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鹊桥


小说:财迷娇妻不要跑  作者:春日凉薄
    “这是顾祁给我的。”金珊珊轻轻的说着。
    话音一落,秦玗怜立刻古怪的看着她,道,“珊珊,你该不会是做了他的小蜜吧?不然他怎么会又替你还债,又给你找房子住?还是这么高档的公寓。”
    金珊珊没有说话,看着大雪融化的空荡校园,微微出神。
    “喂!”秦玗怜急了,拽住她的手道,“你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那条路不是那么好走的,你看看我,就应该知道后果!我不想你跟我走上同样的路!”
    “我不会和你走上一条路的。”金珊珊回过神来,朝着她笑了笑。
    她是很有原则的人,即使对方是顾祁,也同样。
    秦玗怜看着她的笑容,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但还是不安的道,“反正你的债务也已经还清了,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彻底的和他断了联系吧。”
    “……好。”
    而后的日子,金珊珊便忙着开学以及找工作的事,至于那公寓,则被她交给了中介处理。价格不论,只要人品好,且能尽快搬进去的就OK。那接待她的中介公司负责人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她,然后便是一脸的惋惜,说着什么如果不是他拖家带口的话,他也想搬去住。
    也因为这种低廉的价格,所以来租房的人很多,但几乎都被金珊珊给回绝了。不知道是私心作祟,还是来租房的真的有问题,总之过了好几天,她那原本应该被快速拿下的房子一直都没人入住。
    直到一则消息打破了这诡异的平静。
    顾氏集团总经理和凌家千金的订婚宴将于明日在海湾酒店正式举行!
    金珊珊盯着这个霸占着财经网站首页的消息,脸上阴晴不定,最终化为了一潭死水。
    她从枕头下翻出那枚雪花戒指,狠狠的拽在手心里。曾经,她独占的承诺,如今,有了别人分享,而那人,比她更加的名正言顺!
    拿出手机,她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冷漠的声音里透着疑惑。
    “明天你会去吧?”虽是疑问,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嗯。”对方简单的回答着。
    “女伴定了吗?没定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我?”金珊珊轻笑着。
    “好。”没有丝毫的犹豫,对方直接给了肯定的答案,似乎一直在等着她说出这句话般。
    “结婚礼物准备好了吗?没有的话,我帮你准备吧。”金珊珊把玩着手心里的戒指道。
    “好。”对方没有拒绝。
    “相对的,我没有礼服可以穿,化妆技术也不到家,这些,你可以帮我准备吗?”
    “好。”
    电话挂断,很快她便收到了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见面的时间,地点。微微一笑,似无奈,但更多的却是嘲讽。
    秦玗怜拿着手机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开始和来找她咨询房屋的人聊天了,嘴边的盈盈笑意,丝毫看不出伤心的情绪。
    微信群里,秦玗怜发出一张刚在网上看见的顾祁与凌冰的订婚照,打字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这些人眼神没毛病吧?
    许久不出现的礼子学,在即将开学的前夕,也开始活跃起来:你这是嫉妒别人长得比你好看!
    秦玗怜:滚!
    秦玗怜:我听珊珊说,你手机不是被别人捡了吗?怎么?现在要回来了?
    礼子学:还用得着我去要?只要说一声,对方巴巴的就给送过来了。
    秦玗怜:有情况!
    礼子学:瞎说什么?对方是男的,哪来这么多的情况?你是闲了一个寒假,找不到八的了,是吧?
    秦玗怜:切,心虚了!
    礼子学:……
    礼子学:我们聊了这么多,金珊珊呢?感觉好久都没看见她人了。
    秦玗怜:唉,她现在可没空理会我们。
    礼子学:不会在哭吧?
    秦玗怜看到这话,嘴角微抽,瞥眼看向对面床上笑得正一脸高兴的人,打字道:那倒是没有,不过笑的挺开心的。
    礼子学:笑?难道是知道顾祁订婚的消息,吓傻了?
    秦玗怜:深刻的怀疑中。
    金珊珊:捉到两只背后八我的小八!看在咱们都是熟人的份上,请我一顿饭这事就算过去了,否则……嘿嘿嘿!
    突然冒泡的人让两人都是一惊,秦玗怜更是吓得差点儿连手机都掉地上了。
    “你咋忽然就跑出来了?”
    “看你们聊得这么开心,我不来冒冒泡,多不好意思啊!”金珊珊朝着她咧嘴一笑。
    “我看你找我们请客的时候,没多不好意思啊!”秦玗怜气恼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要吃的都还不好意思,那还活着干嘛?浪费空气。”
    秦玗怜嘴角一抽,知道自己说不过,便不在理会她。金珊珊果然是金珊珊,哪怕债务还清了,她还是那个视财如命的她!
