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过元宵


小说:天外部落之战神风云  作者:秋天和春天
  “小色鬼,你敢!看我们不撕烂你!”两女异口同声,同时使劲掐我大腿,见我呲牙咧嘴,她们格格娇笑个不停。
  “小云、玉燕,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哪?”杨玉燕的母亲,也就是云嫂的姑妈右手提着一条墨黑墨黑的大草鱼走进大门。“娘,你回来啦?哇,好大的一条大墨草啊!”杨玉燕跨出烤火桶像一只火红的红雀欢快地向她母亲跑去。杨玉燕的母亲叫洪美娇,今天三十五岁,是田郡香茗府俺家镇人氏,与开拓天荒地老的大英雄袁一加同属一府。洪美娇人如其名,美丽娇艳、端庄知性。虽然长期生活在偏僻落后的小山村,而且生育了四个孩子,但仍然保持着惊人的美丽:杏眼柳眉、琼鼻粉唇、樱桃小口、明眸皓齿,圆胖胖的脸蛋挂着天然一副淡淡的笑容,脑后一对黑漆漆的麻花辫垂及小腿肚子,身材高挑,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灰白棉袄棉裤,脚上一双淡黑色的棉鞋,给人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田园式纯朴之美,别是(有)一番风味,分外撩人。杨玉燕一手接过大草鱼,一手搂着洪美娇的柳腰走到烤火桶边,我早已起身站在烤火桶边,忸怩地向洪美娇问好:“娇婶婶好。”洪美娇跨进火桶坐好,看着我笑道:“小鸟,刚才你小云嫂子玉燕姐姐她们笑什么啊?”云嫂笑道:“姑妈,没什么啦。就是小鸟喜欢瞎扯淡,说什么私塾里他最讨女孩子喜欢,说私塾里有个叫红红的小姑娘给他写了一封情书:啊,我的读书郎啊,你就是我的天空,我自由飞翔;啊,我的读书郎啊,你就是我的大地,我疯狂奔跑。你乖乖地好好等着吧,六十年后,我一定娶你!真是笑死人了,还娶,还六十年后!”
  “对啊,小鸟,你的谎话都没编好,你可是咱们村最聪明的娃儿了。六十年后,你都七老八十了,还结什么婚哟?你和红红,到底谁娶谁嫁啊?你这孩子。”洪美娇取笑我。我苦着个脸,心想还是溜之大吉的好,免得在这里话多露馅。于是找了个借口,急忙离开了杨家。
  傍晚,杨玉燕的父亲杨虎来到我家,叫妹妹和我去他家吃元宵饭。妹妹蹦蹦跳跳地去了,我跟在杨叔的后面,也很高兴。杨叔家的房子坐北朝南,比我家的要大一些。我家堂厅是四梁八柱,他家的堂厅是六梁十二柱,比我家要长要宽要高。地上扫得干干净净,桌椅凳子摆放得整整齐齐,吃饭的两张八仙桌摆在东边,烤火桶一边靠着东边的木板壁,一边正挨着吃饭的八仙桌,云嫂抱着宝宝坐在烤火桶上正一勺一勺地喂宝宝喝排骨汤,妹妹和杨玉燕五岁的小弟杨小石挨着她也坐在烤火桶上,逗宝宝玩。我走过,右手攥住她的一条长及腰背的麻花辫,云嫂电了我一眼,没做声。这时杨玉燕端着装满清蒸的大草鱼肉块的大瓷器盘子向我们走来,见我拿着她表姐一根大辫子,皱了皱眉,不满地对我说道:“小鸟,小孩子应该多干活,贪玩对你的成长发展有害无益。去灶房把火灶里的火屑铲出来,放在小火盆里,端过来。小心,不要烫了手!”
  “死八婆,就是不肯我跟云嫂亲近,故意找事要我做!说话又不算数,下午刚说好不拦着云嫂和我好。”我心里骂了句杨玉燕,恋恋不舍地放开心上人又黑又粗又软的大辫子转身往灶房走去。杨叔端着个大木桶迎面而来,木桶里刚起锅的蒸熟了的白米饭热气腾腾,喷香喷香,很是勾起人的食欲。我走到灶房,一眼就看见杨玉燕的大弟、我的同班同窗杨大石正在火灶前用铲子铲火屑子,不由得心头火起,心里狠狠地骂道:“死燕子,分明是搞破坏,分明是捉弄我嘛。自己弟弟在这里铲火屑,还故意支使我过来。”正在泡敬祖先香茶的娇婶看见我,笑道:“小鸟,你是客人,去堂厅陪着你云嫂子和宝宝吧。灶房不要你帮忙。”还是娇婶子对人客气,我愉快地答应道:“好嘞。”转身就回到了云嫂身边,还故意冲着杨玉燕笑道:“玉燕姐,你娘说我是贵客,叫你好生伺候着!”说完得意地奸笑着。杨玉燕走过来要掐我,我急忙躲开了。她压低声音,骂道:“臭小子,还想要我伺候,到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转身返回灶房继续端菜。两分钟后,菜和饭都上齐了,香茶、麻糍粑、生豆腐、根香等敬祖宗的供品也上好了,就等杨叔放鞭炮开席了。
  杨叔从他睡房内拿出一个鞭炮大饼,撕开大红的包纸,扯出一根引线,放在地上后,刚用根香点着,就听见“噼噼啪啪”的响声震耳欲聋。待鞭炮声停息后,云嫂才抱着宝宝从灶房回到烤火桶上坐下,在杨叔拿出鞭炮的时候,云嫂就抱着宝宝去了灶房。见云嫂坐下,我也喜滋滋地走过去坐在她火桶旁边的罗汉椅子上。屁股还没坐热呢,杨玉燕这个冤家就过来了,她一边狠狠地用右手掐着我腰上的软肉,一边不紧不慢地对娇婶说道:“娘,让小鸟弟弟坐在您的右手边上吧?他是贵客,理应坐在那儿吧?”
  “对,对,小鸟,你坐过来吧。”娇婶指了指她位子的右边,向我招呼着。我心中很是懊恼,但不好发作,而且被杨玉燕掐疼了还得忍着。我不动声色地走到娇婶右手边、也就是云嫂桌对面的位子坐下,杨玉燕的大弟杨大石二弟杨二石依次挨着我坐下,妹妹和杨玉燕依次挨着抱着宝宝的云嫂坐着,杨虎和娇婶则带着他们五岁的小儿子杨小石在上座坐着。饭桌是两张八仙桌南北方向上摆在一起拼成的,三家人十个人分北东西三面坐着一点都不拥挤,反而显得很宽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