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大恩不言谢


小说:疯妃传  作者:金无彩
  “绿大总管,你现在这个景儿,要让宫里那些徒子徒孙瞧见,啧啧啧”
  沈濯看着绿春的打扮就想笑晕过去算了。
  漂亮的红妆翠袖,大红的襦裙,素色的披帛,云鬓高髻、簪花步摇。装束起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内侍
  屋里的人早就被沈濯都赶了出去,便是原本死活不想出去的净**,也被沈濯一脚踹跑了。
  绿春的脸皮打出宫就没带着,这会儿直接拿出了在林嬷嬷跟前撒泼打滚的架势,做小伏低:“咱家是来求教的,怎么着,也得先博净之小姐一笑不是?要是这样就能让净之小姐的心情好些,那咱家天天扮这样儿都行!”
  求教?
  堂堂的两省大太监总管拿出低到尘埃里的姿态,来找自己求教?
  沈濯就似没听懂一般,还在哈哈地笑:“别别!回头再把我笑出个好歹来!您不是带了寿春宫的话儿?是什么话?太后娘娘今儿好些?按时吃药么?夜里睡了几个时辰?早起吃了什么饭食?”
  她一句接着一句地问,关心备至。
  绿春张口结舌答不上来,苦了脸:“我的净之小姐,老奴真的是来求教的陛下那儿陛下宠信了沈大学士这么多年,昨日之举定有深意老奴当时老奴是真不敢在那个时候儿插话,去碰陛下的逆鳞”
  看着绿春的德行,又想想他屡次替自己解围说好话,沈濯心里软了一软:“得了。那跟咱们有什么相干?你没看出来么?大殿上我爹爹跟陛下眉来眼去的,他们君臣这回指不定又合计着坑谁呢!”
  绿春傻眼。
  哈?!
  他咋没看出来昨日的紫宸殿上,陛下跟沈学士眉来眼去,不,眉目传情,还不对,是眼神交流!?
  害得自己担那么多心!
  绿春皱了翠黛画出来的愁眉,红嘴唇儿撅着,抱怨:“那陛下事后也不跟咱家交代一声儿,害得咱家忐忑了整整一宿!”
  “跟你,交代?”沈濯笑眯眯地重复他的话,坑他。
  皇帝老子做事,什么时候需要跟他个内侍交代了?!
  绿春打了个冷战,赶忙岔开话题,带着哭音儿诉苦:“净之小姐容禀,昨儿您和沈学士一走,陛下有火儿没地儿发,就罚老奴,罚老奴十日内肃清大明宫,否则就要砍了老奴这颗狗头”
  两省大总管把漂亮的宫装袖子掩在面上,嘤嘤呜呜地哭了起来。
  沈濯同情地看着他:“活该。”
  绿春无奈地停止了哭泣,擦擦没有泪的眼角,看向沈濯:“净之小姐,您就不能帮帮老奴的忙?”
  “我?!”沈濯回手指向自己,惊诧莫名,接着便一顿狂摆手:“你可别害我!宫城是什么地方?我若是还敢插手宫城关防了,明儿豫章罗氏案和沈氏苏姓案不用审,陛下就能直接诛了我们家九族!”
  绿春委屈地看着她:“净之小姐,您别生气了老奴能顶着寿春宫的名头来,就是经了太后她老人家的同意的您就帮帮老奴吧?”
  沈濯又好气又好笑:“问题是我拿什么帮你?!宫女归你管吗?侍卫归你管吗?内侍们各自有主子,哪一个看上去都比你靠谱。人家乐意效忠,那也效忠的是皇家。跟你有毛关系?你去肃清宫城,你凭什么?
  “这种事儿,你应该当时就扔下帽子,宁可不要命也不能接。你自己乐意接,还想把我拉下水,门儿都没有!”
  谁知绿春竟然支支吾吾地抄着手道:“宫女,归掖庭管掖庭,陛下没完全交给皇后娘娘侍卫,宫门以里的,归老奴管”
  沈濯目瞪口呆,愣了半天,失声反问:“就这么着,您还能让刺客大白天的在大明宫杀人后自尽?!我的总管大人,陛下没有当场打死你真是个仁厚之主了!”
  绿春的脸愁得皱成了一团。
  叹了口气,沈濯只得把自己所知都告诉他:“我从千秋殿走是寿春宫的宫女听见皇后娘娘那日带去的内侍说白梅开了。你回去问你的人为什么要走千秋殿。谁第一个提的,为什么会想到那里。至于那个自尽的侍卫,不是说跟过三殿下么?掖庭总有他的簿册,查根儿就是。”
  顿一顿,又道:“肃清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大秦这么大,指不定谁跟谁就沾亲带故。这个事儿,没有半年八个月,你拉也拉不干净。”
  这等于没说啊!
  绿春哭丧着脸央求:“净之小姐林嬷嬷说了,您是个善心人”
  啊呸!
  谁是善心人?
  你才是善心人,你们一家子都是善心人!
  人善被人欺知不知道?!
  沈濯横了他一眼,叹口气摇摇头:“陛下都给了你权柄了,你为甚么不从几个总管身边的亲信查起?”
  几个总管?
  大明宫哪儿有几个总管嗯?!
  各宫室,都有总管
  绿春的宫装翠袖一抖,头上簪着的小银钗也跟着一抖:“您是说,让老奴直接从各位主子的身边人查起”
  他有点儿不大敢
  沈濯放弃了,无奈地看着他:“你走吧,我救不了你。”
  绿春双手索性一拍大腿,袖子呼啦一下子:“我不走!这里外都是个死啊!”
  “绿总管,这贼昨儿能杀沈溪,明儿就敢杀庄焉,后儿就敢杀甲申,再往后,可就指不定是哪位主子了!这个空儿大家都怕着,你说一句要查,没人敢拦!都巴不得让你查个清楚明白,一则洗清自己的嫌疑,二来自己个儿今后也敢出门儿!你怕什么哪?
  “皇后娘娘再恨我,也绝对不会蠢到在宫里动手杀人!这摆明了是往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泼脏水!尤其是最后还勾了三殿下一笔,非让人跟三殿下在陇右被千里追杀联系起来
  “这人除了恨我,简直都要把皇后娘娘往死里整了,您当她不想查啊?她是没借口,没胆子,也没有陛下的交代,不然的话,她早就把大明宫翻过来了你信吗!?”
  沈濯敲着桌子低吼,训白痴一样训绿春。
  绿春若有所思,半晌,沉沉地一点头,起身告辞。
  沈濯送他到了门口,皱着眉回忆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问:“云声临死前,说请转告你一声,河州那些人刑求他,是要问他和风色的出身他和风色的出身不就是三爷的侍卫?难道还有别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