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女金主


小说:凶案侦缉  作者:莫伊莱
  对于自己的老板,哪怕是前老板,这样的评价可以说是实在不怎么高。
  “你也这么觉得么?”杜鹃问一旁还没有开口的小李。
  小李摇摇头:“我不知道啊,我来这儿的时间太短了,一共也没见过老板几次,就是试用期一个月转正那会儿,人事那边找我谈,问我想不想去给老板当助理,我一想,那可不成,我没那么勤快,成天在老板身边,在他眼皮子底下,我可就真的是一点都别惦记着偷个懒什么的了,所以就没答应。”
  “你说你这人,说你傻都好像夸你似的,你怎么就那么迟钝呢!你想一下咱们老板的那两个助理,都长得什么样,你见过他用男助理么?你见过他身边每天都会打交道的人有长得不好看或者年纪比较大的么?”小张在一旁冲小李摇摇头,对她的不开窍感到十分无奈,“跟你们这么说吧,我当初转正的时候也被问过愿不愿意去给老板做助理,那会儿正好前一个助理离职了,我被叫过去临时帮过几天忙,老板还想让我以后都留下给他当助理呢,我没同意,就调回来了。现在你明白了吧?你也算是在狼嘴边上兜了一圈,就是心大,所以根本没发现!”
  小李有些发怔的点了点头,好像还有些没有转过弯儿来似的,沉默了几秒钟,开口说:“好吧,那可能就真是这样吧,不过抠门儿我觉得有那么一点儿,我来这儿三个月,正好赶上了我过生日,之前招聘的时候上面写着员工生日的时候会有特别惊喜什么的,我说实话还觉得挺期待的呢,结果等了一天,到了临下班的时候,终于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信封,上面写着生日啊什么的字样,把我乐坏了,以为怎么着还不得是一百块钱的购物卡之类的呀!结果打开一看,一张生日卡片!真的,不骗你们,真的是一张生日卡片,上面写着小李生日快乐什么的,还是那种明信片样式的,反正一看就特别的便宜。”
  “对,我们公司真的就是这样的,别人公司过生日还有个切蛋糕什么的,我们公司就一张生日贺卡,笑死人了。”小张撇撇嘴,“小李来的时间短,体会还不深,我虽然时间也不长,但是好歹一年了,该经历的节假日也都经历了一圈,反正我到这家公司之后,收到过最好最好的公司福利,还真的是一张超市的购物卡,面值五十元!这要不是发到我手里面了,我还以为现在这年头超市的购物卡都是一百元起跳的呢,竟然还有五十的,这也真的是让人开了眼界了!”
  “那既然这家公司的福利这么差,老板又抠门儿又色,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呢?”杜鹃觉得小李倒是还好说,毕竟才进公司三个月,搞不清楚状况,所以还留在这里,这个小张把公司说的这么差,却在这里还工作了一年有余,看她现在正在发愁找工作的样子,假如不是咸和玉出了事,公司的未来去向也还成迷,她应该也不会是想要离开这里另谋高就的样子,这实在是有点矛盾。
  小张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有什么办法呀!现在女孩子找个工作多难!一上来呢就要看学历,学历合格了又要看工作经验,工作经验的事情通过了以后还要看年龄,好多职位年龄到一点都不愿意要,那你们想一想,除非是天才儿童,否则谁能把年纪小、学历高还有工作经验这三条都凑齐了呀!我当初也想一步到位就去那种说出来都风光的大公司,但是人家要求太高了,我别的方面还凑合,最后被工作经验给卡下来,所以就退而求其次来了这边,打算刷个三五年的工作经验再说。而且我也得客观的说,我们老板是听抠门儿的,让他掏腰包去办的事情,能省就省,能躲就躲,但是他倒也很少要求我们下了班有事没事都不许走,留下来假装忙,周六周日还有法定假期我们都没耽误过,这其实也算是挺好的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现在还留在公司里继续工作的人,基本上对咸和玉也没有特别大的意见,对吧?”唐弘业根据小张的话得出了结论。
  小张点点头:“差不多,至少我没怎么听到谁背地里骂老板骂的特别凶的。这么说吧,但凡过了一段时间还留下来没有离开这家公司的,基本上就两种人,一种是不指望赚多少钱,也不指望在工作上面有多大的成就,就图工作轻松,日子过得舒服。还有一种的我这种,我也想赚更多的钱,我也想有更好的发展,但是没有这里给我当跳板,我就没有办法实现。反正大家也算是各取所需,那就谁也别抱怨谁了呗。我们老板除了员工福利这一块确实是有点小气,别的倒也确实没有什么,现在多过分的老板也不是没在新闻里头看到过,我们老板算不错了。”
  “那你们的老板娘,你们见过没有?”杜鹃问。
  小李和小张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杜鹃觉得她们俩的表情很说明问题。
  “也不算是有问题吧,就是我们公司里头一直都有个传说,也不知道是从谁那儿传出来的,说我们老板跟他新结婚的这个老婆,可能是传说中的开放式婚姻,说白了就是各玩各的,谁也不管着谁。”小张说,她在讲这些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顾虑,很显然在咸和玉出事之后,她对于传播这样的八卦似乎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当初不愿意给我们老板当助理么?因为给他当助理有一个额外的工作任务,属于心照不宣的那种,就是得跟着老板出去应酬客户,在酒桌上说白了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陪客户吃饭,给老板挡酒的,只不过就是这话不能说的太直白,要不然感觉好像不太正经似的,但是这事儿我们公司上下其实谁不知道啊!之前有过好几个女孩儿都是应聘来了之后发现还有这种工作要求,人家就辞职走了,不做了。”
