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一章 入骨(月票加更)


小说:疯妃传  作者:金无彩
  “净之以为如何?”北渚放下茶杯,真心实意地询问。
  沈濯呵地又笑了一声:“你们要是不怕陛下假戏真唱,你们就去。”
  阿伯对陛下的怨毒不加任何掩饰。
  可见当年天赐太子被废一事,没那么简单。
  而湛心前世既然能杀了即将称帝的秦,那他的力量就不是区区沈信言和北渚先生的两条舌头能说得动的。
  其心必定坚硬如铁,其行必定酷烈如火,其人必定狡诈如狐。
  他上一次就绕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子,遣了老鲍氏来诱骗沈信言去大慈恩寺见他。
  这回,难道让沈信言自己送上门去?
  沈濯淡淡地看着北渚先生。
  北渚先生斟酌了一下用词,徐徐开口:“尚书大人虽然没有领了明旨行事,但陛下暂时脱去尚书大人的案牍劳形,其中之一,必定是为了让尚书大人腾出手来查案。然而究竟查哪一件、怎么查、查到什么地步。全看尚书自己选择。
  “我与尚书大人商议,觉得目下最要紧的,就是保西北。
  “西北那边,河州案办完,大家都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三皇子的孤军里都有人想挑动兵变。这说明,西北还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
  “西北那边,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一位。
  “自然,陛下那边,必定已经有人问过”
  北渚先生说到这里,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咳了一声。
  沈濯翻了个白眼:“刑求。这有什么忌讳的?若换成我,我也会刑求。”
  这个小丫头还真是百无禁忌。
  北渚汗颜地抚了抚额头,却发现孟夫人也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似乎在怀疑这个话题有个毛好避忌的?
  “咳,好吧。在下跟尚书都觉得,毕竟是天潢贵胄出身,骨子里的骄傲还是在的。刑求,没用的。”北渚咬着牙把那两个字说出来,仍旧觉得背心一抖。
  当今陛下,令人,刑求自己的同胞兄长
  沈濯继续冷笑:“所以你们打算去撬开他的心防?你们以为他会不知道父亲如今跟陛下的微妙关系?”
  北渚有些茫然。
  “若是沈家跟苏侯没有关系,那么,尚书大人走这一趟再好不过。可若是沈家的确与苏侯是同宗同族,那么一旦跟这位前太子碰面,陛下心里的那一根刺,终其一生,都会拔不出来。”
  孟夫人叹了口气,道,“尚书和先生不是早就知道陛下的信任交托,都是瞬间万变的么?为什么临到做事,却都忘了呢?”
  “我去吧。”沈濯站了起来,做了结论。
  北渚和孟夫人大惊失色:“你更不能去!”
  沈濯觉得有些冷,搓了搓手,裹紧身上的大氅,看向大慈恩寺:“若是陛下没有收回我的婚旨,我进大慈恩寺还有些顾忌。现在,不必了。我先去,一刻钟后,先生立即闯进大慈恩寺找我。然后站在那门口将我喊出来,绝不可迈进去一步。”
  北渚和孟夫人醒悟过来,对视一眼,犹豫片刻。
  “暂时不要告诉爹爹。我回来后自会给他交代。”沈濯说走就走。
  现在?!
  北渚大惊失色:“净之小姐,一应布置都还没有做完!”
  “等你们做完,就打草惊蛇了。”沈濯闲闲丢下这一句,回如如院,换衣出门。
  打草惊蛇?
  哪一条?
  北渚看向孟夫人,神情莫名。
  孟夫人白了他一眼:“天天标榜自己放诞狂妄,其实却连皇帝老儿的半句坏话都不敢说,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所以,是在说,自己的布置,会惊动建明帝?
  北渚忽然觉得背心又是一凉。
  阿伯,我要去见他了
  或者说,我要去见你了。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沈濯端正地坐在马车里,双目微合,在心中呼唤苍老男魂。
  “我不希望你去。”苍老男魂的声音有气无力,似是十分虚弱。
  为什么呢?
  他会看到你么?
  “不会。但你如今风头太盛,我担心你去见了他,就会有人要针对你了”苍老男魂很是忧虑。犹豫片刻,又加了一句:“而且,以他现在的经历心性,看到你如此出色,我怕他也会对你动了杀心”
  沈濯的嘴角弯了起来,一双杏眼缓缓睁开,眼中殊无笑意。
  阿伯,你是说,哪怕他是现在的处境,依旧有力量能杀得了我?
  而且,因为担心他会跟我达成某种默契,会有人不惜出手杀了我?
  阿伯,你是不是对自己太有信心了?
  苍老男魂低声叹道:“当年的先帝和太后,其实都是宽厚人。你不知道他们给我留下了多少人手”
  忽然一顿,呵呵地苦笑起来,“我在担心你的生死,你这丫头,却来套我的话了?”
  沈濯这下子真心实意地笑了,笑得满面杀气。
  阿伯,你也不过是想让我活着,好让你有机会看到未来。
  可现在,我也许能活得比那一世更久更好,但你的代价却是要眼睁睁看着、甚至帮助我挫败你本尊的所有的谋算。
  阿伯啊,你会怎么选?
  选择眼睁睁看着我死,还是选择眼睁睁地看着你本尊死啊?
  “沈氏女”苍老男魂的情绪里多了一丝复杂的愤怒,和怨恨。
  阿伯,你告诉我,当年你杀了秦,君临天下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满足、特别高兴?
  沈濯眨了眨眼。
  “”苍老男魂沉默不语。
  阿伯,你之前跟我说过,太子妃、卫王妃和我那个翼王妃,还有安福公主、临波公主,甚至茹慧郡主,都没得了好下场。那些,十有,都是你做的吧?
  虽然我不明白,你究竟为了什么,能够对着自己的亲眷们下了这样狠的手。
  但是我想问问你,现下,如今,你回首看看你秦家人丁凋零后的样子,你什么感觉?
  是不是特别满足、特别高兴?
  “沈氏女,不要尝试策反我。没有用。”苍老男魂的声音,既疲惫虚弱,又冷漠凉薄。
  好,明白了。
  你恨陛下,入骨。
  以至于,你想杀了他所有的子嗣。甚至包括女儿。
  沈濯平静得就像是一泓秋日的深湖,刻板冷静地推测出了那个令人心悸的结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