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自由的深渊?


小说:低维游戏  作者:历史里吹吹风
  
  “砰!”
  巨大的手臂从宫殿之中伸了出来,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和绝望以及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之主宰路易的神躯从祂沉睡的宫殿之中爬出,却看到属于祂的国度和神国在崩塌陷入,一道道深渊邪影不断的追寻着源头,朝着他扑来,融入他的身躯之中,立刻看到深渊的力量一点点污染吞噬祂的身躯。
  “不!不!这是什么?深渊?我的信徒怎么会化为深渊种?”
  一道道深渊邪影化为一道长河灌入夜之主宰路易的神躯之中,整个神国都崩塌碎裂,原本沉睡之中的大量祈并者、圣徒,也一点点随之崩裂消失。
  “这不可能,是谁?到底是谁?”
  夜之主宰的庞大神躯挣扎着冲出了星辰神国,从大地之上看去,就可以看到一个纵横数千米的神灵光影从星辰之中逐渐挣扎而出,俯瞰向了大地。
  立刻看到了大地之上的巨大深渊门扉,还有被黑暗笼罩的荷利马王国,以及融入深渊门扉之中,贪婪着看向祂的亚德诺斯。
  “是你!”
  “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在和一名真神对抗?”
  夜之主宰路易发现他已经完全被深渊同化了,深渊的力量已经侵蚀了他的核心,而融入他核心的神格、神职、神权,则在排斥的逐渐从他的神躯之中脱离。
  “我的神格、神职?以真神之名?调动世界规则!”
  “以夜之主宰之名,呼唤……”
  夜之主宰路易疯狂的怒吼,却发现他无法调动一丝一毫的世界规则之力,仿佛他已经堕落成为了一个深渊生物,已经遭受到了世界的排斥。
  而更让祂感觉到恐惧的是,底下的深渊之门,竟然向他传来了强烈的吞噬之力,而祂的身躯,仿佛不由自主的向着它投去,就好像渴望着进入深渊,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一样。
  “不对,不对!你到底干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
  “你这个肮脏的卑贱之物!”
  亚德诺斯昂起头鄙夷的看向真神的虚影,仿佛他所谓的高贵、所谓的神圣,在他面前不值一提,而此刻祂恐惧、愤怒、惶然的挣扎,在他的面前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卑贱?你也配说这种话?”
  “你算个什么东西?”
  “一个趁着巫师没落的时代,才能够冒头的家伙,既没有追寻真理的执着、也没有挑战世界的勇气、更没有冠绝超凡的才智,你这样的家伙也配称之为巫师?真是悲哀,一代和二代巫师死绝了之后,这个世界真的是让人感觉到无趣。”
  “一个凭借着阴谋诡计、缩头缩尾的老鼠也能够登上神位?凭借的还是我亚德诺斯开创的亡灵巫师体系。”
  “我统治死亡的国度,世界在我脚下瑟瑟发抖的时候,你们都只能仰望着我的名字,在我的力量下颤抖尖叫。”
  夜之主宰路易惊呆了一般的看着亚德诺斯,从他的自称之中,终于回忆起了那些古老的传说和记载。
  “亚德诺斯,亚德诺斯?”
  “是你?你怎么会逃脱的,你怎么能够逃脱出地狱?”
  “你不是被封印在了地狱的最底层了吗?”
  夜之主宰路易挣扎着想要脱离深渊的吸引,但是却不断的从星辰神国之中被拉扯出来,慢慢的掉落进下面的深渊之门,其惶恐骇然的大叫,想要调动真神的规则之力,却感觉到自己和世界的联系逐渐的变弱。
  亚德诺斯浑身燃烧的恶魔之火喷涌流动,大笑不已:“我没有逃出地狱,只不过是地狱的那个亚德诺斯死掉了,而人间的亚德诺斯复活了!”
  亚德诺斯看向了夜之主宰:“所以,你的不幸到了!”
  “吾亚德诺斯,向深渊意志献上此祭品——真神夜之主宰路易·比克托!”
  整个比克托城的天空,都回响着亚德诺斯狂然的大笑,随着亚德诺斯这一声呼唤,新深渊之门涌出了大量的黑影触手,一点点的抓向了夜之主宰路易·比克托。
  ——————————————
  而此刻,天空之中突然群星闪烁,同时有十二颗星辰神国同时从位面壁之中,贴近了荷利马王国的天空。
  诸神也仿佛反应了过来,除了光明、太阳、死亡三女神之外,全部神灵都到场了,如同一场诸神会议之上,凌驾于荷利马的天空,看向了正在被拖向深渊的夜之主宰,还有半个融入深渊之门,随时可能进入深渊的亚德诺斯。
  “夜之主宰没有救了!”
