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舜囚尧


小说:万世秦疆  作者:无名人士.CS
  张苍道:“听闻陛下说薛老先生熟知三代以来故事,后学晚辈,此番随侍薛老先生左右,正是学有所惑,需要薛老先生指点迷津。”
  张苍牵过旁边一匹马的缰绳,那马背上驮着两个袋子,里面的竹简哗啦哗啦响着,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份竹简,“比如这条记载就让晚辈殊为迷惑,‘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又云,‘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尧舜禅让,果如之耶?”
  这些句子,对学历史的人来说并不陌生!
  “《竹书纪年》!”韩信忍不住惊呼一声,身为一个历史学家具备的敏锐,让他有这样的直觉,对面的张苍,肯定看过这部书的大部分甚至全部!
  以21世纪历史学家们的眼光来看,《竹书纪年》这部史书的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据考证,这部史书从东周末年史官们就开始筹划编纂。周朝被彻底灭亡后,部分东周史官留在秦国,另一部分出奔到晋国,携带了大量原始史料,以这些史料为基础,历经晋国和魏国,用了春秋战国几百年,才编修了这部横跨两千多年光阴的纪年体通史。
  但张苍愣了愣神,道:“竹书?这些记载,在下是整理一个封藏数百年的府库中看到的,从竹简刻录的时间看,那些史料,几乎可以追溯到大秦封国初年。”
  韩信震惊不已:“大秦封国初年?第一代秦君,秦非子?”
  掐指一算,那起码是西周初年的史料啊,甩什么《竹书》一千多年!
  张苍迟疑了一下:“那个……秦地早在殷商时期就分封给嬴氏一族了……”
  薛老对张苍点点头,又冲着韩信摇摇头,感慨道:“这小子刚从鬼谷出来的,啥都不懂,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韩小子,你晓得为啥秦国国君和赵国国君都氏嬴不?因为秦赵一千多年前是一家,周武王伐商纣,杀商将嬴恶来【笔者注:看封神榜的应该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科普下,这个‘恶’不念‘饿’,念‘乌’】,这个恶来就是秦非子的五世祖;而恶来的弟弟叫季胜,是赵氏之祖!”
  “这样……韩某受教……”韩信拱手道。
  好吧,这一科普,把21世纪的历史学家那点自信都打击得快没了!
  天可怜见,21世纪的历史学标准教材,全都写着秦国第一代国君是秦非子,受周王室的分封。哪成想,人家从商朝就开始祖辈在这里做诸侯,称孤道寡了!!
  不过,张苍看到的历史记载,要是能追溯到遥远的殷商时期……
  理论上,肯定是越古老的史料,越有说服力啊!
  薛老又对张苍道:“张小子,你晓得老头子凭啥要怂恿你老师探究‘人之初,性本恶’么?嘿嘿,你从故纸堆里看到的这几段记载,当年老头子拿去给你老师看过……”笑容一收,正色道,“舜囚尧,是真的!”
  张苍拱手执弟子礼:“苍谨受教。”
  韩信看着薛老那得意的笑容,心里腹诽道,卧槽,这是毁三观啊!人家荀子好好一个儒生,本来相信的都是以礼治国,三代禅让,和和蟹蟹。突然间,天上掉下来个薛老,画风大变,舜囚尧,以下犯上,武力上位,乌烟瘴气,看到这样的三皇五帝,怪不得一代儒生荀卿,三观尽毁,从曾经儒家念叨的“人之初性本善”跳反转到“人之初性本恶”去了!
  旁边的郭葵皱着眉头,摇头小声嘟囔道:“荒谬!三代圣王,万世贤人,居然有如此污蔑流言传于世间!”
  “不过,张小子,看荀小子面上,老头子再提点你一句。你要晓得,史书这东西,要流传下去的,未必合适写真相啊!”薛老转向韩信,“就像韩小子说的那一本……是晋魏的《竹书纪年》吧,嘿嘿,那玩意儿上面也写了舜囚尧之事,现在可成禁·书了,按秦律,禁·书非太史令不得调阅。哪怕你张小子是柱下史,也没得看的!”
  禁·书不是说说而已。焚书坑儒之后,民间能合法持有的书只有农学医药相关的书籍。其他的书,尤其是上了秦始皇诏书里专门罗列的禁·书名单的,除非你藏在墙壁里别被人看到,否则分分钟要连坐一堆人的!
  大秦统一天下,烧毁封禁了六国史书!
  秦人修史,是以自己记载的版本为准!
  什么?你说上古历史,秦人应该参考下关东六国的记载?
  关于三皇五帝的上古时期,晋国魏国确实有周朝史官坐镇,编修过《竹书纪年》。但不好意思,反过来说,灭了东周的秦国,掌握了更多周朝史官,更多周朝原始史料,秦国在上古历史方面的权威性,不说天下第一,好歹也能排第三第二的!
  张苍道:“薛老这么一说,晚辈才想起来,府库存书目录中确实有《竹书纪年》一卷。奈何晚辈驽钝,秦史尚不能尽读,六国史册典籍,多如瀚海,不知何日才能读完,徒叹人生苦短啊。”
  是的,秦人没有完全丢弃东方六国的史料记载,这些文档在烧毁之时,哪怕是禁·书,都会确保在咸阳保留一份孤本——但如薛老所言,非太史令及皇帝,旁人不得调阅!
  当然,这些孤本在两千年后韩信是一本都看不到了。
  没办法,在原本的历史中,秦末,项羽在阿房宫一把火,烧掉了起码七八成!汉末,董卓在长安城又一把火,把剩下一两成里面,又烧掉了七八成!更何况,后面还有五胡乱华,还有五代十国,还有蒙元满清!
  每一次天下动乱,都宛如在历史学家们的心头肉上咬一口,而且几乎每一口,都咬到了大动脉上,无数的历史和传承,就这样流失在短短两千年的岁月中。
  从这一点看,能穿越到先秦时代,其实是每一个历史学家的天堂。
  这个时代还保存着能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的原始记载,注意,是来自一丝不苟的史官们的原始记载,不是神话传说!
  想到这里韩信又激动起来,在这个时代,别说古董级的《竹书纪年》了,他甚至可能接触到一堆比《竹书》更可靠的上古史料啊!!
  哪怕是三皇五帝中的舜帝囚禁尧帝,武力上位这样的事情,原始记载都能分毫不差地记录下来!先秦时代的史官是不会撒谎的!这样的记载,再晚一点,“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哪怕再有骨气的史官,也不敢如实记载了!当道的儒家士大夫,会把有骨气的史官,连骨头都啃掉,换一个软骨头来写史书!!
  儒家当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记载存在,哪怕存在一个字,都是对三皇五帝的亵渎!
  薛老看着张苍,微微颔首:“张小子,晓得人生苦短就好。书是读不完的,以前有个很有意思的庄小子,他就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不过嘛,你小子读书算认真,老头子高兴,今天就送你一本书,多了不敢说,老头子保你活过一百岁,多看几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