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宅电


小说:凶案侦缉  作者:莫伊莱
  除了这一名服务生之外,其他人对于咸和玉就连大致的印象都没有怎么留下来,自然也别指望能够从他们的那里再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唐弘业又向负责人询问了酒店方面的监控问题,被告知出于对来这里主办活动的客户的尊重,在宴会厅内部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但是从顶楼的豪华宴会厅有一部可以直接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那部电梯里是有电梯监控的,地下停车场也是一样具有一系列监控设备,但是很遗憾的是最近几天地下停车场的好多东西都出现了线路问题,先是监控录像坏了,然后停车杆的起落控制也不灵了,所以那边也是焦头烂额,为了方便使用,就先抢修了停车起落杆,监控那边暂时没顾得上去理。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唐弘业和杜鹃而言,能够寄希望的就只有电梯监控了。
  提取电梯监控不是什么难事,按照咸和玉出车祸的时间点倒推出他离开的时间,找到他出入电梯的影像也不难,问题就在于,他是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从头到尾连个和他恰好同乘电梯的人都没有。
  不过杜鹃还是从这并不具有太大价值的视频画面当中发现了一点小小的迹象。在咸和玉刚刚抵达酒店,准备参加这个位于顶层的酒会时,他站在电梯里,腰背挺直,时不时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发型或者是服装,一副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模样,等到了顶楼,电梯停下来,更是昂头挺胸,大步流星的就出了电梯。但是在他离开的时候,整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可就完全不同了,表情阴沉严肃,电梯下降的过程中,他几次拿出手机来看屏幕,从监控录像当中没有办法看清楚他手机屏幕上面到底是什么界面,但从他看手机的频率来判断,应该要么是在等待对方给自己回信息,要么是在等对方给自己回电话,并且很显然,他并没有等到,所以电梯越往下运行,他就表现得越是焦躁,频频抬头去看电梯里面小小的楼层显示屏幕,好像是恨不得要给电梯开一个加速器一样,等到电梯终于抵达地下停车场,他更是在电梯门一打开的一瞬间就迅速的冲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成为关注重点的自然就是咸和玉的通话记录,可是根据唐弘业和杜鹃已经掌握的那一份通话记录来看,咸和玉在出事之前最后的一通已经拨通了的电话是打给家里面的座机,这一点与史瑜妍提供的证词相吻合,至于其他没有接通的电话,在通话记录当中是没有体现的,咸和玉本人的手机也在当天晚上的那一场车祸当中严重损坏,根本连尝试修复的机会都是微乎其微的,那么他在打通家里面的座机号码之前还给什么人打过电话,这还是个未知数。
  作为咸和玉的前妻,或许肖玲对于咸和玉的遇害原因以及死后的一些事情已经没有了过多去过问的权力,但是作为咸和玉的女儿,咸伟伟很想让是有这个权力,同时更具备这种义务的,所以离开酒店之后,唐弘业和杜鹃决定直接去找咸伟伟,跟她谈一谈关于她父亲的事情,也听一听她的说法。
  这一次他们就没有那么顺利了,原以为找到肖玲和咸伟伟并不难,没想到打听了一圈,也跑了一圈,结果竟然是扑了个空,在与咸和玉离婚之后,肖玲一共分得了两套房产,一套是当初肖玲的外祖母离世的时候作为遗赠过户到肖玲名下的,还有一套则是肖玲和咸和玉当初结婚的时候购置的房产,这两个地方唐弘业和杜鹃都去找过了,全都没有找到,后来还是从一个邻居那里听说的,肖玲和咸伟伟这对母女就在前两天高高兴兴的拖着皮箱出去旅游了,听说是报了一个欧洲豪华深度游的旅行团,没有半个月二十天是不会回来的。
  “竟然需要半个月二十天那么久啊啊!”杜鹃有些诧异,她扭头看了看自己身后那一扇看上去已经有些年代感的老式防盗门,“这么多天的境外游线路,这种旅游团可不会有多便宜,她们这娘俩儿真的是有够潇洒的!”
