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柱下史


小说:万世秦疆  作者:无名人士.CS
  韩信、郭葵将薛老送到帐篷外,景云打个呼哨,一辆三马拖曳的马车从中军大帐另一侧缓缓行来,停在薛老面前。
  赶车的是一个形如铁塔一般的秦兵,坐在车上拱拱手,粗声粗气道:“薛老有何吩咐。”
  景云也粗声粗气地回答道:“先去怀庆温城,再回咸阳。”
  一队黑衣黑甲的骑士跟在马车后面,领头的却是一个穿着黑色文官袍服的中年男子,腰系紫褐革带,头戴玄色法冠,身形高大,肤色白皙,双目大得出奇,眉眼间棱角分明。这位秦朝官员翻身下马,说话却非常和气:“晚辈张某,忝为柱下方书,随奉薛老安车。”
  随奉安车,就是要跟着一起走的意思了。
  薛老面容却板了起来:“老头子虽然老了,还不缺人伺候,这车留下,你们都可以回去复命了。”
  好家伙,秦朝的柱下方书,又名柱下史,堂堂皇帝近臣,御史大夫,跑来给老头子一介布衣当使唤,老头子还不乐意!
  那秦朝官员站着不动:“请薛老先生恕晚辈不能从命,此秦王令!”
  秦王令,是军令,不是秦始皇诏,军令不是那么好复的。
  在秦朝,完不成军令的只有一种处罚,死刑!
  薛老抬了下眼皮:“那成吧,跟着就跟着,不要离我太近,老头子老了,不喜欢热闹。”
  那官员拱手言谢:“张苍谢过薛老。”
  张苍!
  这位就是张苍啊……韩信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换别人穿越过来,对张苍这个名字可能是无动于衷,以为只是一个路边甲乙丙丁的背景板,但在一个精通秦汉历史的考古专家耳朵里,这个名字的响亮程度,丝毫不亚于刘邦项羽、韩信陈平,甚至连萧何张良,都还要往后排一下。
  在韩信所知的历史里,张苍,这个现在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秦朝灭亡后,还活了六七十岁,几乎活到汉武帝的年代!他曾经作为韩信的副手攻略赵国,大名鼎鼎的“背水一战”,韩信安排守备背水阵的将官,就是张苍!
  张苍在八十岁的时候,还担任了汉朝丞相,对汉朝的官僚制度进行了相当深刻的改革,镌刻了秦朝法家治国的烙印。
  对,你没看错,八十岁,做丞相,进行改革!
  没有他十五年的丞相生涯,汉初的“文景之治”,会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薛老抬脚往那车走去,挥挥手:“别急着谢我,今年老头子我晦气,与老头子走得太近,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苍道:“古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晚辈张某才智不敏,今有幸随侍长者左右,愿得长者教诲。且先师教某,史家一脉,不语怪力乱神。”
  薛老的脚步停了下来:“你治史?”
  张苍再次拱手行礼,道:“晚辈张某忝为柱下方书,检视府库典籍,此分内事也!史籍浩瀚,不敢言治,唯浅知耳。”
  按秦朝官制,柱下方书,柱下史,本职工作确实是看管图书馆的,在这个时代不算什么高大上的官职。
  但对于从21世纪穿越回来的地球人来说,图书馆管理员,那基本上都是自带光环和BUFF的存在啊!
  大名鼎鼎的老聃就不说了,就韩信耳熟能详的那些金光闪闪的名字,掰着指头数数,21世纪我大天朝的太祖,国立北京大学图书管理员;我大天朝国歌作者冼星海,国立北京大学图书管理员;天朝第一位诺奖得主莫言,解放军某部图书管理员;21世纪的全球第一首富比尔盖茨,读书的时候居然也当过图书馆管理员……
  发展到后来,TMD连金庸武侠里最流弊的少林寺扫地神僧,都成了少林寺图书馆管理员……
  也许是图书馆管理员这份工作太悠闲了,管理员闲着无聊,身边又只有各种各样的书,于是只能专心看书以当消遣,久而久之学习特别认真,以至于有很大概率成为流弊人物……
  想多了,扯远了,韩信知道,眼前这位张苍,说他只是分内事检视府库典籍,这说得太谦虚了!按《史记》的记载,秦朝的大图书馆,被项羽放在阿房宫那一把大火殃及,烧得那是干干净净,张苍辅助萧何编修律法,几乎是凭记忆复制了大秦帝国整个法律系统和行政系统!
  不然哪里来的“汉承秦制”,哪里来的张苍在丞相任上大刀阔斧的改革?!
  单是这一项,就可以申请汉朝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何况张苍在秦朝的图书馆里明显不止记住了法律条文和行政制度。史书记载,张苍对《九章算经》进行了编修,往里面加入了很多新的内容,让中国的数学水平几乎是开挂一般凭空跳了一层楼上去!
  与数学水平相辅相成的是,张苍对天文历法的了解水平,直到汉武帝时期才被司马迁超越,而司马迁很可能在天文历法这一块就是承接张苍的衣钵……
  更不用说张苍在秦朝度量衡的基础上进一步规范汉朝度量衡等传统功绩了。
  简而言之,这几乎是个全才!
  而他的全才,全来自于在秦朝的图书馆里“检视府库典籍”!
  “态度倒是恭顺,张小子,你师从何人?”薛老眯着眼打量这个举止儒雅的中年人。
  哪怕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在他这里也还是“小子”。
  “先师氏荀讳况。”张苍道。
  薛老脸上稍微柔和了一点:“啊,是荀小子啊,那小子我记得,人挺不错,当年招待老头子我吃了一顿饭,虽然厨艺不咋滴,贵在有心,好歹没有跟其他混账儒者一般‘君子远庖厨’!”
  好吧,荀子都死了好几十年了,在薛老嘴里还是“小子”,若非知道此老真的可能活了几百年,韩信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想。
  不过,韩信觉得有点乱套啊,荀子不是儒家的末代掌门么,教出来一个张苍,居然自称治史而不是自称儒者。不过再想想荀子的另外两个学生,教出来韩非、李斯两个直接成了法家弟子……
  只能感慨这个时代的老师都是神人啊……
  张苍有点愕然:“不意薛老先生居然见过先师……”
  薛老嘿嘿一笑:“何止见过,没有老头子我提点,荀小子那跟儒家学傻了的榆木脑袋,敢想什么‘性本恶’?嘿嘿,这么算来,张小子你也算得我半个徒孙了。来来来,老头子我考较考较,看你学得怎么样,学得好了,有你好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