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空穴来风


小说:凶案侦缉  作者:莫伊莱
  好在这一番对话也算是揭开了尹湄的心结,让她不再担心唐弘业是不是对她有什么非常不好的印象,会影响她借调期间的口碑和评价,之后就也没有再哭哭啼啼,同样的也找不到其他的话题,杜鹃觉得这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两个人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躺着,谁也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尹湄便睡着了,杜鹃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她也不是没有过类似于唐弘业的那种质疑,不明白为什么尹湄这样一个又胆小又怕事的性格偏偏要跑来当警察,甚至心里面也曾经有过因为身边多了这么一个同事而有些被拖了后腿的小小抱怨,现在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杜鹃忍不住有一点内疚,觉得以后对待尹湄还是应该多一些包容和理解比较好。
  第二天早上杜鹃醒的比较早,看到尹湄还在睡着,就蹑手蹑脚的起身穿好了衣服遛出值班室,打算出去买点早餐回来,其他人起来了之后可以一起吃。下楼的时候,她遇到了也正准备出去买早餐的唐弘业,于是杜鹃便决定同他一起走。
  “你以后能不能对尹湄的态度稍微好一点?不管怎么样,也没有必要跟人家横眉冷对的。”在去早餐铺子的路上,杜鹃忍不住开口对唐弘业说。
  唐弘业皱了皱眉头:“怎么着?她还跑你那儿去告状了啊?”
  说完之后,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暴露了什么,赶忙改口说:“我什么时候对她态度不好来着?你可别自作多情啊,我就是单纯不喜欢她的性格,没别的原因。”
  杜鹃差一点就没忍住笑出来,她并没有去戳穿唐弘业,而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出来似的,对他淡然的点点头:“那就行,反正不管她的性格怎么样,以后也不是留下来和你长期打交道的,你就多包容一点,相安无事就好了,等她以后回去原单位了,估计你们这辈子都不一定会有什么交集。”
  “那就最好不过了。”唐弘业撇撇嘴,然后又嘟囔了一句,“赶早不赶晚,最好快点回去,连带着把那个黄帅也带上,省得在这儿看着碍眼。”
  “黄帅又怎么你了?”杜鹃有点纳闷,如果说尹湄,自己对她的性格也确实吃不消,再加上原本在单位里打交道的次数不多,所以也不好去说什么,但是黄帅就不一样了,他的个性其实还是挺好相处的,至少爱过去自己跟他打交道总体来说给人的感觉还是靠谱的,没有什么问题,偏偏唐弘业就看他不顺眼。
  要说之前在村子里办案那会儿,黄帅确实一开始办事有不妥当的地方,后来又不小心害自己扭了脚,所以唐弘业没怎么给黄帅好脸色看,回来之后那些事情就都过去了,之后黄帅好像也一直努力的想要改善跟唐弘业的关系,想要积极的和这边的其他人打成一片,效果也还算是比较乐观的,不知道怎么忽然之间又提起黄帅,还是用这么一种讨厌和排斥的口吻。
  “他……他能怎么着我!我就是希望你们三个一起来的能打包一起走,有什么问题?”唐弘业很显然是不想坦白的回答杜鹃的疑问,随意的应付了一句,略显烦躁的摆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赶紧买饭回去吃饭吧,我都要饿死了!”
  杜鹃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的心情也是一种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描述的状态,有的时候她觉得唐弘业的一些表现和迹象,都好像是在给自己以鼓励,让自己可以大胆的再向前一步,只要自己再表现得坚定一些,唐弘业就会坦诚的面对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他们两个也会有一些实质上的改变。可是每当她这么安慰自己,接下来就又要继续面对唐弘业那一如既往的别扭和躲闪。原本杜鹃觉得这些都是因为时机不成熟,或者是因为双方父母都在身边,所以会让人觉得倍感压力,现在两个人都不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可能就会好了,现在她也有些搞不清楚,甚至有的时候,在面对着陌生的工作环境,不如意的居住环境的时候,杜鹃都忍不住冒出动摇的情绪,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真的正确。
  唐弘业并没有发现走在自己身旁的杜鹃心思是怎么样的一番千回百转,两个人到了早餐铺子,买了几份早餐就返回了公安局,回去的时候尹湄也已经起来了,正在办公室里面等着他们呢,还有前一天夜里值班的汤力。
  “黄帅哪儿去了?他还没过来么?”因为汤力实在是话少得可怜,杜鹃也不是那种特别自来熟的性格,所以两个人不太熟悉,她只好问尹湄。
  尹湄也答不上来,摇摇头:“不知道,我过来就没看见他……”
  “那么大的一个大活人,还能丢咯?”唐弘业皱了皱眉头,撇了一眼杜鹃,把手里的早点放在桌子上,顺便招呼汤力,“老汤,过来吃早饭,不然没了啊!”
  汤力点点头,走过来,也不跟唐弘业客气,随手拿了两个包子,然后对杜鹃说:“黄帅一早出去了,比唐弘业晚走了那么几分钟。”
  “哦,谢谢!”杜鹃赶忙向汤力道谢,还没等再说什么,黄帅就已经回来了。
  黄帅从门外回来,手里头也提着早餐,一看办公室里面已经准备要吃了,赶忙快走几步上前来,把东西也放在桌子上:“哎呀,我没看到你们别人去买早点,幸亏回来的还算及时,要不然的话就真的是白跑一趟了,正好,这样的话品种比较丰富,咱们大家也吃的舒服一点!尹湄,这个豆浆给你喝吧。杜鹃,来!”