  肖玲和咸伟伟住的老楼是一梯三户的格局,向唐弘业和杜鹃提供这个消息的是与这对母女住隔壁的那一户邻居,一个看起来三十五六岁的女人,烫着一头比实际年龄要苍老至少六七岁的一头小卷儿,估计使用的烫发产品也质量平平,她的头发显得非常的蓬乱和干枯,基本上没有什么严格意义上的发型可言。
  小卷儿女人并不知道唐弘业和杜鹃是警察,只是看他们过来敲门找人,所以就伸头出来说了那么一句,现在听到杜鹃这一句感慨,便也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可不是,她们娘俩儿之前一直是不声不响,不言不语的,谁能想到这么深藏不露啊!我的天,欧洲!还豪华深度游!光是听这七个字就觉得贵了!”
  这小卷儿女人的口气里面听起来似乎夹杂着一种淡淡的醋酸味儿,杜鹃装作没有听出来,也没有着急走,而是撇撇嘴,扭头对身旁的唐弘业说:“哟,那可真的是没看出来啊,这咸伟伟平时穿的用的也没看有多少好东西,居然这么阔!那当初咱们叫她跟大家伙儿一起凑份子集体旅游她都还不愿意,敢情不是舍不得钱,是不乐意跟咱们一起去,嫌咱们那些人档次不够跌份子吧?”
  “嗯,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啊!”唐弘业也嘻嘻哈哈的接了一句,两个人都一副和咸伟伟很熟悉的样子。
  小卷儿女人一听他们这个语气明摆着是认识咸伟伟的,但是又似乎跟咸伟伟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融洽,于是便无形当中似乎多了几分熟悉感似的,也情不自禁的搭了一句:“哟,那你们是没看到她妈,要是看到她妈平时的穿着打扮,你们都得觉得她们家那个闺女是个富二代。”
  “哟,那这样还能出国去豪华深度游,不会是中了彩票了吧?”唐弘业故意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顺着小卷儿女人的话接了下去。
  小卷儿女人耸了耸肩,嘴里声音不大的咕哝着:“那谁知道呢,买彩票还是找了个有钱的新老公的……反正人家娘俩儿有本事呗。”
  嘟囔过了之后,她自己似乎也有点后悔,觉得不应该当着两个不知道底细的陌生年轻人的面说太多,于是神色一敛,对他们两个人说:“反正你们要是想找她们家那个闺女,过一两个礼拜再过来,或者去学校什么的找吧,别天天跑这儿来咣咣敲门了,再让别人知道我们这一层有一户空门,她们家招贼还是丢东西的,我们这两家还得跟着担惊受怕,搞不好还得落埋怨,说我们没有帮忙照顾她们孤儿寡母,没有帮他们顾着房子的安全什么的,我可不想惹那麻烦!”
