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玄女祭


小说:万世秦疆  作者:无名人士.CS
  “大善!”秦始皇高兴道,“还有一事,须得韩卿一同去做。薛老不是说,极北之地,酷寒无匹,葬于冰中,能否重生,可遣使者亲察。薛老请详细说说看……”
  意思清楚明白浅显易懂,如何亲察,这一趟,顺便搞定了!
  你是说出来呢,还是……
  “事关陛下,草民义不容辞,愿随队北上。”薛老道。
  不肯说出来如何“亲察”,就只能自己去了。
  “不妥,薛老毕竟年事已高,不宜涉此险地,”皇帝沉吟道,“何况,寻访九鼎、鬼谷所在,非薛老不可。就这么定了,薛老随朕回咸阳,重生之事,须得韩卿带朕的使者前去查探。”
  毕竟是一个追求长生的皇帝啊,往北方匈奴派遣一个使团,都没忘了顺带找找长生的线索。
  把九鼎都拎出来了,这是在隐晦地交换。
  显然皇帝并不想放薛老离开自己的身边。
  什么年事已高只是个借口罢了,想想也可以理解,薛老除了跳大神,还有一个医家圣者的身份,当代医圣啊,始皇帝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伤风感冒咋办!
  薛老平静行礼道:“神墓有记载,帝颛顼绝天地通,有玄女不得归天,神力消散,泯然凡人,葬于极北寒冰之中,容颜不老,凡躯不腐,以待天人降世,唤回魂魄。”
  颛顼、玄女、绝天地通,这些都是神话,换了韩信在21世纪听到,肯定嗤之以鼻。颛顼是三皇五帝之一,而21世纪认为夏朝的存在都可以打个问号;玄女就是九天玄女,在黄帝的时代就出现在传说中了,现在可好,这位九天玄女一直活到颛顼的年代?——好吧,这一点可说不好,眼前的薛老就是一个自称活了快八百年的怪胎。
  现在这些上古“神话”在薛老的嘴中说出来,却不得不让韩信万分重视!
  薛老来自神墓,而神墓能“看”到过去。
  因此神墓中的记载,在“过去”这一块上,其权威性举世无双。连鬼谷,在历史的谜团面前也得与神墓交换各自所知!
  “可知葬于具体何处?”韩信眼前一亮,急忙问道。
  对于历史学家来说,当然是挖坟高于一切!!
  骊山秦始皇陵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现在韩信听到的这座五帝时期的古墓,其重要程度绝对不下十倍百倍于秦始皇陵!
  开玩笑,三皇五帝时期啊,传说中很可能是“神”的坟墓!
  “颛顼距今,已有三千多年之遥,如今我神墓也无人再知晓具体所在。不过,”薛老习惯性地顿一顿,吊起了两个观众的胃口,“神墓中留下了一条线索,当世除了墨家,可能也就鬼谷中人可以理解。”薛老眯着眼看了韩信一下,“商奉玄女祀,巫执礼墓前,求斜至日者;以日下为句(勾),以日高为股,句(勾)股各自乘,并而开方除之,得邪(斜)至日;以告王,王讶之,曰:‘句(勾)股相等,此殆【笔者注:殆,大概】神算,无愧葬神之地也。’”
  韩信听着这段记叙,比“王讶之”还要更惊讶一些!
  这段古风盎然的记载,讲的是21世纪中学课程里的直角三角形勾股定理。韩信记得很清楚,《周髀算经》里记载过类似的求太阳高度与地面夹角的问题,但《周髀算经》里面的故事主角是一个叫“陈子”,就是陈先生的人,不是薛老所说的玄女墓、商王和巫师。
  不过,很显然薛老不可能去抄袭《周髀算经》,这本书还得有一百多年,才被人写出来呢!
  而且,《周髀算经》里面的陈先生,是想拿勾股定理来测量地球到太阳的距离,太超前了,由于测量方法不对,也计算错了。而薛老所说的巫师,“求斜至日者”,韩信仔细想来应该理解为只是以太阳为参照物,求阳光与地面的斜角!自从经历过“商祭天,万人牲,为鬼谷”的理解上自己闹的笑话后,韩信痛定思痛,已经开始小心谨慎地应对任何一句“古文”。
  句(勾)股相等,那就是直角三角形的两条直角边相等,这对于堂堂一个历史学教授而言,结论再明显不过了:太阳与地面的夹角为……
  “太阳与地面的夹角为四十五度!”韩信脱口而出,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这是真的嘛?”
  四十五度是一个很特殊的角度啊。
  选个墓地,恰好在这么个地方,太阳光直射过来与地面的夹角是四十五度?!
  随便选个地方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自然是真的,”薛老道,“我神墓治学严谨,墓主是否真为九天玄女,这个不好说,商王北伐鬼方,祭祀玄女墓,这个记载,不会有错!”
  好吧,我神墓治学严谨,多么熟悉的句式。
  论治学严谨,韩信是领教过鬼谷的治学态度的。而鬼谷愿意拿“看”到的未来与神墓“看”的过去进行交换,想来神墓治学的态度,应该不会比鬼谷差。
  想到治学态度,韩信觉得,起码自己不能给21世纪的历史学教授丢脸。
  “可知道祭祀玄女墓的日期?韩某不才,也能试着算一算所在方位。”韩信自信满满,21世纪的历史学家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千年后知……好吧,穿越到这时候是前知三千年后知两千年。
  根据太阳与地面的夹角计算大致方位,不过是中学地理的小常识而已。
  薛老道:“原始记载中没有记录日期,不过神墓多年研究,结合其他史料,尤其是商王伐鬼方的记录,可以推测祭祀玄女墓,大致在夏至前后。”
  始皇帝在一边听着,颇为紧张:“韩卿,可算得出来?若能确认此事,朕不吝封侯之赏!”
  “夏至,那就更好办了。回禀陛下,此墓所在,草民大略得知,但还需实地去找找。”韩信没有把话说满,甚至也不打算把自己计算的结果说出来。
  凡事留一手的好,万一始皇帝过河了就想拆桥呢!
  皇帝听了韩信的话,正想再细细问问,薛老拱手行礼道:“陛下,招魂神术的时间快要到了,草民先行告退。”
  秦始皇闻言道:“薛老辛苦,先下去休息吧,改日朕再请教薛老,九天玄女冰葬之事。至于出使匈奴,就有劳韩卿了。”
  韩信拱手道:“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