  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用塑料袋包裹住的油纸袋,径直递到杜鹃的手里:“你尝尝这个,刚才我看这家店生意特别火爆,供不应求,就买了一个,刚出锅的酥皮羊肉馅饼,说是什么共挺配方,估计夸张了,但闻着还挺香的。”
  杜鹃被动的接过了那个还热腾腾的酥皮馅饼,转手把馅饼递给了唐弘业:“这个给你吃吧,我早上想吃的清淡点儿,这个鸡茸粥就够了。谢谢你啊黄帅。”
  唐弘业也不和她客气,接过来撕掉油纸咬了一口,顿时办公室里就多了一股油油的肉香,他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黄帅的肩膀,冲他示意了一下:“你这东西可真是买错了,杜鹃打小儿就不爱吃羊肉,嫌有膻味儿!不过不管怎么说,谢了啊兄弟,这个宫廷配方酥皮羊肉馅饼,我领你的人情啊!”
  “客气,你要是喜欢回头下回路过我多买几个送给你。”黄帅虽然脸色略微有那么一点不自然,嘴上答应得倒还是非常的爽快,嘻嘻哈哈的就把这件事给带过了,他也随手拿了一碗粥喝了起来,对肉饼的事情绝口不提。
  吃过了饭就差不多该各自出发去办正经事了,今天交给黄帅和尹湄的任务并没有什么难度系数可言,所以唐弘业也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没有浪费口舌去交代更多,直接叫上杜娟就出发,到咸和玉生前经营的那家投资公司去了解情况。
  咸和玉的这家公司规模不算特别小,却也没有多么大,只不过是在a市某写字楼里面租了两层而已,咸和玉突发意外死掉了,他的公司是他自己一个人独资经营的,并不存在什么合伙人,所以自然也是需要由史瑜妍和咸伟伟共同继承,或者两个人进行一下分割,是其中一方全部继承并支付补偿款,还是将公司出兑之后两个人分钱,这都是后话,至少眼下这个已经没有了老板的公司还需要这么继续维持着运营上一阵子,等到有继承权的人决定了要怎么处理再说。
  只不过运营是运营,没有了老板,剩下的不管是普通的办公室职员,还是挂着什么中层领导头衔的人,归根结底就都是给人打工的,眼下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工作热情,唐弘业和杜鹃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非常散漫的场面,前台空空荡荡的,人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距离前台最近的一间大办公室里面只有那么两三个人在,有一个在吃东西,剩下两个都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唐弘业瞥了一眼,一个在上网看电视剧,另外一个干脆是耳机挂在脖子上,正在打游戏。
  “咱们是不是得找这里的领导层的人聊一聊?毕竟他们可能会和咸和玉比较熟悉一些,接触的机会也比较多。”杜鹃看看这间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开口问。
  唐弘业冲她摇摇头:“我看,就跟这几个人先问问,你说的那种人,跟咸和玉接触的机会确实会比较多,比较熟悉也就有可能知道一些别人不太知道的事,照理来说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你想过没有,除非咸和玉真的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声誉,否则的话,越是在自己公司里还算有点分量的管理层,他就越是得在人家面前伪装成一副道貌岸然的经商高手大老板的做派吧?这样一来,那些人看到的咸和玉反倒不一定是自己最真实的状态,何必浪费那种时间呢!”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可就是你看这几个人的状态……就算是他们能愿意配合咱们,跟咱们说一些跟自己老板有关的事情,那也难保不是道听途说的以讹传讹,会不会到头来也是浪费时间?”杜鹃有些担心的问。
  “反正不管怎么样,不是浪费就是不浪费,又不会有第三种选项,五五开的赌局,试试还能有多大的损失?而且话说回来,你真的相信‘空穴来风’么?要我说,就算是小道消息,也得有个根源不是么?”唐弘业耸耸肩。
  杜鹃想了想,觉得他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反正现在除了办公室里面的这三个人,也没有别人在,索性就先打听一下,如果三个人对自己的老板一无所知,那他们两个再去楼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人在也不迟。
  唐弘业站在办公室门口,抬起手在玻璃门上敲了几下,办公室里面的三个人是一男两女,其中那个正在吃着东西的年轻姑娘抬头朝门口看了看,眼神里面有些疑惑,估计在咸和玉出事之后,公司里就一直都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所以忽然有陌生人来,还这么客客气气的敲敲门,她还觉得有些惊讶。
  “你们找谁啊?”她把桌上的面包暂时放在了一旁,站起身来问。
  唐弘业和杜鹃走到她的办公桌旁边,拿出了证件让她过目,这姑娘一看是警察,赶忙招呼另外的两个同事过来,看电视剧的那个把正在看的节目暂停了,起身走过来,打游戏的那个男人战得正酣,根本无暇理睬其他。
  两个女职员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正在吃早饭的自称小张,看电视剧的那个则是小李,两个人分别在咸和玉的公司里工作了一年和三个月。
  “真的是够倒霉的,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待遇也还可以,离我家也不算远的工作,这才一年出头,老板居然出了这样的事儿!现在谁也搞不清楚到底公司会不会被卖掉,到时候新老板会不会想要留这么多原来的人,所以现在好多人都已经开始投简历了,不来的那些里头,估计不少都是去面试来着!”小张说。
  小李倒是无所谓,耸耸肩:“我倒是没关系,反正才毕业也没多久,都还没等玩够呢,就跑这儿上班来了,回头要是把我给开了,我就先回家玩几个月去,舒舒服服的先把年给过了,等年后休息够了再找工作!”
  “平时你们跟咸和玉打交道的机会多么?你们两个人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唐弘业问。
  “还行吧,”小张的年纪比唐弘业和杜鹃略小一点,她好像还挺喜欢和唐弘业说话的,面对唐弘业的询问,表现的很有耐心,“感觉人其实还不算坏,但就是有点又抠门儿又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