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怕你不安


小说:财迷娇妻不要跑  作者:春日凉薄
    女人检查了请柬之后,便请他们进去。
    刚一走进去,金珊珊就松开手,自顾自的开始张望。
    苍杰看着被松开的手臂,微微皱眉,然后抓起她的手,不等她同意便再次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身为女伴就要有女伴的样子。”
    金珊珊嘴角微抽,不知道他又是哪根筋不对,但还是没有去反驳他,顺从的挽着他的手臂。毕竟,今儿需要打的boss是顾祁,这么快就和队友闹矛盾,对她可是百害而无一益。
    很快,便有人过来敬酒聊天。让她意外的是,这人竟是冲着她来的!
    “哎呀,金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一个发福的中年人摇晃着红酒杯,走了过来。
    “袁老板。”金珊珊轻轻一笑。这人正是当初她与顾祁参加生日宴时,上来打招呼的那位袁老板。
    “金小姐出席这样的宴会没关系吗?”袁老板关心的道。
    当初在酒店门口的那一幕,多少人看在眼里,都知道两人的关系有多不一般。如今,顾祁订婚,而眼前的女人却不是另一个主角,虽在业界很常见,但像她这样来参加婚宴的,却几乎没有。
    不知道该说她是心大?还是根本就不在乎。
    “我……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金珊珊挽紧苍杰的手臂,笑道。
    这时,袁老板似乎才看见苍杰一般,后知后觉的道,“哎呀,是我说错了,瞧我这嘴巴,人上了年纪啊,这眼睛就容易不好使。”
    是挺不好使的!
    金珊珊笑了笑,道,“怎么会呢?你依旧是老当益壮,在场的多少年轻人只怕都没你身体好。”
    “呃……”袁老板略显尴尬,看向苍杰道,“苍总,好久不见了。”
    “嗯。”苍杰冷冷应了一声。
    “今晚你的女伴很漂亮啊!”袁老板继续道。
    “嗯。”苍杰仍旧冷冷道。
    “呃……你们慢聊,我到那边看看。”碰了一鼻子的灰后,袁老板自动远离。
    金珊珊“噗嗤”一笑,道,“你都是这么对别人的吗?你就不怕以后会有找他帮忙的时候?”
    商场上的变化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哪天就会因为什么事而求别人,所以多是虚与委蛇。可像苍杰这般的,金珊珊却还是第一次见。不得不说,今儿倒是大开眼界了。
    “也比你骂他老的好。”苍杰看着她,冰冷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谁让他来试探我的,活该。”金珊珊白眼一翻,道,“好戏当然是要留给我来开头,怎么可以便宜了别人?”
    袁老板过来状似关心她的话,实则是想从她嘴里探口风,好以此推断这场商业联姻到底稳不稳固。
    “拭目以待。”冰冷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笑意。
    金珊珊瞥了他一眼,暗道:这家伙果然脑子不正常!
    无论谁遭殃,苍杰永远都是乐得看戏的那人。若是无戏可看,那他想方设法也要造点儿戏出来。
    突然,司仪的声音传来,喧闹的宴会厅立刻安静了下来。
    “首先,欢迎各位亲朋好友来到这里,与我共同见证着这场订婚宴。让我们用最诚挚的祝福,请出这对新人!”话音一落,现场便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随后,中间空出的舞台上,便走上了两个人。女的,红裙似火,但在那张美丽的脸上,却冰冷如霜。两种极致在她的身上出现碰撞,造就出别样的诱惑。男的,白衣胜雪,一向带着笑意的脸上此刻却冰冷无比,但依旧无法掩盖他那逆天的颜值。
    自两人出现,金珊珊的视线便如同黏在了那男人的身上一般,再也扯不下来。
    有多久没见他了?自大年初一之后,这个男人便在她的生活里失去了踪迹。如果不是偶尔还能在新闻上看见,她毫不怀疑这人已经死了!
    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条信息,更没有一句解释!
    心在绞痛,脸上更是聚起了寒霜。
    “笑。”冰冷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金珊珊心中一惊,立刻回过神来,收住情绪。没错,此时此刻,她应该笑!笑着好好的给予上面两人祝福!
    “现在,让我们的准新郎邀请我们的准新娘,跳第一支舞!”司仪的的话落下,优美的钢琴声立刻响了起来。
    四周的男女也开始移动着自己的脚步,似乎只要两个主角一开始,他们也会立刻跳起来一般。
    在上百只眼睛之中,顾祁盯着对面的凌冰,却没有动。眼底闪烁着常人难以发觉的怒火。
    他不知对方跟金珊珊说了什么?但当他发觉之时,却已经没了反抗的余地。一个劲儿的对着他威逼利诱,甚至连一个和金珊珊解释的机会都没留给他。所以,当他发现那一大叠的请柬里有一张是给金珊珊的时候,才会发了疯似的将它撕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尴尬之中。
    司仪盯了半晌,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连忙改口道,“呵呵,看来咱们的准新郎还挺害羞的啊,既然如此,就由我们的准新娘来吧!来,有请准新娘上前邀请准新郎跳起今晚的第一支舞!”