    当晚,秦玗怜和礼子学便请她吃了一顿,但却不是什么大餐,而是最普通不过的食堂。两人都很惊讶,但金珊珊却吃得有滋有味。
    次日一早,各个社团里便开始准备招新活动,就连秦玗怜都被叫去镇场子了。而金珊珊却在睡了一个懒觉之后,才慢悠悠的起床洗漱。
    结婚的人很忙,而且一忙就要忙好几天,起早贪黑的,甚至有时候还要熬通宵。可身为砸场子的,自然要慢慢来,无论怎么样也得等别人都进行得差不多了,再出现吧,那样,才能震惊全场不是?
    随便的套了一件外套之后,金珊珊便出门打车,去了和苍杰约定的店里。
    刚一到门口,便看见那个早已等候多时的冰冷人影。一如既往的黑色西装,俊朗的面瘫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强大的冷漠气场让一般人根本就不敢靠近。
    她笑嘻嘻的走过去,道,“等很久了?”
    “没有。”嘴里虽是这样说着,但那双冰冷的眼睛射出的视线,却足以将人给冻成冰棍。
    金珊珊轻轻一笑,似乎浑然不觉的和他一起步入店内,开始挑选礼服。
    “你说我是穿白色的好,还是红色的好。”金珊珊捻起一件婚纱的裙摆,道。
    这店是菁叶市里有名的礼服店,其中不仅囊括了各种宴会的礼服、造型,还包办婚纱等一系列结婚事宜。而这还不是这家店出名的原因。它能受到众多上流社会人士的喜爱,最大的原因却是庞大的服装设计团,并且,每一件衣服的成品都只有一件。你若是在这家店来挑选衣服,根本就无须担心会和别人撞衫。
    苍杰看着她捻起的那件婚纱,冷冷道,“就算你穿着婚纱去求他娶你,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说话真难听。”金珊珊撇撇嘴,但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放下裙摆,她朝着礼服区走去。路过导购时,道,“美女,把你们店里最漂亮,最贵的礼服拿出来,不用担心我付不起,苍大少爷会买账的。”
    苍杰看着她的背影,略微无语。这丫头还真是能报仇的时候,丝毫也不知道手软。不过很快,他冰冷的嘴角便轻轻勾起。
    这场订婚宴,越来越有意思了!
    海湾酒店,虽然名字上有个海字,但它却并不是真正的靠近海边的,毕竟,菁叶市可不在海边。不过,它却拥有一片巨大的人工湖,而酒店则坐落在湖边上。
    这片湖在全国或许不出名,可在菁叶市却是特别有名的,不为其他,就因为它那架在湖面上的鹊桥!一只只喜鹊由石头雕刻而成,或娇憨,或鸣叫的架在一起,形成了一座长五十米,宽十米的鹊桥。而这桥下,有一座小岛,整齐的放置着一排排石椅,用作观礼席。
    金珊珊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视线第一时间便被那鹊桥给吸引了目光。此刻的鹊桥边围着很多人,但却并不是正在举行着什么,而是工人们正在将手中的假花塞入喜鹊的嘴里,做着装饰。
    嗯?现在才装饰?
    她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十一点五十了,就算延后半个小时,这么长的一座桥,也是不可能装饰完毕的。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就不由得停住了。引路的服务生看见之后,主动道,“鹊桥只用作真正举办婚礼的时候,若只是一般的订婚宴,还是在酒店里举行的。”
    “为什么?”金珊珊奇怪的道。按照经营理念来说,多赚点儿钱难道不好吗?
    “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安排不过来,但还有一个原因是,据说鹊桥只能走一次,若是多走了,那就会和牛郎织女一般,永远隔河相望。”服务生道,“所以,到我们酒店来办婚礼的,都是订婚宴在酒店里,结婚才会用到鹊桥。”
    “哦。”金珊珊点点头,心中却涌起一抹苦涩。
    如果这传说是真的,那我倒还真希望他们的订婚宴能在鹊桥上举行。永远的隔河相望,永远都不能在一起!
    踏着红毯,步入大厅,里面觥筹交错,好不热闹。门口站着一身穿旗袍的女人,见金珊珊他们走来,便弯腰道,“请出示请柬。”
    苍杰将手中的请柬递给她,而金珊珊则自动的挽上了他的手臂,笑道,“一起的。”
    虽然当初在和凌冰见面的时候,的确看见了她的请柬,但为了骄傲,她并没有拿。之后,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那张请柬并没有寄到她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