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蛇族窘况


小说:含光大圣  作者:含光大圣
  “罢了,便随他去吧。”闭上眼睛,沉思了半晌之后,敖听心才是艰难的道,“等到此间事了,一应恩怨,本将再与黄岩道人一一了结。”
  “遵令!”等到那虾将离去之后,敖听心才是面带郁结之色的闭上了眼睛,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宫殿当中,也是一个身影跟在那虾将的背后,缓缓的离去,丝毫没有惊动敖听心,等到这身影转过身来,其面容,赫然便是这龙族十太子,敖钧!
  只是不知为何,以敖听心不朽金仙的修为,都丝毫不曾是发现敖钧曾经潜入到了他的行营之中,而后又再度离开。
  “拜见陛下!”黄岩道人驾着云,带着碧君,一路笔直的往前,很快,便是到了这盘蛇山中。
  “陛下相召,可是有什么要事?”天枢峰的大殿之中,黄岩道人坐在佘钰的对面,稽首道。
  “松星岛中诸事,安排的怎么样了。”等到黄岩道人坐定之后,佘钰才是出声问道。
  “多谢陛下挂怀。”黄岩道人沉默了一下,才是继续说道,“岛中一应诸事,都已安排妥当,战死族人的尸身,也都葬之与炬。只是岛中族人,初逢大变,情绪还有些不安稳,吾已经令苍玄子等人留在岛中安定人心了。”
  “那便好。”听完黄岩道人的话之后,佘钰才是点了点头,“岛中损失如何?”
  “岛中生灵,损失过半,数百大妖,仅余数人,岛中兵卒,尽数战死!”黄岩道人的声音,在说道这里的时候,也是变得酸涩起来。“数万年的积攒起来的力量,便是在一夕之间,尽数化为乌有。”
  “都是好战士!”闻言,佘钰手中的杯盏微微一滞,随后便是往地上一洒,醇香的气息,便是在这大殿之中弥漫开来。
  “这一杯,敬英灵不朽。”
  “多谢陛下。”黄岩道人也是如佘钰一般,端起手中的杯盏,将杯中的美酒,倾洒于地面之上。
  “东海四神将!”等到这满殿的醇香之气,都是消散在了山风中之后,佘钰才是缓缓的道,“前些时日,本座便不该放他们安然离去。”
  “不过也没关系,这笔账,迟早是会讨回来!”佘钰道。
  “还未知,陛下急召吾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这个时候,黄岩道人的心绪也是稍稍平静了下来,重新是对着佘钰道。
  “蓬莱岛扶桑主人吕钧阳,黄道友一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听到黄岩道人的问题,佘钰便是沉吟了一下,才是问道。
  “蓬莱岛扶桑主人吕先生!”黄岩道人听到佘钰这么一说,便也是稍稍一愣,然后带着慨然之色道,对于这位大神通者,佘钰可以毫不客气的称呼其名字,但黄岩道人,却也依旧是尊称其为吕先生。“这是一个超凡卓绝之人,雄才伟略,能屈能伸,不足以形容,若非是有烛龙陛下横空而起,那统御四海之人,必然便是吕先生无疑。”
  “哦?”佘钰道,声音之中,也是带上了一丝奇异之色,他丝毫没有想到,黄岩道人这位从经历过驱逐蛮兽那一战的古老金仙,会对这吕钧阳,会有这么高的评价。
  “不说其他,便是在岱屿、员峤二神岛沉没之后,吕先生能够以重伤之身,孤身一人,驾驭蓬莱岛,在龙族的围追堵截之下,不但是安然养好伤势,更是在龙族的眼皮子底下,建立起了一个足以抗衡龙族的势力来,便是能够看得出来吕先生的才略。若非是其余两位神岛的主人被烛龙吓破了胆气,不知所踪的话……”黄岩道人说着,丝毫不掩饰对吕钧阳的欣赏,“只可惜,吕先生非是蛇族之人,若非是如此,松星岛一脉,早就是投了吕先生了。”
  “是吗?”佘钰说着,“今日里,本王应吕钧阳之约,上了蓬莱岛,与吕钧阳定下了攻守同盟,共抗龙族的约定。”
  “这?”黄岩道人闻言,便是微微一震,良久之后,才是回过神来,“陛下,以我族的力量,这个时候参与进这等大事,是不是?”
  “你的意思是,有些过早了是吗?”佘钰放下了杯子道。“本王又何尝不知?以如今盘蛇山一脉的力量,参与到这等大事之中,是过于贸然了。”
  “只是大战将起,非此即彼,非友即敌。”稍稍一顿之后,佘钰便是道,“不论是龙族也好,吕钧阳也罢,在大战之前,又如何会让本座安然端坐于盘蛇山中。”
  “龙虎相争,又岂能容得下其他猛兽,在旁窥视?”
  “陛下所言,确有道理,是我太过想当然了。只是陛下身边,此时似乎是少了跑腿的人。”听佘钰说完之后,黄岩道人便是道。
  “所以我将黄道友你召回来了。”佘钰摩挲着手中的杯盏道。
  “陛下的意思是?”黄岩道人疑惑道。
  “黄道友以为如何?”见了黄岩道人的神色,佘钰也是不以为意,只是自顾自的,对着黄岩道人说了自己的打算。
  “这?”黄岩道人皱了皱眉,犹疑着,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可是有什么难处?”佘钰微微一皱眉。
  “陛下有所不知。”黄岩道人咬了咬牙,便是站起身来。“这四海之中,除了松星岛之外,其他地方,已经没有族人了。”
  “怎么回事!”听得黄岩道人此言,佘钰便是豁然起身,与黄岩道人相对而立,原本摩挲这杯盏的双手,也是兀然的停了下来,那精心雕刻而成的玉杯,也是在佘钰的掌中,化作齑粉,一点一点的散落下去。
  绝顶大神通者的气机,丝毫不掩饰的绽放开去,这方圆近万里的盘蛇山,一应生灵,都是在这气势之下,匍匐与地,瑟瑟发抖,便是那天空中云,也是餐刹那间变得乌黑一片,道道银色的闪电穿梭于其间,最后便是哗啦啦的暴雨如瀑,潇潇而下,整个盘蛇山,都是笼罩在朦胧这无边雨幕当中。
  冰冷的雨幕当中,透露出来的,是毫不掩饰的森严杀机,直教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