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五八章 阿弥陀佛


小说:疯妃传  作者:金无彩
  “阿弥陀佛。”
  苍老男魂长长地诵了一声佛号。
  沈濯跟着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等着他的答案。
  谁知
  “小姐!小姐你醒了?”玲珑惊喜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帐子被一把掀了起来,窗外高高的艳阳投入窗子,满室光亮。
  沈濯:……
  沈信言已经抢步上前,松了口气,语声稍颤:“阿弥陀佛,你可算醒了。再迟一些,我怕你祖母和母亲那里就都瞒不过去了!”
  “爹爹……”沈濯满心无奈,苦笑着看向紧张得额角见汗的父亲。
  你们就不能再晚一分钟!?
  一分钟就够我听到答案的了!
  “是……”苍老男魂的声音悠悠然似从远古遥遥传来,却清晰无比。然后,再无声息。
  这个答案,终于,听到了。
  他就是前天赐太子,现在的湛心大师,的异世魂魄……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沈濯长长地吐了口气出来,完全放松了。
  原来如此。
  她轻轻地合上了眼。
  “微微,你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沈信言不放心的声音又冒了出来。
  沈濯睁开眼看着父亲,柔软的嘴角翘起:“没有。担心太久,一下子松下来,有些乏累而已。爹爹放心,我好生休养两日就没事了。”
  沈信言犹豫着嗯了一声,又道:“微微,外头的事情,你别管了……”
  “好,我傻着过日子。”沈濯撅着嘴,娇嗔满面。
  沈信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女儿说怪话。闻言无奈地叹气:“若有变故,爹爹肯定会告诉你的。”
  沈濯含笑让六奴送沈信言出去,转身却问净**:“外头有什么消息?”
  踮脚看看沈信言已经走远,净**蹿到沈濯身边,低声道:“米氏直接去了修行坊,却不肯进门。沈信诲同她一起去了外头茶楼坐地。恰好让咱们的人听了个全套……”
  六奴走回来,一眼看见净**跟沈濯嘀咕,瞪了她一眼。
  净**虽然跟着沈濯回京不久,却深知六奴在如如院的份量,吐了吐舌头,先站了起来。
  “小姐,刚才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说,是你对不对,是你对不对……大爷看着您的眼神儿有点不自在。您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六奴定定地看着沈濯。
  沈濯心里一动,弯一弯嘴角,点头:“嗯,是做噩梦了。不过忘了是什么,就记得梦里急得很。”
  这也是常有的事……
  六奴松了口气,劝道:“您身子一向没那么好。张太医一直都嘱咐,让您少思虑。您就听两句话吧。”
  苦口婆心至此啊……
  沈濯吐了吐舌头,缩回了被窝:“好,我听话,我继续睡觉。六奴姐姐到了晡食时喊我,我去陪祖母用饭。”
  这还差不多。
  六奴笑了起来,亲自给她放下帐子,又指使净**:“小姐给茹慧郡主、朱家表小姐和欧阳小姐都准备了礼物,正好此时无事,你教程快,去送一圈。”
  净**呃啊了半天,觑着帐子,却连沈濯的一个字都没听到,只得嘿嘿笑着去了。
  帐子里,沈濯直瞪瞪地两眼看着天:
  阿伯……
  您让我喊阿伯,是因为我在那一世是翼王妃?
  所以其实秦三那一世能被封为太子,其实是您故意放水,故意要等到他登基大典时,致命一击
  那您那一世是不是连太子和卫王一起都,杀了?!
  那您肯定对朝中势力的隐秘划分一清二楚!
  阿伯!
  阿伯?
  沈濯在心里甜甜地唤着苍老男魂,试图从他那里套取一些情报,正式开启自己在大秦朝打混的外挂生涯。
  可是苍老男魂却丝毫不为所动。
  一丁点的回应,都没有。
  沈濯努力了半个时辰白搭。
  悻悻之余,沈濯在心里恨恨地想:这必定是怕我辅佐着三郎肃清朝廷登基为帝,他那本尊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到这里,一转念,沈濯忽然意识到:是不是湛心大师一死,阿伯也就,烟消云散了?
  “沈氏女,不要杀人啊……不然,我真的怕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在你的手里……”
  沈濯不禁想起了自己进陇右之前,苍老男魂苦笑着告诫自己的这句话。
  ……
  ……
  大慈恩寺。
  小院。
  湛心虚弱地翻了个身,却难禁疼痛,咬着牙闷哼了一声。
  他全身的骨头不知道被敲断了多少……
  这群阉奴!
  “师父,吃药吧。”那名法号止道的小沙弥仍旧在小院里,贴身服侍他。
  至于其他的小沙弥,已经全都换成了陌生的面孔。
  湛心在止道的抱扶下,艰难地坐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药碗,毫不犹豫地仰头喝了个干净。
  重新又扶着他躺下,止道低声叹息着劝道:“师父,太后娘娘病重,您别扛了。说吧。陇右那边,到底还有谁。边军里,不会无缘无故就有人敢借着闹兵变杀皇子的。”
  湛心冷冷地扭脸看向窗外:“我说了,我没机会发话指使。”
  止道同情地看着他的背影:“师父,我相信您。陛下也相信您。您的人必定是被旁人挑唆了。可是如果您不说谁是您的人,陛下就找不到那个挑唆的幕后之人。
  “师父,您才是真正的天潢贵胄,凭什么要给别人背黑锅、做嫁衣?
  “您说吧。您说了,太后娘娘才能真的安心养病,您才真的有给太后她老人家养老送终的机会啊……”
  湛心的身子轻轻一抖,许久,悲凉地答道:“他就为了这么个子虚乌有的罪名,就打算罔顾太后的生死了吗?那不仅是我娘,也是他娘!生他养他一辈子替他操心操持的亲娘!他拿娘亲来威胁我!”
  “是啊。即便如此,您不也一样不肯说么?您不也一样罔顾太后的生死么?您有什么脸面,去指责陛下呢?毕竟太后娘娘是您气病的。若是您好好的,翼王殿下好好的,太后娘娘会病么?
  “难道翼王殿下遇袭、边军兵变、河州灵岩寺大案,都是陛下杜撰出来,只为了弄断您几根骨头而已?
  “师父啊,您念了半辈子的阿弥陀佛,似乎,其实一丁点儿的慈悲之心,都没修行出来啊。
  “绿总管让奴婢转告您一句:别装了,您这样做法,是拉低整个儿秦家的智慧。”
  止道垂着头,把一整篇话,一字一句地背诵出来。
  这个发声节奏,简直是最大的羞辱。
  羞辱得湛心朝着窗外的脸颊,一阵一阵地抽搐。
  他却仍旧咬着牙,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