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三家分晋


小说: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大国和小国的差别除了地盘儿面积不一样,从城墙的高度和厚度也能看出来一些。为啥?因为在战国,城墙那可是最基础的基础设施。
  陈政怀着一丝小激动下了马车,却见韩国新郑的城墙明显比邯郸、大梁的城墙寒酸了很多,谁让韩国是战国七雄里最小的国家呢!
  如今的韩国虽然有点儿落败了,可曾经也是战国的一批小黑马。想当初晋国牛掰不,地盘儿大,人口多,秦国都得自称小弟喊大哥!可事情往往就坏在盛极必衰上。后来,晋国的几个大家族把董事长给架空了,董事会完全被韩董事、赵董事、魏董事、智董事、范董事和中行董事给掌控了,这六个董事一个比一个不懂事儿,完全不把董事长放在眼里,每次开董事会,甭管做出啥决定,董事长只负责签字:同意到奥运会去偷。董事长是没戏唱了,接下来就有好戏了!
  晋国董事局的六个执行董事开始了内斗,一通的拳打脚踢、互不相让,先是赵董事开除了范董事和中行董事,会议室里除了董事长那把椅子,就剩下了赵、韩、魏、智四个名签儿。
  那个姓智的明显不够智慧,靠着自己胳膊粗、小弟多,在尖沙咀号称智慧龙,天天想着欺负浅水湾、油麻地、旺角的三个小兄弟。有一次智慧龙约三个兄弟出来吃火锅,吃着吃着就说了一件事儿,啥事?要地盘儿呗!智慧龙指着三兄弟,你们,每个人都给我划一块地盘儿出来,否则,谁不给我智慧龙面子就砍他。
  你猜怎么着?!韩董事、魏董事也是一万个不情愿,但是没办法,咱人不够多呀,只有那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咋办?俩人回家一合计,给!不给不行啊!将来等机会再要回来吧,实力不够就得学会忍!两家第二天就划出了几条繁华商业街给了智慧龙。偏偏那个姓赵的不服气,我们几代大哥打下的江山,你说给我就给呀?!有本事打一架,打赢了拿走!
  嘿嘿!智慧龙一看,哎呦我去,还真有胆儿,行,打就打!结果赵董事连忙收缩兵力,从邯郸一路撤到了晋阳。为啥?因为当时邯郸的仓库虽然殷实,但赵董事这人聪明,如果仓库殷实,那肯定是平时百姓交的话费多了呗,关键时候怕靠不住啊!再说,人家赵氏分舵早有退路的安排,把晋阳城修得那叫一个结实,而且城里的百姓用手机接打电话、无线网络都免费,关键时候能给力。还真是给力!智慧龙领着韩董事、魏董事,三路人马砍过去,结果砍了好几年也没砍进晋阳城,人家晋阳城当初修城的时候,把制作弓弩的材料都备好了,你看看人家赵氏分舵的未雨绸缪!晋阳那些话费免单很多年的百姓也是真够意思,易子而食也要同仇敌忾!
  打不进去怎么办?智慧龙领着人站在高处一看,呀呵,晋阳城旁边儿有条河!要不说古代哪个城市旁边儿有河既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呢!好就好在有水喝、能游泳、能洗澡儿,还能钓鱼。坏就坏在还能把城市当庄稼给灌溉喽!
  智慧龙领着韩董事、魏董事站在高层建筑顶层拿着望远镜,边看边笑也就罢了,他是边看边笑还边说,你们俩看看,我这个水淹七军的主意不错吧,晋阳城都变成养鱼池了,咱哥们儿甩几杆子,钓个高密度咋样儿,把那个姓赵的钓上来切成生鱼片儿,做成寿司卷儿!另外那两个董事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相互偷偷看了一眼,我靠,咱俩的老窝儿旁边儿也都有条河呀!改天,智慧龙再把咱们那儿开发成垂钓胜地该咋办?!
  这会儿,那个赵董事还有晋阳城的百姓在水里都把皮肤泡白了,天天在露天大澡堂子里搓泥儿。一天,赵董事和秘书一人拿个毛巾又搓上了,你说这天天饿着肚子洗澡也不是个事儿,咱得想个辙呀,不然都快泡掉皮了!
  四眼儿秘书一通俯耳过来,咱何不悄悄联络韩董事和魏董事,给智慧龙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三家联合起来分了他的尖沙咀?!