  杜鹃和唐弘业没有说什么,下楼离开了,到了楼下上了车,这才比较方便讨论方才遇到那个小卷儿女人间接获取到的一些零碎信息——从那个小卷儿女人家的朝向来看,应该有朝着这个方向的窗子,一个听到敲门声都会伸头出来搭讪上一番的人,难保会不会在楼上竖着耳朵听下面的动静,就像方才杜鹃他们故意和她攀谈是想要从她口中探听到一点什么一样,她方才那么爱说话,也保不齐是不是想要从杜鹃和唐弘业这里刺探一点自己原本不知道的八卦。
  “首先,肖玲和咸伟伟平时常住的地址应该是这里,不是另外的那一处,原因要是让我猜,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一套是肖玲家里老人作为遗赠留给她的,在里面的记忆可能比较好,但是另外那一套房子是她和咸和玉结婚之后的第一套房子,里面充满了两个人当初一起生活时候,甚至可以说是艰辛创业阶段的共同回忆,这在两人婚姻破裂了之后很显然就不会是什么美好记忆了,会让肖玲感觉伤心难过甚至怨恨,她就选择回避那边,如果真是这样,倒也间接说明了肖玲对咸和玉还是没有完全释然,还带着怨怼情绪的。”杜鹃先说了一个自己的感受。
  唐弘业接着她的话说:“其次听那个邻居的意思,肖玲和咸伟伟她们母女俩平时的生活做派可是够简谱的,你听那个邻居的口气,咸伟伟平时的衣着打扮肯定一点儿都算不上是多么的时髦昂贵,跟咱们瞎猜的差不多,结果肖玲都还不如她女儿,这么看来史瑜妍之前说咸和玉嫌肖玲吃相太难看,所以在离婚的时候死活没有成全她,并没有分给她多少财产那些事情应该是真的,可是假如是真的,那这一次这一对母女跟着旅行团去欧洲玩,还是什么豪华深度游,一去就是半个多月二十天的往返周期,这种旅行团的话我看一看……”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正准备要搜索一下,杜鹃已经把搜索出来的相关结果递过来了,虽然说不知道她们母女俩具体的选择路线是哪些国家,但是天数和“豪华深度”这样的限定词大体是不会出错的,唐弘业定睛一看,根据杜鹃的搜索结果,肖玲和咸伟伟这一趟的开销至少在一个人三万以上,两个人那就是六七万块钱,这还不包括额外的个人购物花销等等。
  “史瑜妍说肖玲在与咸和玉离婚之前并没有正儿八经的怎么出去工作过,离婚之后估计应该需要找一份生计了,可是一个那么多年不工作,已经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的人,就算找到一份可以维持生活的工作,工资还能高到哪里去?要是不太需要足够的工作经验也可以应聘到的工作,六七万搞不好足够抵上一年的工资收入总和了,咸伟伟也才十七八岁,这对母女的生活来源恐怕只能依靠肖玲自己一个人,难不成也相识史瑜妍说的那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咸和玉再怎么不愿意多分给肖玲,实际上肖玲名下的财产还是会比普通人家的底子厚很多?要是真的是那样,手里攥着不少的钱,还窝在这里带着女儿穿着朴素的衣服过日子,那还真的是想那个邻居说的一样,太深不可测了!”唐弘业看清楚了上面的大致价格之后,把手机递回给杜鹃,嘴里面感慨着。
  “史瑜妍也未必说的就都是实话,毕竟她是现任妻子,和肖玲这个前妻之间可能还是存在着‘竞争关系’,包括和咸和玉的女儿也是一样,那一大笔保险赔偿金可也算得上是一块大肥肉了呢!”杜鹃提醒唐弘业。
  “那当然了,那个邻居还说什么是不是找到了新老公,要我说,也不需要中彩票,也不需要找什么新老公,就光是有那么一大笔保险赔偿金,别说是欧洲深度豪华游了,估计找个国家办个投资移民什么的留下不走都足够了,毕竟咸和玉的身价摆在那里呢,保额本身也挺高的。”唐弘业并没有忽略掉保险金的问题,“难不成肖玲和咸伟伟已经提前预测到了她们能拿到那一笔钱,所以就提前先出去潇洒一圈?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手头这件事就好解决了。”
  “可是又不太合理,毕竟就算是咱们刑警方面不介入,之后也有很多涉及到保险理赔的程度需要走,这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汇款到账,弄个两清的,而且这些流程里面涉及到很多细节可能也是需要受益人本人去跟保险公司亲自处理的,既然如此,肖玲她们母女俩实在是没有必要在这种节骨眼儿上急急忙忙的钱都没到手就跑去外国,这对她们来说是一点好处都没有,你说是不是?”杜鹃说,说完之后,忽然想了想,对唐弘业笑了笑,“我觉得咱们两个人在谈论案子的时候,好像思路还挺契合,挺有默契的嘛!”
  “跟你思路契合有默契,那还真的是见了鬼了……”唐弘业瞥了杜鹃一眼,“现在人家娘俩还得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我们还是制定一下眼前的调查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