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无名书


小说:万世秦疆  作者:无名人士.CS
  一本书,保活过一百岁!
  这年头,哪怕是在富庶的中原大地,人的平均寿命也不过四五十岁啊!
  张苍高兴道:“如此可以多读书数十载!晚辈万谢薛老先生。”
  正沉浸在可靠史料的喜悦中不能自拔的韩信马上自拔了出来。
  “什么书?这么神?”韩信问道。
  尼玛,保活过一百岁,换别的谁来说,都有江湖骗子的嫌疑,唯有这个神神叨叨的薛老头说出来,韩信只敢当真不敢当假的。
  讲道理,只要是个人,谁不想多活几年?
  韩信也是个人,既然早打定主意不会三四十岁就被刘邦吕雉搞死,那他自然也是想多活几年的,韩信岁数,多多益善嘛。
  “景云,请《无名书》。”薛老吩咐道,景云应了一声,把背囊放地上,从最里面抽出一卷帛纸,恭敬地递过来。
  “《无名书》,什么鬼……”韩信皱着眉头小声嘟哝道。
  想这薛老这散书老头上一本送出手的可是大名鼎鼎的《扁鹊子》,这不会是好东西送完了,开始以次充好,送无名小卒写的书吧?
  韩信腹诽着,好家伙,顺便连名字都叫“无名书”……
  “嘿,韩小子,你居然不知道这本书!?”薛老把那卷帛纸拿在手里,嘿嘿嘿地笑。
  韩信心里咯噔一下,得,难道这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好吧,又给21世纪丢脸了?
  不能吧,韩信搜遍记忆,没记得先秦时代有“无名”这样的书或者人。
  讲道理,说到先秦古籍,不谈内容,光说名字,他这个考古学家,应该是比中文系那帮死读书的渣渣们都更博学的。
  燃鹅,《无名书》……真没听说过啊,这就有点尴尬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张苍兴奋得满脸通红,声调都微微颤抖起来,他念的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道德经》开篇,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也就只知道这四个短句,而张苍流畅地接着念了下去,“‘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晚辈曾在守藏室【笔者注:秦朝史料存放地成为守藏室】整理散乱的竹简,看到过前任史官记载,老聃先生毕生所著数万言,分为两阙,上阙《无名书》,下阙《无道书》!”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作为21世纪的考古学学霸,韩信感觉自己又无知了。他上学的时候是这么念的: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逗号点差一个字,天壤之别!!
  “《道德经》!”韩信差点跳起来!后世都以为老聃一辈子不写书,只在过函谷关的时候被守关令尹撒泼打滚耍无赖无下限卖萌,用尽手段求来了老子他老人家随手写的五千字……
  就这随手写的五千言,后世的评价已经是“万经之祖”!!
  而现在,韩信听到的是,老子他老人家一生其实写了几万字,还分为上下两阙,随便一阙拿出来,字数都比那五千字多多了!!
  谁说他老人家不写书的!!
  薛老捻着胡须,微微颔首:“不错不错,张小子,没给你师父荀小子丢脸,这本书放你手里,老头子也不算乱来,哈哈。”眼睛扫到韩信身上,却是嘿嘿地笑,“嘿,韩小子,说你是数典忘祖好呢,还是说你们鬼谷的不传之秘,真的做到了连自己人都不传!搞得从鬼谷出来的,堂堂鬼谷公子,居然都不知道《无名书》这本书,嘿嘿……”
  慢着,鬼谷的不传之秘,这意味着什么?
  是了,春秋时期打开鬼谷的五位先生里面,就有道家的李先生。
  老聃先生,氏李,名耳,字聃!
  与其说鬼谷是一家独立的学派,不如说这是五大门派的集大成者,而且是最直接最完整的传承者!
  韩信叹口气:“薛老,又不是我想啥都不懂啊,我倒是希望我啥都知道,奈何没人肯告诉我过……”
  薛老把帛纸往张苍递过去,嘱咐道:“张小子,这书虽好,却不是可以拿来传家的,不但不可以传家,也不可以再传给任何人!你哪天死了,这书就一起埋了吧!”声音是轻描淡写,话语却重如千钧,“此书记承天地之道,有鬼神莫测的威能,无德而窥之者,天杀之!”
  张苍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稳稳地接过那卷帛纸,郑重道:“诺!”
  韩信盯着那卷薄薄的帛纸,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无德而窥之者,天杀之!
  多么熟悉的句子!!
  他曾经在下相县城遇到假扮的“陈平”,那个假陈平手上有一张外挂级别的《拜将榜》,那张破败的帛纸上,第一句话就是——
  此榜逆天,无德而窥者,天杀之!
  而后来,在下相县城郊外,手持天书的张良,亲眼目睹了“天杀之”的整个过程,陨石从天而降,精准无比地将假冒的陈平化为飞灰!
  天书就此毁灭,连带张良都差点over!
  那余烟袅袅、残垣断壁的现场,韩信也是见过的。
  怪不得后世从无此书的丁点记载啊!
  薛老看向韩信,迎着他眯起来的眼睛,嘿嘿笑道:“韩小子,你那么能耐,想不想试试看看啊。”
  换言之,想不想试试“天杀之”啊?
  万一杀不死呢?
  韩信心里挣扎了一下,把恋恋不舍的目光从张苍手中那卷帛纸上收回来,对薛老讪讪笑道:“这个……在下没兴趣的……”
  开玩笑,万一杀死了呢?
  美好的穿越生活还没影子呢,韩信还YY着有朝一日把身翻,像诸多穿越种#马小说猪脚一样走上人生巅峰呢,还不想死呢!
  薛老哈哈一笑,道:“韩小子,你这态度不错,老头子看好你,你不需要看《无名书》,也保准能活一百岁,哈哈哈。”
  这世道,确实不是知道得越多,就活得越久的。
  有时候,知道得少一点,说不定还能活久一点。
  韩信冲张苍拱手行礼,问道:“张先生,在下不才,也曾治史,方才听得先生所言舜囚尧之事,如醍醐灌顶,顺便却也想起一桩公案来,不知可否赐教。”
  问的是张苍,韩信眼角,看的却是薛老的反应。
  张苍固然也算得这个时代的学霸,但韩信觉得薛老的答案更有参考价值。
  张苍还礼道:“源古知今,某所愿也!”
  韩信道:“在下不才,曾得见古觚竹国史,曰:‘大甲幼,囚桐宫,相挚自王,王归杀之!’果有此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