  “可是这跟开放是婚姻有什么关系呢?”杜鹃没有明白这其中的关联。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你想一想看,你自己就是个女的,对吧?都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会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身边,总配备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女秘书么?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一天到晚跟你老公在一起的时间比你还多,跟你老公的关系比你还亲近?你老公还给人家买化妆品买香水什么的,换成你,你会不会接受得了?反正我是接受不了!”小张充满了鄙夷的撇了撇嘴,“但是我们老板后娶的这个老婆就不介意,她是真的不介意,然后我们老板呢,那么年轻漂亮的老婆,比自己小了快一半,一天到晚扔在家里也不过问,他怎么就能放得了心呢?所以我觉得传闻他们是开放式的婚姻,我觉得靠谱。”
  “这话说的,小孩儿都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就算你们老板两口子因为女助理的事情闹不愉快,也不可能当着你们的面吧?”唐弘业在一旁笑着说。
  小张睨了他一眼:“不当面闹是正常的,但是假装不在乎还是真的不在乎,你们这些神经粗大的男人看不出来,我们女的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苗头!我想想啊,就一个多月之前吧,有一天我们老板他老婆忽然就来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给老板一个惊喜,结果后来差一点点就变成惊吓了——她到老板的办公室找人的时候,我们老板正跟他的一个助理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呢,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他老婆就笑呵呵的把给老板买来的饮料给放桌上了,跟没事儿人一样的和老板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我们当时听说了,其实都以为能看热闹了呢,后来看到他老婆走的时候,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不高兴。”
  “哇,那可真是想的够开的!”小李在一旁听了,忍不住插嘴问小张,“你说的跟老板嘻嘻哈哈的那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叫什么什么琳的?我看她一天到晚脑袋长在头顶上的模样就讨厌,她都把自己快当成是老板娘了!”
  “你们就别胡说八道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女人一天到晚搞不清楚状况就乱八卦,真是受不了!”
  小张和小李兀自聊得起劲的时候,原本在一旁戴着耳机打游戏的那个男青年估计是一盘游戏打完,把耳机扯下来随手往桌子上一扔,伸了个懒腰,抓了抓头发,在一旁非常突兀的开了口,打断了那边的谈话。
  “他叫小林,我们公司的资深元老了。”小张看男青年开了口,就替他向杜鹃和唐弘业做了个介绍,“在我们公司也有六七年了吧?反正比他再早的,要不然人家就升职当主管什么的了,要不然就早跳槽了,就他一个在这儿混日子的。”
  “混日子怎么了?有啥不好的!”小林不以为然,“人过日子图的是啥?不就是舒服么!我现在这样就挺舒服,有工作,活儿又不多,赚的钱够我打打游戏抽抽烟,可以了,我也没打算娶媳妇儿生孩子,没那么大的追求和开销!”
  “林哥,你刚才说我们都没搞清楚状况,你的意思是,咱们老板跟那个什么什么琳,没事儿?”小李在一旁满脸好奇的开口问,很显然这个叫小林的男青年这绝对不是第一次跟同办公室的女同事一起聊八卦的事情。
  “何止是那个什么琳,老板跟他那些个助理谁都没事儿!”小林屁股没有挪动,用腿在地上一步一步的把椅子给挪到了他们跟前,“这就跟你在马戏团驯兽是一样的,你想让人家给你卖力表演,还不给人家一点甜头好处,可能么?老板给他那几个小助理今天买化妆品,明天买香水的,多一箭双雕的事儿啊你们居然看不出来,满脑子都是一些没用的桃色思想!你们想啊,为什么老板喜欢带助理一起去应酬客户?因为那些客户觉得吃饭的时候同席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心情好,对吧?那好的化妆品和香水能有什么效果?收到的人高兴喜欢心存感激,干劲儿足!用到身上了之后呢,那就更漂亮了呗,和客户应酬的时候,客户心情也更好,跟老板谈生意的时候也比较好说话,所以说归根结底羊毛出在羊身上,咱们老板可不是那种拿钱往大风里头撒的主儿!”
  “真是老狐狸,面子里子他都一个人占了!”小张撇撇嘴,一脸不屑的说。
  “那当然了,你们跟老板打交道的时间还太短,都看不透!”小林很老道的晃了晃脑袋,“我们老板这个人,他确实挺好色的,但是他更喜欢钱,对他来说,女人只能被他占便宜,哪能让他亏呢!这事儿作为男人,我是服气的,老板还真就有那个本事,甭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只要是跟他打交道的女人,都只可能被他占了便宜得了好处,不可能让他吃了亏!当初他自立门户搞创业的那会儿,要不是把一个大客户的老婆那一关攻破了,那个老大姐被老板哄得是高高兴兴,回家没少吹枕头风,把那一次合作给促成了,现在估计咱们都不知道在哪儿打工,老板估计自己也都还是别人手下的中老年高级打工仔呢吧!”
  “不会吧?老大姐啊……咱们老板口味这么重啊……”小李咋舌感叹道。
  小林皱了皱眉头,瞪了她一眼:“你这小姑娘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想的是些什么啊!龌龊!利用心理,投其所好,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