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少女教皇


小说:低维游戏  作者:历史里吹吹风
  
  “以神之名,黑夜的掌控者、群星国度的最高统治者,守护黑夜和梦境的至高主宰的神眷者,册封你为黑夜神教教宗!”
  “执掌神之权柄!代神放牧众生!”
  一名看上去稚嫩的少女披上了华丽的黑色长袍,带上了教宗的冠冕,一名黑夜神教的红袍枢机祭祀,为她跪在地上捧着教宗的权杖,等待着新任黑夜神教教宗接过属于她的权力。
  “太阳终会落下,唯有黑夜永恒!”
  “太阳终会落下,唯有黑夜永恒!”
  随着这一句口号喊出,所有的黑夜神教祭祀歇斯里地的跟着喊了出来,数万人聚集在这里呼喊着这一句黑夜神教的标准口号,点燃了整个城市。
  “永恒不朽的黑夜主宰啊!你是这世上独一无二不可或缺的存在……”圣洁而悠扬的歌曲,随着唱诗团的吟诵之下,带起了全城的人一起哼唱,歌颂着伟大的夜之主宰。
  在荷利马王国比克托城,黑夜神殿的广场中,高高在上的阶梯上跪满了夜之主宰的祭祀,台上有着穿着华丽的荷利马国王、蒲凡特国王、罗曼国王等等异域国度的大小国王,成群的贵族,原本高高在上的超凡者、神职者和统治阶层。
  此刻全部都跪俯在新任黑夜神教教宗的脚下,哪怕她仅仅是一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少女,因为此刻她代表的是神明。
  少女坐在属于她的神座之上,茫然懵懂的看着下面的一切,这一幕仿佛新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让她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最冲击的一面。
  “我是教皇!”
  她的脸上只有着兴奋和激动,完全不清楚自己到底坐在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更不知道这个位置代表着什么含义,需要承担着什么。
  广场之上荷利马王国的战车车队开过,军人扛着旗帜排成方阵,向着天空鸣枪,最新式的战斗空艇从广场之上划过,排成一排或者人字形前进,而城内各处都可以看到飞艇停泊在天空,巡视着城内异常状况的同时,也挂着祝贺新任教皇的横幅。
  军乐从早上一直响到晚上,不断的有着来自各国的乐团和剧团,在广场之上进行表演,
  夜之主宰的这一代教皇突然逝世,而继承他至高无上权力的,则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女,这么短的时间内,换了三任教皇,这对黑夜神教来说,是异常的。
  一名十五岁的少女教皇,一跃而成为了整个异域国度和荷利马王国的最高统治者,还能有什么比这更疯狂的事情吗?整个阿兰大陆之上的报纸和广播台之中,都可以看到最新的新闻之中,关于黑夜神教新任教皇的消息。
  “十五岁少女登基成为黑夜神教教宗!”
  “少女教皇接管异域国度最高权利!”
  “异域国度权利更迭交接,继任……!”
  全世界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消息,毕竟异域国度虽然不是阿兰大陆之上排名靠前的强国,但是荷利马王国的国力并不弱,而黑夜神教,更是整个异域国度的正统信仰,主管着数千万人的的命运。
  当加冕仪式结束的时候,夜晚回到了教宗的宫殿之中,爱丽丝才从之前的刺激和兴奋的感觉之中脱离了出来,感觉到浑身发抖和恐惧。
  “骷髅先生!我们这样!这样……是亵渎神明吧!”
  而坐在窗户之前,一个看上去如同人偶一般带着面具、穿着西装的绅士回过头来:“亵渎?神明?”
  亚德诺斯坐在椅子上猖狂的歪着脑袋,面具下的骷髅显露出怪异的表情,明明没有皮肉,但是你却知道他在笑着:“错了,我不是要亵渎神明,我是要弑神!”
  他站了起来,对着窗外摊开了双手,好像在拥抱着整个世界,又好像在吞噬着整个世界。
  “抛弃你那可怜的敬畏之心!”
  “没有什么能比我们自身更高贵!”
  “没有什么能够比我们自己的意志更强大!”
