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八章 移案


小说:疯妃传  作者:金无彩
  “这全天下,大约就只有太子哥哥才会认为沈信言已经失宠了吧?”卫王叹息着,微笑着,嘲讽着。
  秦倚桐如坐针毡,踌躇着问:“殿下,那豫章案我们怎么审?”
  房间里微微一静,越发显得外头人来客往的嘈杂。
  邵舜英皱了皱眉。
  偌大的京城,分明那么多优雅安静的酒楼茶坊,怎么偏就选了这么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
  他忍不住去看了看坐在卫王下首安静沏茶的穆跃。
  这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做什么要把外头这样重要的联络事宜,都交给他去做!?
  邵舜英低头饮茶,遮去快要掩饰不住的对穆跃的厌恶。
  “还是那句话,不着急,慢慢来,按部就班地审。这案子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压一压沈信言。想必父皇和沈信言本人,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以沈信言的聪明,只怕早就命人去了豫章打探,又何苦要惺惺作态,在京城里东奔西走?”
  卫王弯唇一笑。顿一顿,道:“今日请各位来,却不是为了这个,而是,想请你们三位会个面,顺便,见见我的另外两位好友。”
  目光看向穆跃。
  穆跃温和一笑,起身,走到屋角,轻轻在墙壁上三长两短敲击过,扎扎作响处,一扇暗门打开。
  秦倚桐瞪圆了眼睛:“宋公子?!周小郡王”
  京城第一美男子周謇微微笑着,携了一名少年的手走了进来。
  那少年,赫然正是宋相的幺儿:宋甄。
  宋相有三子,长子木讷平庸,次子刻薄执拗,唯有这第三子,自幼聪慧,是以爱若珍宝。
  然而就因为他夫妻这一溺爱,宋甄长成了个单纯的性子,自命风流,一心只想做个千古才子。
  这个呆名声在京城传开后,众人便就敬而远之了。
  可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年少俊彦,竟然被卫王笼络到了手!
  秦倚桐对新投靠的主人越发敬畏,忙笑着捻须:“不意在此有缘跟宋公子、周小郡王一聚。”
  两个少年郎对视一笑,踱步过来。
  沈濯请孟夫人给临波公主送了一封信。
  临波随即入宫,替自己的亲舅舅向建明帝要官:“大理寺缺了正卿,少卿左温周天天琢磨着怎么跟刑部较劲。一应事情都落到了区区一个大理寺丞头上。累也是他,苦也是他,功劳没他的,黑锅都要他背。父皇,这不公平。”
  建明帝一听就明白了,哭笑不得,板起来脸:“临波,嫁了人,竟然学会伙同着外人算计你父皇了?该不该打?”
  临波理直气壮:“父皇背着我,悄悄地把三郎的婚事给退了,这事儿又怎么算?”
  这还是头一回临波这样犀利地跟他顶嘴呢。
  建明帝心里涌上来一股说不出的复杂感受,呵呵地笑着,伸手在女儿的额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真是有了丈夫撑腰,就不再心疼你父皇了!寿春宫也不去,宣政殿也不来,天天就窝在公主府里吃香喝辣!好容易来看看我,竟然还是兴师问罪来了!”
  临波惊呼一声,自己抚了抚额头,撅着嘴坐在那里不吭声。
  “好好好!我那娇滴滴的女儿头一回跟我开口,我怎么能驳回?吉隽的考评乃是上上,朕早就想要擢他个要害的位置,只是没有机会。这样吧”
  建明帝苦笑了一声,索性当场命绿春:“大理寺事务繁杂,左某独力难支。着左某暂代正卿之职,清查历年旧案,一年之内,若有所得,可擢为正职。大理寺丞吉隽,暂代少卿之职,主理大理寺日常事务。”
  说到这里,故意停了停,看向临波。
  却见女儿睁大了一双明眸,满面希冀地看着他这一趟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吉隽的官位!
  建明帝捋着胡子哈哈大笑。笑得临波红了脸,却去瞪绿春:“你瞧什么瞧?!”
  “豫章人命案,其中牵涉命妇,不宜由刑部审理。着移交大理寺。”
  建明帝笑着冲女儿挤眼:“怎么样,父皇这次遂了你的心思了吧?还跟父皇闹别扭吗?”
  临波脸上红红的,却露出一个娇憨的甜美笑容来,变戏法一样,拿了一双轻薄细密的羊毛护膝出来,双手捧上去:“我做的。元日大朝,承天门上冷,父皇要站得时候长,别冻着了膝盖。”
  “嗯嗯,所以说,虽然跟父皇使性子,但是父皇的贴心小棉袄,对吧?”
  建明帝心情格外舒畅了,索性对绿春笑道:“门下旨意拟好,你亲自去宣旨,然后给吉隽带句话,就说,他这个案子审得好,朕就给他去掉那个代字。”
  两省大总管满面笑容,连声称是,一溜烟儿跑去办差。到了殿门口,还不忘吩咐:“二公主今日陪着陛下用膳,记得预备滋补的好汤。”
  宣政殿内,临波这才像当年那个全心依赖父亲的女儿一般,偎依到建明帝身边,巧笑倩兮陪着他说笑,叹道:“不嫁人多好,能天天见到父皇。”
  建明帝一听就知道她又在替沈濯诉苦,哈哈地笑:“人家都不是你弟妹了,你怎么还一副大姑姐的架势?”
  “净之是个好孩子,是不是我弟妹我都愿意疼她。”
  秦倚桐打叠起了一万个法子,打算发作在沈信言那个痴情小舅子身上。可还没等嫌犯押解入京,案子已经被建明帝轻轻拿走,送给了新任的大理寺代少卿吉隽手里。
  “我倒从来不知道,这二公主和三皇子在陛下跟前,还有这样天大的面子!”这一连串的打击,力度有点儿大。一向以行事周密有分寸著称的秦侍郎,忍不住口出怨怼。
  好在他抱怨的对象乃是自家的亲儿子。
  秦睦摇头,笑着劝他:“虽然是二公主进宫求的官,但其实那正是陛下的本意。二公主不过给了陛下一个台阶而已。沈信言如今就在宫中,比谁离陛下都近,他又一向揣测上意得极准,焉知这不是他进宫前就布置好的后手?爹爹不要抱怨,还是赶紧问问殿下,咱们还要不要插手吧?”
  秦倚桐心里哪会连这个都不明白,叹口气,摇头道:“既是陛下的意思,我们就不能再动了。不过,倒是有个人,可以用一用”
  秦睦看着父亲脸上流露出的一丝阴阴笑容,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