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少年


小说:财迷娇妻不要跑  作者:春日凉薄
    两人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反而越讨论越热烈,那边坐着的两人都满脸黑线的看了过来。
    “咳咳,”金珊珊轻咳两声,这才拽着秦玗怜走了过去。
    将口袋里的罐装热茶递给他们时,她才看清了那男生的样子。
    肤白红唇,大眼睛如同芭比娃娃般,卷翘的睫毛又似蝴蝶振翅。双眉在耷拉下来的刘海中若隐若现,小巧的耳朵下竟没有耳垂,若是让他戴上假发,相信丝毫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性别!
    这样想着,金珊珊也直接问了出来,“礼子学,你从哪儿拐来这么好看的一个小美女?”
    “什么小美女,这么可爱,一看就是男孩子。”礼子学还没说话,秦玗怜倒是率先开口了。
    金珊珊当然也知道面前的是一男生,毕竟在电话里,礼子学可是说的很清楚,对方是他们的学弟!
    “学姐们好,我是秋扬。”男生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声音软软的道。
    秦玗怜立刻就酥了,母性爆发的抱住他,使劲的蹭了两下,道,“好好好!小学弟,你太可爱啦!”
    嗯?秋扬?好熟悉的名字。
    突然,脑海中一闪,金珊珊立刻想起,当初用礼子学的微信和她聊天的那个人,不就报的秋扬这个名字吗?难道……
    她立刻凑到礼子学的身边,用手肘戳了他一下,坏笑道,“从我家离开之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事啊?”
    “你在说什么?”礼子学一脸迷惑的看着她。
    “装!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装!”金珊珊用一副我已经看透一切的模样盯着他。
    礼子学头皮一麻,下意识的转移了视线,“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金珊珊一瞧他的反应,双眼立马散发着精光。嘿,还真有戏!
    “就你这死脑筋,打死我都不信你会回家道歉!老实交代,这剩下的几天你都跑哪儿晃荡去了?是不是……”说着,她凑近他的耳朵,轻声道,“被秋扬小少年给拐回家吃掉了?”
    “什么吃掉?”礼子学呆呆的反问着,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脸一红,道,“你胡说什么!”
    “我本来就是胡说的,你说你不生气就算了,干嘛还脸红啊?”金珊珊怀疑的看着他。
    “我……”礼子学指着她,顿了半晌后,挠着头道,“对啊,我干嘛脸红啊?”
    金珊珊无语的摇了摇头。
    这时,秋扬终于挣脱了秦玗怜的魔爪,插在了两人的中间,甜甜的笑着,“珊珊学姐,子学很单纯的,你别教坏了他。”
    秦玗怜刚喝进嘴里的热茶再次喷了出来,“咳咳咳咳咳……”
    金珊珊忙替她顺了口气,道,“淡定!淡定!”
    “不是,珊珊,你没听见吗?他居然说礼子学很单纯!他居然说这个整体抱着不良漫画看的小子很单纯!哈哈哈……”秦玗怜捂着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金珊珊抽了抽嘴角,这句话的槽点难道不应该是“子学”这个称呼吗?
    视线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但她终究没有问出来。毕竟,无论对方选择走怎样的一条路,都不会改变他们是死党的事实。
    随后,他们一起去吃了好吃的火锅,将这小学弟狠狠的大坑了一笔,但他们那孤单的三人微信群里,却也因此多出了一人。
    开学之后,金珊珊依旧忙得不可开交,学校工作两边跑,但最大的不同就是,月底再也不用担心受怕。不过,月底还是会坑礼子学一笔,仍旧是吃最贵最好吃的火锅,但这次,却有了一个帮忙结账的人。
    三个月的时间一晃便过,六月份的天气早就热了起来,只是早晚还有些凉爽。这种天气变化较大的最直接情况就是,宿舍里的两人都患上了流感。
    半夜,秦玗怜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的,便摸索着起来打算接杯水喝。当她缓缓坐起身时,却发现对面床上一个人影正靠墙坐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
    “啊!”她吓得一声尖叫,仅有的瞌睡虫都被吓得不翼而飞。颤抖着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那边一照,才发现那个人影是裹着被子的金珊珊!
    “你半夜不睡觉,专门坐在那里吓我啊?”
    “我没这么无聊。”金珊珊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的道。
    “那你坐在那里干嘛?”平复了狂跳的心,秦玗怜才下床接水喝。
    “睡不着,鼻子也好难受,呼吸不畅,还特别想一个人。”金珊珊裹了裹被子道。
    秦玗怜喝了口水,闻言,坏笑道,“难道是寂寞了?”
