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咬这儿


小说:财迷娇妻不要跑  作者:春日凉薄
    “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顾祁上前一步,紧紧的盯着她,似乎想要看穿她的眼底,看进她的心里,看清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知道。”金珊珊也抬眼看着他,不闪不避,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展露在他的面前。
    顾祁,我最讨厌的就是给了承诺却做不到的人,既然你做不到这个承诺,那我就还给你!自此之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彻底的撇清关系!
    不知何时,原本拽着他手腕的手松开了,但顾祁却反过来抓住了她!
    “你要还回来,可以!但,接不接受是我的事!”顾祁手中用力,将她拉进怀里,然后打横抱起,朝着宴会厅的大门走去。
    “喂!你干嘛?快放我下来!”金珊珊瞬间就慌了,不知道他想要干嘛,使劲的挣扎着。
    “别动!”顾祁将她抱得更紧,低声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我……”想要个鬼啊!我只是来大闹订婚宴的,不是来抢人的啊!
    原本围过来的众人自动的给他们让开一条路,似乎都没反应过来,这订婚宴为何会突然变成闹剧?就在这一晃神之间,顾祁抱着金珊珊已经走到了宴会厅门口。
    “站住!”凌冰率先回过神来,出声道。她的面上虽然依旧冰冷,但心里却焦急了起来。
    顾祁,你不会真的要走吧?有没有搞错!这可是咱俩的订婚宴,如果你走了,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啊?反正都坑了你这么多次了,这次你也咽下去不就好了?唉,早知道就压制住好奇心,不去找金珊珊显摆了,现在显摆出大问题了!
    心中懊恼万分,但时间也不可能倒流了。
    她虽然是这个宴会的主角之一,但真正举办这场订婚宴的,却是凌家和顾家,身为两家的儿女,她也只有配合着演出。
    多少人都在羡慕她,能在年轻人的圈子里疯玩,又能在老一辈的眼中混得如鱼得水。可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对于她的胡作非为,他们不过是看戏的看戏,放任的放任而已。但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背后,她所付出的,就是无条件的服从!
    若想要她考上哈佛,那她就必须费尽一切心思考进去!若想要她回国,即使她正在备战论文,也会立刻扔下回来。若想要她和不喜欢的人结婚,即便她心中千百个不愿意,也依旧会毫不犹豫的在神父前许下承诺。
    她所拥有的是被任意摆布的人生,所以,她才会在能稍微透气的时候,肆意的胡来。可相对的,她越是胡来,她的人生就被摆布得越是彻底。这就像是一个永无休止的恶循环,而她则深陷在里面,根本就出不来。或者,她连出来这样的念头也早已经被磨灭了。
    现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祁,在心里默默的乞求:别走!
    若是在平时,两人的关系完全可以让顾祁帮这个忙,但现在,他只是略微停顿后,便继续朝着大门走去。
    “顾祁!”凌冰再次叫出声,声音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嘶哑。
    金珊珊听得一阵皱眉,不由得出手拉了拉他的衣服。
    顾祁低头看了她半晌,最终,在脚步踏出大门时,留下一句“我一会儿回来。”随即,便彻底的消失在宴会厅外。
    凌冰浑身微颤,脚步向后退了几步,恐慌上升到心间,脑袋下意识的在人群中开始寻找。
    他们来了吗?还没有……幸好!幸好!不对,眼线!他们还有眼线!在哪儿?在哪儿?到底在哪儿!
    “啪!”突然,一人拍到她的背上,冰冷的声音响起,“别自乱阵脚。”
    凌冰心中一惊,侧头,正好看见了一张俊美的侧颜。
    “你,也来了。”她不知自己是如何问出这句话的,她只知道自己在开口时,声音已经完全嘶哑。
    “你自己给我寄的请柬,忘了?”苍杰看向她,冰冷的眸子平静无波。
    “是,我还真忘了。”凌冰扯了扯嘴角,却完全笑不出来。这种局面,她最不想的,就是被眼前的人看见!
    这时,司仪关掉话筒凑了过来,问道,“凌小姐,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剧本里可没有这一出啊!”
    虽然,他一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不敢明说出来,毕竟,凌家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司仪得罪得起的。
    凌冰沉默着,有些为难,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清楚顾祁走后是否还会再回来,若是随便夸下海口,到时打的可就是她凌家的脸了。
    “安抚一下,他很快就会回来。”冰冷的声音道。
    凌冰看向他,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凭我是苍杰。”依旧是冷冰冰的声音,却带着无法比拟的自信与狂傲。
    对啊,我忘了,你是苍杰!