  “只要拥有足够的胆量,只要拥有超越凡俗的想象力,我们就能够办到所有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亚德诺斯宣扬着他的理论,这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从头贯彻到位的信念,没有人能够更比他没有敬畏之心,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大胆,也没有人比他拥有更超凡脱俗的想象力。
  但是爱丽丝看到如同暴君一般的亚德诺斯却只感觉到害怕,亚德诺斯发现自己面对这个如同小孩子一般单纯的农家少女,即使带上王冠也不像王者的家伙,却骤然间,竟然有些心软了。
  “可笑!可笑!我这是怎么回事?老了吗?老了?没有激情了?心软了?”
  亚德诺斯心中对自己发出了嗤笑,却发现自己真的心软了,自己当年杀死自己的父兄弟,最后留下了同胞妹妹爱莎的时候,就已经心软了,面对这个和自己妹妹拥有同样面孔的爱丽丝,时隔那么遥远的岁月,还能碰见她,让亚德诺斯突然怀念起了曾经熟悉的一切。
  “你睡吧,你就当这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会安排好一切!而你!”
  “只需要开开心心的玩,就够了!”
  亚德诺斯看向了窗外,窗外的世界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亚德诺斯却看到了深渊的力量和气息在这片大地之上涌动。
  想要杀死一位真神,除非你将整个世界一同抹去,要不然你根本无法在世界之上的烙印,和在信徒之上的烙印。
  而想要杀死一位沉睡复生之中的真神,也几乎不太可能,难的不是毁灭,而是彻底杀死,而亚德诺斯曾经就是七级的神话生命亡灵君主,是专精灵魂方面的神话生物,对于神话级别的存在,除了神灵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他更了解。
  亚德诺斯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杀死一位真神的,但是,如果凭借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呢,借助一整个世界之力,杀死一位真神?而且是传说之中强大而可怕的深渊世界!这可真是一个疯狂到任何人都色变的想法,但是亚德诺斯就敢想,并且敢做,而且有能力去做。
  亚德诺斯从不想继承夜之主宰的神职,只是想要将他作为祭品献祭掉,向深渊献祭一位真神,他将会一跃拥有成为深渊恶魔大君的资本。
  这样的想法,如果是针对依旧在神国之中俯瞰众生的真神,是不可能的,在他有可能动手的一瞬间,将会遭受一位真神的全面打击,但是针对夜之主宰这个,刚被文明三神击落星辰神国,复苏重生之中的神灵就不一样了,沉睡之中的他,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甚至连呼喊求救的能力都失去了。
  亚德诺斯布局,从一开始就针对上了上一任教皇,在半路之上截杀了他,曾经的七级亡灵君主,还担任了冥河的掌控者这么多年,针对一个神力衰弱的神灵的教皇,设下计谋杀了他,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之后亚德诺斯夺取了上任教皇身上携带的,夜之主宰神器的一部分夜之烛。
  这也是夜之主宰沉眠之后,黑夜神教能维持下去的重要因素,同时这神器也是神灵神力的一部分。
  通过向深渊献祭,向深渊借用恶魔之力,亚德诺斯堕落成为了一个深渊种,并且深渊恶魔之力浸染了夜之烛,成为了一间恶魔之器,通过恶魔之器夜之烛反向侵蚀控制了夜之主宰的神职者,同时,还在比克托城的底下,打开了一扇塔罗斯之门,传说之中的深渊门扉。
  “随着夜之主宰的神职者一点点被拖向深渊,每一个神职者其实都是神明的一部分。”
  “当他们都成为深渊种,那他们回归神国的时候,将会污染神灵的核心,只需要一场盛大的献祭典礼,和足够庞大的被堕落神职者!”
  “数万,数十万的神职者一起回归神的国度,那么最后一个被拖向深渊的,则是……”
  亚德诺斯仿佛已经看到了,那精彩至极的一幕,亚德诺斯仿佛看到了那让人激动兴奋的一幕。
  但是这一切必须隐藏在幕后进行,不能够让任何人发现,不过刚好,异域正是一个,一场封闭独立的国度,而夜之主宰,也是一个无法发出任何动作的,沉睡之中的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