  “他已经被深渊吞噬了,世界都开始排斥和放弃祂了!”
  蒸汽与机械女神语气之中有些悲伤,一名真神的陨落,让在场的所有真神都为之感觉到寒冷,连神都会死亡,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永恒。
  “亵神者不可饶恕!”暴风之主愤怒不已,但是此刻他依旧因为违背诸神契约,而被世界规则束缚。
  “没错,亵神者不可饶恕!”
  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一名神灵出手,是大地与战争之神菲利克斯。
  巨大的神灵巨掌从天空之中砸落而下,仅仅一只手掌,就覆盖了整个比克托城,对着下面压了下来,祂准备捏爆深渊之门,捏死亚德诺斯,一名清醒着的真神展现出来的力量,犹如灭世一般。
  亚德诺斯这才注意到天空之中的群星,但是一点都不害怕也不紧张:“哈哈哈,都来了,真热闹啊!”
  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一本巨大的书展开,托住了大地与战争之神的手掌。
  “爱德华?你干什么?”
  “让他走!夜之主宰已经堕落,让他们都离开这个世界,更好!”
  “杀了他们更好!”
  “我不允许!”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亚德诺斯和你都是二代塔主波尔的学生,你从小和他一起长大!”
  大地与战争之神菲利克斯同真理与知识之神爱德华·克勒莫发生了剧烈的争吵,而爱德华·克勒莫却坚持放亚德诺斯这个亵神者离开这个世界。
  空之中神灵交手爆发出来的光芒,照亮了整个荷利马王国,明明是夜晚,大地却仿佛亮的如同白昼一般。
  大多数神灵依旧保持着观望,毕竟夜之主宰的盟友并不多,而且此刻亚德诺斯这个大麻烦要离开这个世界,同时带着夜之主宰这个更大的麻烦一起离开。
  大家忌惮的是亚德诺斯的亡灵天灾的毁灭性,对于他离开这个世界,甚至还巴不得,毕竟神话生物尤其是亡灵君主这种神话生命,极度难以彻底杀死。
  “把神格留下!”
  “没错,夜之主宰的神格!”
  等候在天空之中的海神吉娜也出手,诸神这才反应过来,却被蒸汽与机械女神拦住,而此刻惨叫之中的夜之主宰被彻底拖入了深渊之门中,融入了深渊意志之中,化为了亚德诺斯的祭品。
  随着天空之中的深渊之门被海神吉娜击毁,被世界所排斥深渊之门残余力量,遭受到排挤一点点的退场,而黑夜神格,早已消失匿迹不知所踪。
  ——————————-
  亚德诺斯站在了深渊意志的身前,手上抓着夜之主宰的神格,献祭了一位真神作为祭品的他,即将得到来自深渊的回馈。
  而夜之主宰的神格,在脱离了玛利亚世界之后,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甚至世界还会自动重新生成,对于亚德诺斯来说没有任何用处,还会过期。
  亚德诺斯准备按照约定,当爱丽丝呼唤他的真名的时候,将这个送给她。
  “我将会是下一位恶魔大君,脱离玛利亚世界这个明显是一场游戏和充满诡异的牢笼。”
  这是一个巨大不断旋转的深渊之力黑洞,亚德诺斯激动不已。
  “我终于自由了,这里!啊~到处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我终于逃离了那个可怕的世界,还有那个可怕的世界之后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从深渊意志之中,巨大的黑色球体不断旋转着,中心出现了银色的亮光,亮光不断的扩大,出现了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带着白色太阳纹面具的身影,携带着整个深渊的力量,深渊的意志压制在他的身上,庞大的恶魔骷髅之躯火焰都变得凝缩了起来。
  而亚德诺斯此刻手上的黑夜神格掉落了都没意识到,眼睛呆呆的看着身前,看着那个突然浮出的身影,这个让亚德诺斯感觉到恐惧的战栗的身影,此刻却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哦?你想要……”
  “逃去哪里?”
  带着面具的身影打趣的看着他,亚德诺斯却感觉一股冰凉从脚底蔓延到了头顶,他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一刻那样,感觉到深深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