  嗯!好主意!咋不早说!事不宜迟,快去!
  韩董事和魏董事正考虑给自己老窝儿旁边那条河改道呐,一听要瓜分尖沙咀,好!约好时间,叫上弟兄,砍死智慧龙!
  这哥儿三个此刻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趁着智慧龙在营帐里打呼噜,赵家军一通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韩家军和魏家军一通你先死我才能更好滴活着,给智慧龙来了个卷包会!
  智慧龙的结局不能仅用意外二字概括,虽然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但是在几千年历史上也没几个,你猜怎么着?赵董事不但把智慧龙给灭了族,还把智慧龙的头盖骨做成了酒杯,往里面倒上酒,喝得那叫一个痛快!你说说,一个人被别人报仇,还有比这个下场更惨的不?!
  感兴趣的童鞋该问了,有这么大仇嘛?不就是智慧龙要点儿地盘儿嘛!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没准儿春秋战国的历史都得重新彩排一遍了!赵董事跟智慧龙的仇,那可早了去了!
  人家赵董事没当分公司经理的时候,他老妈就是公司里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赵氏公司前舵主不知哪天斜眼儿瞅见这个阿姨了,后来就有了小赵。可人家赵氏已经有明媒正娶的大姨太了,赵氏接班人的名字都挂在正大光明匾的旁边儿了,小赵只是背着鞋箱出去擦鞋的命。
  赵氏前舵主非常重视早期教育对一个人的影响,当然,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几个宝贝儿子。老赵亲自撰写了格言家训,写在竹简上每个儿子一份,拿回去好好学,三年以后考你们。没想到三年后还真考试,其他几个公子哥儿都立马傻了眼,不是把竹简弄丢了,就是把竹简拆开点烟使了,反正卷子上除了名字没有多余的一个字,真是一个比一个惜字如金!小赵童鞋晚上睡觉都把老赵发的竹简揣在怀里,倒着背三百遍也没问题!这个排名最后的儿子终于被关注上了。
  也不知前舵主是喝多了,还是真的心血来潮,突然有一天,对着自己所有的儿子说,自己在某个高层建筑的楼顶放了个宝贝,看谁能找着,谁找着有重奖。那几个子以母贵的公子哥儿坐着电梯上去找了半天,啥也没有啊!老爷子是不是老糊涂了逗咱开心呐!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回来了。人家小赵虽然是擦鞋匠的命,但是人家人穷志不短,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小赵站到楼顶上俯瞰着东方之珠,这不就是我的爱人嘛!
  小河弯弯向南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就是我心中那片江山!让海风吹动了我的梦,每一条街巷仿佛都说出我的尊严。让利剑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
  小赵回到家跟老爷子一说,您说的宝贝就是把属于自己的地盘儿要回来!老爷子一听,这才是我赵氏的接班人呐,有这样的豪情壮志,才能跟那几个没有朋友、只有利益的董事PK呀!来人呐,把正大光明匾旁边儿那个条幅撕了,找个打印门市重新喷上三个字:赵无恤!
  你看人家赵无恤这番逆袭多么来之不易!可当初智慧龙是咋对待他的呢?一次智慧龙带着赵无恤一起去抢地盘儿,就因为赵无恤脚步慢了点儿,没有带头冲进前面的人群,智慧龙在小赵他爹跟前儿是一通垫砖儿:小赵这么没胆儿、这么不能打,我看你就换人吧。又有一次,智慧龙跟小赵在一个桌子上喝酒,智慧龙仗着自己辈份高、实力强,愣是冲着小赵一通灌酒,还把杯子扔到了小赵脸上,俩人在酒桌上打了起来,事后,小赵是忍了,可智慧龙跑到老赵那儿又是几大罐子眼药水儿给小赵上了个结实。幸亏老赵不傻,而且对自己看准的人有坚定的意志,不然小赵又要背起鞋箱,顺着火车道走天涯了!
  赵无恤跟智慧龙如此深仇大恨,也只有再次端起酒杯时,能够自信人生二百年了!
