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佛魔论


小说:创我传奇  作者:流年无念
  直到仲裁僧再次大声重复一次汪大志获胜众人才反应过来。
  一时之间众人看汪大志的眼神羡慕无比,传闻鉴尘在练气期十一层的时候便已经可以与筑基期修力敌。
  甚至有人传闻鉴尘在练气期大圆满时却有斩杀过筑基期修士的经历,而今众人没有想到今日他竟然真的败给了修为相当都是练气期大圆满的汪大志!
  也许在场的修士中有人想过汪大志会获胜,但是当事实真的发生后却仍然让人无比惊讶。
  在此次万佛大会未举办时便有人传出天龙寺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
  没想到事实却是恰恰其反,天龙寺非但没有没落、反倒是年轻一辈的修士越加出众,虽然现在还有其它八人各占据一座擂台,但是明日九擂争冠的时候谁还敢与汪大志一战!
  现在其它八座擂台倒是仍陆陆续续有修士挑战,但是汪大志所在的擂台通过方才与鉴尘的一站后却是一直无人问津。
  汪大志倒也乐的自在,津津有味的在擂台上看着其他修士比拼。
  擂台比斗一直持续到傍晚,在众人一次次惊叹中落下帷幕,汪大志初略的观察了一下,九人之中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三位是属于禅宗弟子,剩下的五人乃三男两女,实力皆是不可小视!
  九人皆是迎着欢呼回到了各自宗门,在各宗高层的赞美下今日终于落下了帷幕。
  ……
  夜晚修士们散去后,天龙寺大殿同德大师看着汪大志也是一脸自豪,不过自豪的同时还是抱怨道:“修禅,昨天为师等人不是说让你别再抛头露面的吗?”
  汪大志看了眼庆癫,不过发现对方却是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样子,汪大志只好叹道:
  “师傅,修禅今日原本是不打算出手的,但是看着其他宗门的修士在我天龙寺擂台上耀武扬威、嚣张跋扈,更是打伤了我寺不少修士,修禅实在难以忍受,所以才含怒出手,请师傅责罚!”
  同德大师看着汪大志一脸诚恳的模样,心中也是明白汪大志在那种情况下出手也是为了天龙寺颜面,哪还忍心责怪,况且汪大志又没有做错什么!
  念了声佛号同德心中不由得变得失落起来,心想天龙寺人才终究还是凋零了,在汪大志未出场时竟然没人可以力压群雄占据一座擂台!
  拜别天龙寺众位高僧汪大志回到住处,盘坐在床上暗暗回忆起今日其他八位擂主砸擂台上使用过的法术,发现争夺到九擂之人皆非易于之辈,看来明日又是一番龙争虎斗!
  想起钵缘寺的鉴尘,汪大志也是心生佩服,不论对方善恶,至少一身修为无比精湛。
  汪大志本以为在练气期修士中没人有实力能让自己开启怒印,但是鉴尘却是做到了!
  正当思索间忽闻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汪大志打开房门,只见自己的师傅同德大师正在院外,汪大志急忙请道:“师傅是您来了,快请进!”
  不过同德大师摆了摆手,在汪大志不解下带着他一路到了后山,就在汪大志忐忑中,同德终于停下了脚步。
  在汪大志疑惑下只见其喃喃开口道:“修禅,今日观你在擂台上比斗,所用的法术皆非我禅宗武学,说起来这也是为师的过错,今日带你来这里为师便是传你一套拳法。”
  此时汪大志才松了口气,这夜黑风高的汪大志还真怕自己这师傅生出什么歹意来,不过听到对方要传自己掌法,汪大志不由得暗暗期待起来。
  同德大师接着道:“这套拳法名叫达摩撼山拳,此拳法催动起来不仅需要大量的灵气、还需要无比强大的肉身力量,倒是适合你修炼。
  既然修炼此拳法的条件这么苛刻,那么这拳法的威力自然也是极为惊人,修炼到一定层次开山裂石不再话下,为师观你的基础极为扎实,熟悉法门运转后明日应该可以用的上。”
  虽然是寥寥几句话,但是汪大志可以看的出来同德为了给自己选出这一套掌法也是费不少苦心。
  想到自己方才对对方的暗暗戒备汪大志不由得有些无地自容起来。
  月色下汪大志的身形舞动,不时对着山壁出拳,渐渐的岩壁上开始出现碎石脱落,边上同德看的暗暗点头,不时出言指正汪大志拳法的不足之处。
  汪大志挥汗如雨,这套拳法外表看似平凡无奇,但是练习中汪大志却明显感觉到这达摩撼山拳的威力如何变态。
  原本一身蛮力的汪大志就如同是未开封的长剑,虽说未开封的长剑也可伤人,但终究是十分力气在攻击到敌人时已散了大半!
