家掌柜的喜欢金陵春风居的糕点,便在这里开了个春风渡,闲暇时赏文弄墨听琴也是不错的。”
  “你家掌柜倒是个有趣人!”卫君宁随口提了一句,周围的几人纷纷点头,对春风渡,至少第一等的印象大家皆是不错。
  崔琮看了看糕点,再眯眼看向四周行走的着男装的女子,轻笑着摇了摇头,抿了口茶,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