    “你丫才寂寞了!”金珊珊抄起枕头就朝着对面扔去。
    其实,秦玗怜说的也没错,她的确是寂寞了。都说人生病的时候就特别脆弱,原本压抑的思念也会瞬间跑出来,此刻,她正被这思念形成的大海包裹其中,似乎下一刻,就会溺水而亡。
    这三个月里,顾祁不是没有联系过她,不过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的时间,两人都是各忙各的。顾祁是真的忙,而她则是瞎忙。她知道,若是不让自己忙活起来,那自己一定会瞎想,瞎想的结局就是又一次鬼迷心窍的瞎闹腾。
    见她神情有点儿秃废,秦玗怜心中一紧,放下水杯,拿着被子就挤到了她的床上,道,“既然不寂寞就别露出寂寞的神色嘛,不过,就算是寂寞也没关系,有我陪着你呢。”
    “嗯。”金珊珊身子一歪,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不过,珊珊,你一定要稳住自己的心,别全部都赔进去了,否则,我怕你这一跟头栽下去,就起不来了。”秦玗怜有些心疼的道。
    她就是那一跟头栽下去就再也起不来的人,所以,她不希望金珊珊和她走上相同的道路。
    靠在她身上的人沉默不语,一双眸子忽明忽暗的,不知在想些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的发呆而已。
    秦玗怜继续道,“你现在特别稀罕顾祁,其实,等你过几年之后,就会发现那个人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他也会有很多的缺点,说不定还有你特别讨厌的地方。有的恋爱啊,尝过之后,就如同蜜一般,甜得腻人,让人上瘾。而有的恋爱,就像是被狗咬了一般,光是想起就让人恶心。甚至会深度的怀疑,当初的自己究竟是瞎了眼,还是智商变低,才会爱上那么一个人。”
    听着她的侃侃而谈,金珊珊“噗”的一下笑出声,道,“这算什么?过来人的经验?”
    “这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是在给你叙述旁观者的看法,你笑什么?”秦玗怜有一丝窘迫。她自己也知道,只有一次恋爱史的她,说着这些大道理,的确让人发笑。
    “没有没有,”金珊珊急忙摆了摆手,笑着在她肩上蹭了蹭,道,“我是觉得你说的很好!非常好!”
    “这还差不多。”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睡,絮絮叨叨的,说着曾经发生的各种事。就连上课走神这种小事,都被她们拿来当了度过漫漫长夜的下酒菜。在天微亮的时候,两人躺在床上,终是沉沉的睡去。
    大三一晃,便到了最后一学期的期末,暑假近在咫尺,她们的毕业季也不远了。像这样挤在一张小床上,聊天的日子也将一去不复返。
    金珊珊一觉醒来之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她拿出手机,却发现群里竟炸开了锅。
    “我靠,不是吧!”秦玗怜也揉着眼睛,看见了群里的信息。
    金珊珊皱着眉头,立马进入了sadgs官网,却发现里面骂声一片。
    独立宝妈:这什么鬼护肤品?亏还打着sadgs的名号,一用到脸上就火辣辣的痛,痛得老子差点把脸皮都给剥下来了!
    冲头来:楼上的,你也太夸张了吧!再说了,你买护肤品之前都不做皮试的吗?不过,这款产品真的很假,没想到连sadgs这么大个品牌都开始做假货了,唉,只能说世态炎凉啊!
    美梦悠悠:这个产品还在宣传时,我就开始关注了。它一上市,我立刻就买了,谁知道……唉!想我用了这么多年的sadgs,没想到最后竟还是栽在了sadgs上!
    就想静静:md,居然把老子的脸给弄毁容了,我要投诉!投诉死你!
    天天有惊喜:奸商!死奸商!你赔钱老子也不删评论!护肤品死贵死贵的就算了,用了之后,老子立刻就进了医院!
    鬼鬼安:不是说这产品投资了几十个亿吗?不是说产品质量杠杠的吗?尼玛?吹牛也不是这么吹的吧!我明天就结婚了,今天却毁容……啊!想死的心都有了!
    下面的评论还有很多,但却没有一条在说产品好的。金珊珊看得直皱眉。
    她听顾祁说过,这新出品的产品正是他忙活的南城计划。这产品的配方是他亲生母亲的遗留物,而且,在产品检测方面也是完全过了关的,可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批量的不良反应呢?
    如果,这只是新出来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牌子,那还好说。但这产品可是顶着sadgs的光环问世的,所以,聚集在它身上的关注度就不是个小数目。只怕一人吐一口口水,就能将一个大活人给活活淹死!因此,这产品若想重头再来,只怕会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