    凌冰迈着步子,走到顾祁的面前,嘴角轻扬,“请和我跳第一支舞吧。”
    顾祁仍旧没动,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透着足以冻伤人的冷意。
    凌冰上前一步,几乎就要和他贴在一起了,红唇靠近他的耳边,轻声道,“你想让这么多人看我们两家的笑话吗?还是说,南城计划你想就此搁浅?”
    长长的睫毛微颤,顾祁斜睨了她一眼,随即,便压下了眸中的怒意,握住她的手。
    凌冰嘴角上扬的弧度更深了,显得有些得意。再次站直身体时,红唇路过那张美丽的脸,在那光滑的脸颊上留下轻轻浅浅的一吻。
    口哨声,欢呼声,立刻响彻了整个宴会厅。周围的众人听不见他们的话,在他们的眼中,这两人完全是在耳鬓厮磨的狂撒狗粮!
    看着两人“恩爱”的模样,金珊珊捏紧了拳头,脸上的笑也散发着深深的寒意。挽着苍杰手臂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了,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大理石地砖上,发出“哒哒”的声响。在那么一瞬间,竟超越了喧闹和钢琴声。
    一步一步的靠近中间的两人,嘴角深寒的笑意,也渐渐的变成了甜甜的笑容。
    就在顾祁握住凌冰的手,另一只手打算放到她的腰间时,却被人给一把抓住!熟悉的清脆嗓音同时响起,“别急着跳舞啊,你还没看见我送你的礼物呢。”
    这话一出,两人都是一惊,四周的众人更是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唯独苍杰休闲的站在原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顾祁快速回头,看着抓住他手腕的女人,一抹惊艳从眼底一闪而过。黑长的秀发被随意的抓起,固定在脑后,几缕调皮的细丝自耳边落下,圈起几个好看的弧度。大眼明眸,红唇轻扬,与他同样白色的抹胸礼裙修饰着她完美的身材,肤白如玉,浅笑间竟带着一丝慵懒的味道。似乎眼前的一切皆是一场笑话,而她则是那不染红尘的看戏之人。
    “珊珊。”低喃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眷念,以及一丝错愕。
    他明明将请柬给撕了,她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随即,他将视线移向她上来的方向。人群中,那个穿着黑色西装,浑身冰冷的男人正看着他,眸中闪着只有他才能看懂的笑意。
    苍杰!!
    心中气恼,但金珊珊却没有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
    “不好意思啊,凌小姐,打扰了你们。”金珊珊朝着凌冰歉意的一笑。
    “该道歉的是我,毕竟,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变成了我,而不是你。”凌冰也朝着她勾了勾唇。
    一句话出,*四射,场面瞬间降低到了零点。金珊珊嘴角的笑意变成了嘲讽,道,“不知道凌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风水轮流转,如今笑看全场的你,不知道是否有一天会成为全场的笑柄呢?”
    “在我成为笑柄之前,你会比我先跌入尘埃。”凌冰嘴角的笑意消失了,恢复成以往冷漠的样子。
    “本身就在尘埃之中,最多不过是打几个滚而已,又怎么会再次跌落呢?”金珊珊甜甜一笑,道。
    她不是凤凰,所以她不会想着去做凤凰才能做到的事。无论是爱上顾祁前,还是爱上顾祁后,她都做着她自己,丝毫没有飞上枝头的想法。现在,她也不过是从一场梦中醒来,重新变成了一无所有而已。
    “对了,你俩订婚,我也替你们准备了一份礼物,算是代表我的祝福吧。”金珊珊摊开手,一枚戒指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顶上的光打下来,正好照在戒指上,顿时流光溢彩,美极了。
    凌冰看着那雪花戒指微微惊讶,竟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顾祁。
    “珊珊!”顾祁在看到那枚戒指的时候,顿时怒意上涌,一双眸子似乎要喷火了一般。
    那是自己给她的承诺,在她的眼中,难道自己的承诺就是那么的不堪一提?
    “嗯?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金珊珊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对他的怒意视而不见。“我这不是看你订婚了,怕你没有安全感,所以就急巴巴的跑过来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要不要考虑给我点儿奖赏什么的?对了,我这人爱财,要不你再给我张支票,我就乖乖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