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三长老巩留


小说:剑道封尊  作者:独孤火
  安明看见林辰的诧异,解释道:“这商铺吝啬之极,完全不把我们当人。
  只有大掌柜和五位长老大占便宜,我们其他人都任其宰割。
  之前还对这里抱有一线希望。
  谁知道老子他妈被尤明智打伤了,安克西这条老狗连看我都不看一眼,让我自生自灭。
  亏我还是他的本家。
  这么无情无义,还想让老子给他们卖命,想得美!
  刀客兄弟,别愣着了,快走。”
  安明钻进地道,连忙招呼林辰。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房间门被狠狠踹开。
  门口处,站着一位魁梧高大并且肥胖的中年男人。
  安明一看,顿时惊呼:“大长老!”
  他怎么都没想到,破门而入的不是二长老尤迟,反而是大长老安克西。
  这家伙不是和尤迟向来不对付吗。
  怎么现在反而给人家尤迟卖命。
  简直不可理喻!
  “好你个安明,居然真的想背叛我!”
  安克西声音如同炸雷。
  他怒目看向安明,眉发须张,如同暴怒的狮子。
  “去你妈的!”
  安明非但不惧,反而破口大骂:“老狗安克西,这都是你逼的。
  老子被尤明智打伤,你不为我伸张正义就算了。
  连伤药都不给我准备,还让我自己花钱。
  当年把我们带出来的时候怎么说的?
  现在兄弟们都死光光,就剩我们两个。
  你不但不帮我,还坑我。
  老子若还跟着你,迟早被你啃光。
  恕不奉陪了!”
  说着,安明给林辰使个眼色,让林辰赶快进来。
  只要拨动机关,他们就可以顺利离开。
  但是,林辰对他摇了摇头,竟是不打算离开。
  安明叹了口气,顺手关上了床板。
  机关拨动,他整个人顺着歪歪扭扭的地道滑下。
  就听到上面有声音传来。
  是安克西的大叫:“你懂个屁,尤迟突破三重,实力大涨。
  惹毛了他,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原来如此。”
  安明心中一凛。
  尤迟和安克西都是通幽境二重,两个人绞尽脑汁想要突破。
  谁知道,安克西晚了人家一步。
  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安克西要自告奋勇的来抓林辰。
  他是怕人家尤迟找麻烦,所以表功一样的要把林辰给人家尤迟送去。
  明白这一点,安明便为林辰惋惜。
  一个天才刀客,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可惜却惹上了尤迟。
  偏偏尤迟还在这时候突破了通幽境三重。
  只能说他林辰太倒霉了。
  倒霉且固执!
  自己让他走他都不走。
  有自己的地道,他林辰肯定可以活命。
  可是这个天才刀客非要和人家安克西硬碰硬,不肯逃命。
  真是太傻了。
  “念在咱们相交一场,你每年的忌日,我安明都会给你烧点纸。”
  安明默默自语。
  得到了林辰之前的内气疗伤,他现在行动起来颇为利索。
  很快就离开了地道,并且乔装打扮一番,来到了上面。
  他其实还要多谢林辰帮自己拦住了安克西,要不然自己可能还没有这么顺利。
  地道出口距离白云商铺不远,是一个民居。
  安明从民居中出来,并没有远离,而是钻到人群中,看向白云商铺。
  砰砰砰!
  就见白云商铺的一道道墙壁突然炸裂开,一个人影从最深处倒飞而出。
  人影落到了人群之中。
  大家发出惊呼声,哗的散开。
  安明定睛一看,心头大震,目瞪口呆。
  眼前这个灰头土脸、浑身带血的男人,竟然是他们商铺的大长老,安克西!
  这个高大魁梧的胖子,通幽境二重的高手,就这样被人打飞了出来?
  简直不可思议!
  安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刚刚自己离开的时候,这家伙不还有力气大声喝骂吗。
  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落到了这副田地。
  是被那个刀客兄弟打飞的吗?
  “挡我者死!”
  一声厉喝从远处快速逼近。
  就见一道身影蹭蹭蹭跳动而来。
  而在身影四周,那些胆敢拦路的商铺下人,则一个个全部被击飞出去,生死不知。
  “刀客兄弟!”
  安明身子一颤,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跳过来的人影。
  他无法想象,刀客兄弟怎么会这么强。
  难道刀客兄弟不是通幽境一重,而是更高境界?
  可是明明前几天才是化气境九重。
  这实力的提升速度,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我的人在什么地方?说出来饶你一命。”
  林辰的刀指在了安克西的喉咙上。
  “唔。”
  安克西喘了口气,吐出一口鲜血,惊颤道:“我不知道!
  人是尤迟抓的,和我没关系。”
  林辰冷笑:“没关系?
  没关系你就来抓我,吃饱了撑的?
  我看你也该死!”
  嗤啦!
  一刀划过,大好的人头被挑飞,鲜血在空中飚撒。
  众人齐齐惊呼退散。
  与此同时,却听到一个声音高叫道:“刀下留……”
  这人大叫着,终于赶到。
  待他看到安克西的人头,声音便戛然而止,最后一个“人”字也没有说出口来。
  “怎么这么快。”
  他心头震撼,暗暗咽了口唾沫。
  “你是谁?”
  林辰注意到他,冷冷道:“为什么让我刀下留人,你知道我的人在什么地方?”
  来人是个中年汉子。
  相比于安克西的狮子怒容,此人的长相就显得中正平和。
  而且身材保持的很好,看不出来中年人的臃肿。
  他身着书生衣衫,打扮体面,不像是江湖人,给人感觉和整个黑云镇的氛围颇有些格格不入。
  就见中年汉子拱了拱手,道:“在下黑云商铺三长老巩留。
  今天的事情,是我们黑云商铺不对。
  尤长老倒行逆施,安长老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我代他们向您道歉。”
  林辰摆手,喝道:“不需要道歉,告诉我人在什么地方就行。”
  “是,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就在那里。请随我来。”
  巩留作风儒雅,并没有露出什么敌意。
  相反,举手抬脚间,都表露出对林辰的尊敬。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都说巩留是怕了。
  黑云商铺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
  活该!
  让你们嚣张跋扈这么多年,总算要被人整治了吧。
  对于大家的议论,巩留充耳不闻,只对林辰做了个请字,让林辰跟自己走。
  林辰冷笑:“简单几句话,就让我跟你走。以为我傻?”
  巩留闻言苦笑一声,道:“这位兄弟,咱们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害你?
  我只希望带兄弟找到人,然后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结束。
  不要再有更多不必要的伤亡。”
  这番话,巩留说的诚恳真挚。
  他们在这里开商铺,主要是求财,而不是为了害命。
  本来事情就是尤迟等人惹出来的,和他巩留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是他的性格,也是他的行事作风。
  在整个黑云商铺中,只有他一直保持中立,就说明他这个人不喜争斗。
  看到巩留出面,安明就暗暗点头。
  如果不是害怕被人看到自己,他都想给林辰偷偷说一句,让林辰相信巩留。
  不过不用他说,林辰也决定跟着巩留走。
  毕竟这是唯一的线索,自己不跟也得跟。
  郑柔他们是因为自己被抓的。
  不管费多大的功夫,自己都要找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