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敝帚自珍式的爱情


小说:天外部落之战神风云  作者:秋天和春天
  我此话一出,杨玉燕脸色立变,她断然拒绝:“本小姐绝对不可以允许你这只小鸟毁我表姐家庭,坏我表姐名节。”
  我无计可施,无奈地看了看云嫂,云嫂淡然一笑,道:“玉燕哪,我们都是女人,我们应该结成统一战线,为争取平等的女权而斗争。为什么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家花野花到处开、遍地香?为什么我们女人就应该遵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不能越雷池一步?我不服,我就是要勇敢地冲破这不公平的伦理的束缚!爱我所爱,无怨无悔。还有,我跟你关于如何选择男人的看法也不一样。你可能认为男人就是要高大英俊,你追男人,就像男人追女人一样,都注重外在美。正如歌中唱的一样,男人爱漂亮,女人爱潇洒。而我认为男女之间能产生爱情,最主要的还是感情。有感情就有爱情,我对小鸟就是这样。我对小鸟有一种敝帚自珍式的感情,这种感情进而诱发了我对他那种敝帚自珍式的爱情。你可能不太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爱情。这么给你说吧,你刚到一个陌生而落后的地方,就好像到那种比我们村还要贫穷落后一百年的地方去生活,你开始一定觉得很难受,很苦,很不适应,但过了三年后,你对那儿的一切都习惯了,很熟了,你就会对那儿的一草一木都产生感情。一间破茅屋,你看了它三年,住了它三年,在它里面睡,在它里面吃,在它里面笑,看出了对它的感情,住出了对它的情意,你甚至会觉得把这个破茅屋翻新一下都不好,因为它翻新了就不再是你心中爱着的那个熟悉的破茅屋了。再过三年后,你会爱上那里的一切。还是六年前那条泥泞的乡间小路,如今它已经和你风风雨雨相伴六年,每当走在这熟悉泥泞的乡间小路上,你已经没有了六年前第一次见它时的厌恶之感,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依依不舍的爱惜之情。以上就是我所谓的敝帚自珍式的感情爱情。小鸟从看到我奶宝宝的那天开始就爱上我了,也许这就是你表姐命中注定有一朵青涩的桃花。这朵桃花虽然还没有成熟,却透着新鲜稚嫩的生命气息,别有一番风味,让人迷恋而弥觉珍贵。起先,表姐对这个毛头小孩没有丝毫感觉,看着他,就像看着一根又短又细的木头,没有丝毫感情。但后来,到你表姐夫回来过年之前,每一天,我都能感受到飞小鸟那炽热迷茫呆滞的眼神在我脸上和身子上来来回回。一百八十多天啊,小鸟天天都那样经常傻乎乎地看着我,而我对此每一天每次都无动于衷,并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回应,他这要有多大的耐心和爱意才能坚持下去啊?昨天他还跟我说,在这一百八十多个日日夜夜,他每天最快乐的事情、最喜欢做的事情、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带上羞涩带上暗恋带上借口带上无耻溜出门去看我,听得我好感动哦。我想,他是真的迷上我了,否则不可能这样痴情。表姐不是轻佻的女人,更不是冷血无情的女人。我知道理智应该节制情感,但我还是无法说服、强迫自己选择理智,而是情不自禁地选择了跟着直觉走。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得接受这份滚烫的爱情,哪怕是一百年也要细说从头。于是后来我也对他眉目传情,再后来也就是昨天,我和他约会,坦率地说,我也已经爱上她了。年纪不是距离,真爱可以跨越年龄的鸿沟。除了对我的痴情之外,小鸟还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比如他为人老实,学习优秀,是咱们村念书最聪明的娃儿。你知道的,表姐一向很喜欢和崇拜读书人,古人说得好,谁家有好女,嫁与读书郎。你表姐夫虽然高白帅,但是个半文盲。没有嫁给读书郎,表姐一直引以为终生的遗憾,人生一大憾事啊。也许老天爷知我心事,知道我一直想圆个读书郎的梦,于是派飞小鸟同学这么个小呀么小儿郎闯进我的生活,圆我好梦!不错,小鸟还小,诚如你所言,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毛孩。但镇子里那些高门大户人家不是养有童养媳吗?小鸟我就当作养童养夫好了,我等他成年,到那时我还三十不到,正是女人美艳芬芳的花样年华、绝代芳华,正好和他双宿双飞,共坠爱河三千年不上岸,淹死了都值!玉燕,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你信吗?”杨玉燕噗嗤一笑,笑道:“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好一句“共坠爱河三千年,淹死了都值”!想不到表姐还是个痴情的情种。要爱你就放心地爱吧,玉燕再不拦你了,你们要是接个吻亲个嘴什么的,我还跟你们站岗放哨,保你们安全无虞。大家都是美女,其实被痴情的又矮又丑的小野汉子爱着,味道还不错。”
  出乎意料,没想到杨玉燕突然变得这么爽快,这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哪!云嫂和我相视愕然,“就这样这么快把杨玉燕给解决搞定了?”不管那么多,我急忙高兴地说道:“多谢玉燕姐姐深明大义,飞小鸟三生三世都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杨玉燕微微笑着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问道:“小鸟,你要真有三生三世,你还会爱你的云嫂吗?还有,在三生三世的漫漫岁月里,坠入爱河六百年的长长日子里,你是否还想淹死别的大美女呢?”说完一脸通红地看着我,云嫂也对我痴痴地凝视着。
  “这个,……,”我沉吟片刻后,突然想到刚才杨玉燕后面那句“大家都被又矮又丑的小野汉子爱着,味道还不错”,莫非这就是杨玉燕在对我爱她的回复,思虑至此,我心中有了计较,于是邪恶地奸笑道:“我会慎重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