  现在有了这套达摩撼山拳让汪大志一身力量有了精准的掌控,用出十分力便可有九分制敌,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随着达摩撼山拳渐渐的熟悉,汪大志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还可越加精准,具体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准还得看汪大志的天赋。
  时间渐渐流逝,当东方露出一丝鱼肚白,汪大志已是不知出了多少拳。
  站在石壁前沉吟许久,随着一口浊气吐出,汪大志的双拳再次猛然挥出,只听“咔”的一声巨响,拳头与岩壁轰击处崩出一条缝隙,随后嘭的一声岩石碎裂崩出。
  此时同德方才满意的挥手道:“力由心生、意锐则破!”
  汪大志欣喜的转过身对着同德拜道:“谢师傅指点!”
  此时汪大志才体会到有良师指点的好处,这套拳法如果是汪大志一个人琢磨不知道何时方可达到这般炉火纯青的境界,但是有了同德的指点显然是进步神速!
  原本要走了很多弯路现在都被同德带着汪大志一一避过,一些发力的技巧在同德的指点下变得茅塞顿开,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散修挤破头颅都要拜入宗门的原因,一个人闭门造车和有良师指点效果显然是有天壤之别的。
  修炼原本就是逆天而行,与这天地争抢时间。散修一个人默默修炼,花费的时间自然是极长,寿元的流逝、资源的不足皆是迈向长生路途中的道道天堑!
  有人帮助减少一道天堑节约下的时间自然是可以用来修炼,这是一个人人皆知的道理。
  不过修炼中能遇到一个良师却也是极为不易,不是人人都有汪大志这般幸运。
  看着一脸欣喜捎带疲惫的汪大志,同德挥了挥手道:“回去抓紧时间休息一会,竟然你上擂台了那便定要扬我天龙寺之威,去吧!”
  汪大志一夜消耗极大,所以留下几个时辰让其恢复是十分有必要的事情。
  而在汪大志回到住处,盘膝恢复自身实力的时候,此时的陶静柔却是彻夜无眠。
  自从在来到这天龙寺陶静柔几乎都是这种状态,汪大志的出现让其措手不及,但是这一切她只能闷在心中,却是无法对任何人诉说。
  鉴尘此时躺在床上眼中毫无生机,昨日的一战让其瞬间从万丈荣光的神坛跌落,右臂的失去更是让其感觉生无可恋,此时只有深深的仇恨在其心中聚而不散。
  汪大志的强大让其又无比的绝望,在完好之下都不敌对方,现在失去右臂自己又如何报仇!
  天色缓缓变亮,清晨房门被推开,鉴尘仍是面如死灰般,不过渐渐接近的脚步却是让其变得警觉起来。
  转头望去却见智胜法师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鉴尘想要起身行礼,不过却是被智胜拦住。
  “阿弥陀佛、鉴尘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是怪我,只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习修禅竟然这么强!”智胜看着躺在床上的鉴尘一脸慈悲道。
  “怎可怪师祖!都是鉴尘无用辜负的了长老期待!”鉴尘无比自责道。
  “鉴尘、不可妄自菲薄,要怪只是怪那习修禅太过奸猾,明明在早就可以击败你,却非是要隐藏实力戏弄与你,如果你早就知道他有如此实力也就不会强行用袖里乾坤了,结果也就不会如现在这般了!”
  智胜法师一脸痛心的说道,不过当他看到鉴尘听到此话后果然是怒火滔天的把所有恨意都对准汪大志,看着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智胜法师再次慈悲的开口道:
  “阿弥陀佛,鉴尘你变成现在这样也皆是为钵缘寺的荣誉而战,钵缘寺又怎可让你一直在床上躺着失去斗志呢!
  罢了,这本五阴魔决倒是针对你现在的情况有所帮助,你自己看看吧,希望可以帮助到你!”
  鉴尘看着放在床头的小册,刹那激动的用仅剩的左臂翻开,不过入目后却是失落道:“长老这乃是一本魔功,鉴尘怎可修炼!”
  听到此话智胜大师悠悠叹了口气道:“原本昨日便想把这本五阴魔决送与你,不过知道你性情刚烈、一心除魔卫道,定是对这本五阴魔决极为不屑,但是水至清则无鱼,一切事物皆分阴阳……
  佛,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智者。佛圆满觉悟了真如自性,魔也是真如自性变现的,只不过佛顺应自性,魔不顺应自性而已。
  佛魔“性”空,因“心”而起,
  所以,佛魔皆空,佛魔只是名称而已;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若不取相,即是实际!”
  念了声佛号,智胜大师起身离开,只留下一脸挣扎的鉴尘缓缓握紧了手中的薄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