  自此,韩、赵、魏三家在晋国上演了一出三足鼎立。若干年后,韩虔、赵籍、魏斯哥儿三个被周威烈王封为诸侯。再后来,三家干脆把总公司解散了,韩国、赵国、魏国就此诞生,华夏历史也从春秋步入了崭新的战国时代。
  如此看来,如果没有当年小赵的挽狂澜于既倒,韩国、魏国也得被智慧龙吞并,如果那样的话,《史记》和《资治通鉴》该再版印刷了!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韩国这个北临魏赵、东有齐、南有楚、西有秦的四战之地,虽然有申不害以法术治国的十几年回光返照,如今已没有了当年灭掉郑国的威风,也没有了从阳翟迁都新郑的风光,只能靠着申不害变法遗留下来的一丝喘息,在秦国虎狼之师的一次次冲杀声中惶恐度日!
  行走在新郑的街道上,看着略显破败的城市基础设施,陈政也是高兴不起来呀!虽然统一六国是大势所趋,日后韩国就是第一个被秦国灭掉的国家,可就是战争太残酷了,死的人太多了!尤其是秦国那个按割人头论功行赏的套路,太没人性了!将来我要是到秦国,必须给他们改改规矩。
  进了新郑城,韩非神色激动起来,毕竟是回到自己家了嘛!现在他的主要任务是当好主人、陪好客人,还得当好吕大哥和父王的介绍人。
  韩非把一行人领到新郑最高档的旅店住下,陈政便打发信陵君府的马车回大梁了。
  给陈政他们每人安排了一个单间儿,韩非便辞别而去,到王宫里见父王去了。临出门时,陈政特意交代,见了你父王,就说我们是受赵王和平原君所托,特来与韩王商议大事,此事万分紧急,最好能尽快单独面见你父王。
  大,大哥放,放心,交,交给我,我了!
  陈政心想,这次还就得和韩王单独见面,一来这个事情现在还属于绝密阶段,不能走漏风声,二来呢,韩王别为了欢迎我,再弄个百八十人的鸿门宴,我可受不了那个刺激了!
  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欢迎的队伍,更不见韩非的人影儿,这是啥情况?咋跟在大梁的差别这么大呢?把我们扔这儿没人管啦?!
  等啊等!等得肚子扁了、花儿谢了、天也黑透了,不等了,吃饭去!陈政招呼苏代、李牧和荆锤三人出了旅店,在附近找了个酒馆儿吃喝了一通。
  几个人回到旅店已经很晚了,刚一进门,却见韩非面带愧疚的等在那里。
  吕,吕大,大哥,不,不好意,意思!
  啥情况?见到你父王了吗?
  见,见到,到了。
  咋说?
  大,大哥,能,能否到,到你房,房里说?
  也是!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走着。
  到了陈政的房间里,四个人都眼巴巴瞅着韩非。韩非脸色通红,更是难为情的低着头。
  说呀!啥情况?
  父,父王不,不想见,见各位。
  What?你没说我和苏先生是赵王派来的特使,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吗?我们俩就差没在背上插个鸡毛掸子来了,鸡毛信算个啥!
  大,大哥别,别生,生气,等,等我慢,慢慢说。
  哎呦我顶你个大喘气的!你确实是慢慢说,就算你想快点儿说,可是快得了吗?!听你说话,我,我都快,快成,成口,口吃了!行了,韩老弟也别着急,咱们坐下慢慢说。
  原来,韩非进王宫见了父王,刚说到赵国派来了几个人,要跟父王单独见个面。那韩王就摆手示意韩非不用再往下说了。没准儿韩王也是听不了韩非版的慢慢说,所以我替你说吧。儿啊!我早就得到邯郸传来的线报了,这个叫吕不韦的,还有那个苏代,他们来的目的是想让咱们韩国跟着赵国跳火坑啊!他赵国死了四十几万人可以不在乎,可以跟秦国耍赖皮,咱韩国玩儿得起吗?你忘了秦赵长平之战前了?他秦国是一直想往东扩大地盘儿,可他偏偏柿子捡着软的捏,拿他的大石头一个劲儿的死磕咱韩国呀!先是丢了野王,把偌大一个上党郡跟咱韩国隔离了。最可恨的是,我都答应把上党献给秦国了,那个上党郡守就是不愿降秦。父王没办法,只好换去个冯亭,谁知这小子竟然把上党送给了赵国。最后怎么样,赵国和上党死了那么多人,上党还不是让白起给占了去?!
  父,父王,吕,吕大哥他,他们就,就是来找,找您商量抗,抗秦大,大计的啊!
  呀呀个呸吧!他赵国想赖账自己赖去吧,别想拖咱们韩国下水,咱要是听了赵国的胡言乱语,秦国第一个不放过的是咱,不是他们!你,你去,去跟他们说,趁早离开韩国走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