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零章 舅舅们(上)


小说:疯妃传  作者:金无彩
  道理,自然是没有人能讲得过沈濯的。别说一个朱冽,即便后来加上了裴姿和欧阳试梅,也没有半分用。
  沈濯硬着头皮把瞎掰的话生矫情出七分理由来:
  “之前我不愿意嫁,他们一家子想方设法地逼着我嫁。
  “如今我愿意嫁了,不仅如此,我连他儿子的性命都救过了,为了那个臭小子陇右千里我都横过了,他就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破案子,他就不让我嫁了。
  “那你们说,我这个身份,这个经历,这样的爹娘出身,这样扑朔迷离的祖宗八代,我以后在京城不就是盏特大号的灯?
  “我以后的日子,让他们家这样搅合,我怎么过?
  “我除了离开京城,去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挣挣钱,喝喝酒,游山玩水,再寻个剑侠游仙之类的布衣,快快活活地过下半辈子。我还能怎么办?我就算这样做了,我又有什么不对?
  “我现在不仅要清点自己的铺子,我会连我娘的嫁妆、我爹的私财、太爷爷打算留给我的嫁妆,我都变成钱,拿走!”
  沈濯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
  其实,自己一开始,不是根本就这样想的?
  “那小三郎怎么办?”苍老男魂在她灵海深处憋不住笑了一声。
  爱怎么办怎么办!
  沈濯不高兴地撅起了嘴。
  她这幅表情,倒令闻讯一起赶来的裴姿和欧阳试梅也没了办法。
  三个人对视一眼,裴姿忽然道:“我还有点私房钱,给你吧?穷家富路,多点总没错。”
  朱冽眼睛一亮:“我也有我也有!我回头再跟我娘要!”
  欧阳试梅哭笑不得:“你们这不是乱来?她不过是如今发发脾气,真把钱都送了来,你们怎么知道她不会被逼着反而真心要走了?”
  几个人不由得闷笑起来。
  一时散去,欧阳试梅落在最后,反而悄声问沈濯:“我那里还有漕帮的分红呢,你真要用得着,就跟我说。”
  沈濯失笑,心里转一转,痛快点头:“好,你回去点点能有多少,悄悄告诉我个数儿。”
  ……
  ……
  腊月二十五,豫章罗氏杀人案移送人犯入京,大理寺代少卿吉隽亲自将罗氏的胞弟罗椟关进了监牢。
  转头却吩咐狱卒:“嫌犯未定罪,所以只是有嫌疑而已。不可苛待。大过年的,为祖宗祠堂、后代子孙都积点儿德。”
  狱卒们心领神会,虽然谈不上好吃好喝,至少不会朝打暮骂。
  沈濯得了消息,没告诉罗氏,一个人去了大理寺探监。
  谁知就在牢门外,遇见了吉隽。
  “你就是沈净之?”吉隽看着眼前穿着男装的小姑娘,眼神中流露出审视。
  呃。
  这就是秦的亲娘舅?
  人都说外甥像舅,看眼前男子硬挺瘦削、双目炯炯,这话还真有三分道理。
  沈濯长揖躬身行男子礼:“沈净之见过吉少卿。”
  吉隽点了点头:“你父亲在宫中,母亲病着,所以你自己来看你舅舅了?”
  沈濯恭恭敬敬:“是。”
  既不讳言,也不嗦解释。倒是干脆利落。
  吉隽觉得,暂时算是挺满意,转头命牢头:“带她去看看罗椟,照惯例,不可久待。”
  又冲着沈濯点了个头,竟转身就走了。
  这样利落啊?
  沈濯看着吉隽的背影摸了摸鼻子,有点儿尴尬。
  “不要小看这个人,那一世的左藏案乃是他审定的。最会审时度势,八面玲珑的。”苍老男魂的话里对吉隽极为欣赏。
  沈濯心里哼了一声,问道:
  怎么着?最后笼络到你手里去了不成?
  “人家有亲外甥,怎么会听我的笼络?所以说啊,那一世里,可惜了这个人才……”苍老男魂嗟呀不已。
  吉隽一走,国槐便很有眼色地往牢头手里塞了一张银票。
  牢头偷眼看了一下子数目,瞪圆了眼睛。
  国槐刻板的脸上露出忠厚笑容:“我们家舅爷,怎么不值这个价?您多照应,大过年的,也给弄点子热乎的吃。”
  牢头满脸是笑,满口答应:“好说好说!吉少卿也吩咐了,大家都过个好年。”
  沈濯进了牢房。
  曲折阴暗是有的,寒潮恶臭也是有的。好在吉隽特意给罗椟挑了一间相对干燥清洁的,垫了厚厚的干草,还扔了一条薄薄的棉被。
  沈濯蹲下,看着里头那个清瘦的男子。
  男子有着罗家典型的一双杏眼,鼻直口方,眼神清明。虽然一身囚衣,但头发已经被他自己绾了起来,看起来还算干净。
  男子盘膝端正坐在床上,即便看到沈濯,也纹风不动。
  这就是沈濯的舅舅,罗氏的胞弟:罗椟,字念晚。
  “舅舅……”沈濯轻声唤他。
  罗椟早就觉得这个小姑娘面善,半天也没敢认,直到沈濯在他跟前开口唤人,才笑了起来:“是微微?”
  看着沈濯点头,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可有年头儿没见了。这个重逢的地方,不大好。”
  沈濯轻笑起来。
  自家这个舅舅,倒是个洒脱的人。
  “听说你爹爹被皇上关在宫里了?你娘怎么样?我是不是,给你家添了好大的麻烦?”罗椟脸上有一丝懊恼。
  沈濯也笑了:“原本我该道歉,说舅舅是被我们家牵累了。不过,舅舅自己也有不是,不该轻信人言,更不该不拘礼法去非亲非故的女子家中。这件事,扯平了。”
  罗椟大喜,笑着连连点头:“好好,扯平了。”
  “那舅舅安心听审。吉少卿公正廉洁、精明强干,必定会理出真相。”沈濯寥寥安慰两句,便站起身告辞。
  罗椟坐着没动,挥了挥手:“行。你回去吧。跟你娘说,我没事儿。我是最爱往外跑的,几乎每个年都不在家过。今年竟能在大理寺过年,往后说起来,也是桩逸闻了。”
  沈濯笑着点头,离开。
  罗椟等她走了,才吸了一口凉气,撩起了囚衣的下袍,露出来血迹斑斑的白色裤子,以及已经几乎要烂掉的两只脚。
  上了马车,沈濯的脸色淡了下来,吩咐:“国槐,盯着些,看那牢头给不给舅舅请大夫看伤。”
  伤?
  国槐愣了愣:“舅爷受伤了?不是说豫章没过堂?”
  沈濯眼神冰冷地投向车窗之外:“估摸着,腿脚都快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