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徐子胜


小说:重生之无上真仙  作者:暴走的青瓜
  “这人什么来头?”秦川也问了一句。
  “这人的确是有真本事的。”梁启子感叹一句,才开始回忆:“天文、相术、六壬、遁甲、三命、阴阳书放到古代都是不准帝皇之外掌握的,传承艰难,都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父传子,子传孙,或者师徒代代单传,这徐子胜却不是得自师承,而是得到机缘传承,自觉成才。”
  “以前风水流派都是按照形势和理气大致划分为二,但是三十年前,徐子胜偷渡到了香江,在那边得到了机缘,据说是在建筑工地里挖出来了古时候的东西,当时据说是挖出来古卷十三卷,徐子胜天生脑子聪明,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就将那些古卷在地下全部看了一遍,然后等到出土之后,古卷见了空气被氧化了,就随风破碎,然后当时谁也没在意,毕竟十三卷,谁能记下什么,更别说在那个年代,更没有人注意徐子胜这个偷渡来的人……”
  “可惜却没人知道,那十三卷,就是唐末内乱的时候,杨公带出宫廷的风水秘术精华原稿,现在风水界都还流传着,现在风水这等放到古代都是帝王之术的东西能流传民间,起始就是当年杨公趁乱带出来的那些精华。当年却没有人知道,这精华就传给了徐子胜一个人,而从那之后,徐子胜研究风水之道,又不迷信古法,很会应和潮流,所以很快就在港岛声名鹊起。”
  “在港岛赚到了钱,有了名声之后,徐子胜就摇身一变,趁着国家风气开放了,变成了港岛的投资商人回到了国内,就在岭南沿海扎根,现在可以说是岭南最出名的风水术士,现在的风水流派,变成了以理气派为大支分散分支,跟他当年得到的十三卷古卷有很大的关系。”
  “梁道长,你说了半天,这人厉害在哪?”龙云山听到有点迷糊,不明白。
  可是秦川却知道,这人能以一己之力,让一个流派做大,甚至改变了流派划分之法,这要是没真本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看这人生平,机会把握的这么好,在风水一道上的实力,绝对非常强。
  “我就知道你听不懂,那我说点你能听懂的。”梁启子嘿嘿一笑:“往小了说,就说十来年钱,香江回归那段时间,各种妖魔鬼怪都来了,当时香江巨富王柏川,一个月时间,双亲和儿子,都出现各种意外身亡,然后王柏川就被人勒索一个亿,当时王柏川拿了三个亿,请了徐子胜帮他,徐子胜去了就发现他被人下恶毒的风水阵对付,徐子胜当时就破了对方的风水阵,甚至利用对方的风水阵,反过来对付了对方,然后不过一周,就听到了安南第一风水师全家一起暴毙的消息……”
  “害人之法有什么可说的!”龙云山冷笑……
  “然后这是小事,五年前,岭南那边修路的,有一些地方是要修隧道的,可是一直出事,绕开吧就凭空多了很大工程,当时也是徐子胜去看了看,就依山布下风水阵,直接化解了那山中煞气,现在去还能看到架桥下不少空着的墩子,隧道旁不少开凿出来的半截山洞,不知道的人说那是当年开隧道的时候数据出错,其实那全部都是风水阵的一部分,仅仅这一项,据说就省下了改道多出来的几十亿花费……”
  “行了,我们过去吧,要是有人能解决,我们正好也省点力气。”秦川摇了摇头,打断了梁启子和龙云山的争论,直接带着人一起前往上游。
  到了上游,已经能看到奔腾的渭水,岸边不远处的空地上,站着一群人。
  “这里应该就是老基地所在的地方,当时就是依水而建的。”梁启子给秦川解释了一句,就见那群人里有人发现了他们,迈步向着他们走来。
  “梁道长,您来了,徐大师已经测算好方位,算出根源就在这里了,现在就开开坛布阵,引动风水变化了,您不知道,刚才徐大师稍稍实验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块药田里快病死的药,竟然全部恢复了过来,可真是太神奇了。”
  来的人是一个三十来岁,一副研究员大半的男人,看起来斯斯文文,有些书呆子气,想来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有些不科学的事情,时间观被冲击的有点变了……
  梁启子看向秦川,秦川也不拒绝:“一起去看看吧。”
  几人的到来,完全没影响到这里的人群,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中央那位六十岁左右,一身八卦袍,一脸严肃的老人身上,这人眼神很有神,目光深邃,手中捧着一个铜罗盘,最里面念念有词。
  秦川望去,就见这人周身气息慢慢的跟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随着脚下罡步走动,方位变动,气息融合越来越契合,三分钟之后,就见他再次一步踏出,整个人的气息就随风消散,周围的地势气息之中,到处都是他的气息。
  看到这一幕,秦川眼睛一亮,暗道这应该就是徐子胜了,仅仅这一手就绝对算是有真本事了,将自身气息融入天地,然后引动天地气势走向,再加上诸多辅助,的确可以改变一地风水气脉。
  “这里气候温润,山不高,亦不险,千里之地一马平川,南北都有山川,林木旺盛,那就不是山的问题,亦不是风的问题,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出了问题,水中阴气太重,渗透大地,这药材药性不一,喜阳的药材大都问题严重,喜阴的却能稍稍好点,这就是阴气的问题……”
  “老夫刚才找了一块药田实验,果然发现是这里的地下水脉出了问题,调节了阴阳之后,药材果然就能恢复了,刚才我就是引动气脉,察看问题到底出在哪,果然找到了,就在渭河上游,勾连地下水脉的地方被打通了,现在只需引动气脉,摧毁那一处连同之处,这根源就解决了,再布下风水大阵,调和阴阳就行了……”
  徐子胜侃侃而谈,讲的很是直白明了,就算是不懂风水的人也能听得懂。
  秦川听着也是连连点头,这人说的倒是不错,可是向着渭河之上扫了一眼,秦川却忽然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