    凌冰扯了扯嘴角,一丝苦涩在她的唇角化开。
    调整了一下情绪,从司仪的手中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来宾,你们好,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谢谢你们的光临。刚才突发意外,一位女士的心病发作了。但是不用担心,顾祁正送她去医院,不过,他说了,他还会再回来的,所以请大家和我一起再耐心的等他一会儿吧。这期间,我会让酒店为大家奉上丰厚的美食、美酒。祝大家用餐愉快。”
    哼,金珊珊,你毁我订婚宴,我就让你当一回病人!
    她找的借口合情合理,而金珊珊上前与他们交谈时,声音都刻意的压低了,所以周边的人并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因此,她找的理由很轻松的就被人给接受了。甚至还有不少人上前来,假意的对她表示着惋惜,错过了吉时。自然也有不少的前来探察口风,但凌冰自小就在这个圈子打滚,这自然难不到她,全都滴水不漏的圆了回去。
    等她终于闲下来时,抬头张望,那个自带霸气的冰冷人影已经消失在宴会厅中。心中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失望,最终都化为了嘴角一抹似有似无的苦涩笑意。
    却说顾祁抱着金珊珊离开宴会厅之后,并没有带出酒店,毕竟,一会儿他还要回去,所以,只是将金珊珊带进了一间房中,然后,关门上锁。
    “你你你你你……你想干嘛?”见他松手,金珊珊急忙挣开他的手,便想朝门口跑去。
    但她哪有顾祁来得眼疾手快?只见他一个侧身,直接就挡在了她的面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往墙角一按。高大挺拔的身躯瞬间就将她娇小的身子完全的笼罩住,双臂成了天然的牢笼,让她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你说,我想干嘛?”顾祁看着她,微微眯眼。
    金珊珊咽了咽口水,道,“那个,宴会上还有那么多的人等着你呢,你还是快点儿回去吧。”
    “你既然知道有这么多的人等着我,那你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还要故意激怒我?”他将请柬撕掉,刻意瞒着她,不就是不想让她伤心难过吗?可偏偏,她却要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来闹腾!
    “你是在……怪我?”听见他的话,金珊珊立刻便火了,“你罔顾承诺,跟别的女人订婚,还没有一个电话,没有一句解释,甚至连我给你打的电话你都不曾接过!你现在来怪我?凭什么!你丫的有什么资格啊!我就闹了,怎样?大不了你叫保安来请我出去啊,现在把我困在这里算个什么?莫非你还要我为刚才的行为在全体宾客前道歉不成?我告诉你,做梦!”
    听着她吧啦吧啦的如同机关枪一般,快速的说出一大串话,顾祁心中涌上的怒火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无奈。
    “我怎么可能让你给他们道歉?是我应该给你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没控制好自己,也说错了话。要不你咬我一口,消消气好不好?”顾祁凑上前,眨了眨好看的眼睛。
    金珊珊看着在眼前放大的俊颜,跟着他眨了眨眼睛,道,“咬哪儿啊?”
    “这儿。”说着,顾祁还撅了撅嘴。
    金珊珊瞬间满脸通红,一股怒火直冲大脑,双拳紧捏,随即,一拳便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混蛋!臭流氓!死渣男!今天你订婚诶,你居然还想着要我亲你?有病吧你!”
    “有病就不会让你亲我了。”顾祁捂住自己的肚子,弓起身,头放在她的肩膀上,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滚开!”金珊珊推了推他,但他却像死猪般沉重,根本就推不动!
    “叫你滚开!”金珊珊捏了捏拳头,准备再给他一拳。可顾祁就像是发现了她的意图一般,不仅没有挪开脑袋,反而伸出双手将她紧紧的抱住。
    “不放,放了你就要离开我了。”
    “你丫的都订婚了,还不要我离开?难道你想要我当你的小三不成?告诉你,没门!”她这人,穷有穷的原则,爱财有爱财的原则,爱人自然也有爱人的原则。
    “不会让你当小三的,我向你保证,我的顾太太只有你一位。不管我订多少婚,不管别人用什么手段来将我和别的女人绑在一起,在我心中,顾太太都只有你。”顾祁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道,“珊珊,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等我都处理好了,我就八抬大轿的来娶你,好不好?”
    “滚!”谁要轿子啊?我要豪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