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请君入棺


小说: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赵郝眼看着陈政被秦国的特战队员们架了出去,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哑巴吃黄连、吃了还得咽!上次杀吕不韦冒出来个李牧,这次范睢又在千里之外来了一招从天而降的掌法,好似如来佛祖的大手掌一般,把吕不韦给卷走了。
  陈政再一次被手脚绑住,眼睛蒙住,嘴里塞着布。只是这次与上次不一样的是,感觉自己好像被抬进了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箱子里,四面都不透风,上面还传来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什么意思?把我放哪了?哎呦我去!两千多年后可没有这么玩儿的啊!我们都是爱护土壤、节约耕地,装到小盒子里。你们直接给我弄个一头大来一头小,我要是大头儿子,你们还得给我定制一个,否则就得给我的头专门弄个大箱子!
  秦国的特战队也不含糊,一个个擦掉脸上的迷彩,脱掉身上的夜行衣,摘掉脸上的黑布,全部换上了老百姓的衣服,那些长剑也都藏在了马车车厢的暗格内。马车上还点缀了一些白布,打眼一看,这就是一个给人送行的队伍。
  广告员在马车外招呼一声,目标,咸阳,开路!导航语音提示:距离当前目的地咸阳路程较远,请注意行车安全,前方三公里,有城门拍照,限速10,请注意减速慢行!
  陈政一听咸阳,好吧,我也省得在棺材里读秒了,不然非得把自己读死过去,也省得再出来了,到了咸阳让范睢直接埋了我就得了,再配几个女兵马俑!好看点儿的!
  谁知到了新郑城的西门,城上的门岗说啥也不给开门。韩王有令,今晚任何人不得出城。
  令你个头吧,大金饼子,上!
  广告员拿出明晃晃、金灿灿的饼子托在手上,离远了看,好似一坨屎一般,嘿嘿,天下还有不喜欢吃这个的?快快开门!
  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别耽误功夫扯没用的啦!刚刚接到王令,全城戒严,你们这会儿就是想掉头回去,恐怕都没戏了!
  What?全城戒严?难道赵郝那小子告的密?早知如此,刚才就该就地解决了他们。
  广告员还不甘心,大半夜的也不能在这儿一直耗下去呀!城上的官爷听着,我们今晚必须出城,不然耽误了时辰,我们可担待不起呀!我这里还有几个金饼子,官爷们分分,开门吧!
  别喊啦!没戏!你们也别离开啦!
  突然,广告员和特战队员们看见城门楼子上点起了一把大火,我去,这是啥意思?难道是给谁传递信号呐?!
  给陈政送行的队伍一下子慌了神,突如其来的状况考验着范丞相门客的应变能力。
  怎么办?两个门客对视了一眼,无线电波传输的信号显示:全体上刺刀,上!
  俩人朝身后打了个手势,几十个送行的老百姓瞬间脱掉了宽怀大敞的衣服,一个个打开随身的包袱,换上了夜行衣,带上了黑面罩,拎出了长剑,而且还人手一个飞虎爪。
  城上的门岗朝下一看,我靠,这帮人是干啥的?难道是专业群众演员?!
  只见数十条绳子飞上了城墙,一个个明光锃亮的飞虎爪挂住了墙砖,特战队全部变身飞虎队,顺着绳子飞快的向上爬去。
  门岗们平时哪见过这阵势,慌乱中拿着长戟朝下挥舞着。问题是,城上的人手不够啊!别说是一对一了,即使是十对一,这平时守城门儿、卡油水儿的门岗也不是秦国特种兵的对手呀!门岗们心里这个奇怪,今天晚上咋这么邪乎呢?韩王偏偏今晚下令全城戒严,不然的话,每人分个金饼子,烧酒、烧鸡加烧菜,夜班儿三烧就开整了!现在可好,遇见一群玩命儿的蜘蛛侠!
  两个门客正在城下观战,眼看着手下的队员们就要登上城墙了。突然,从两人的头顶上飞过无数支箭矢,在黑夜的冷风中呼啸而过,城墙上传来阵阵惨叫声。定睛看时,秦国的特战队员们就像死了的知了一般,一个个坠落到了地上。没有被击中的黑衣人们见势不妙,急忙顺着绳子滑了下来,从背上抽出剑来一看究竟。
  此时,陈政还躺在棺材里无法出声,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马车的一侧是秦国的两个王牌大贱谍和特战队,而另一侧,却是无数支火把照耀下的韩国御林军!
  你还别说,韩国虽然是个小国,但人家的御林军却是清一色的骑兵,每一匹战马的头上都罩着盔甲。马上的人更是帅气十足,一个个金盔铁甲,头盔上还插着一根长长的羽毛。
  走在御林军最前面的有三匹马,只见韩非在当中,李牧和苏代在两旁,荆锤却没骑马,手拿宝剑站在那里。
  却说陈政和荆锤悄悄溜出旅店后,李牧在沉睡中听到湛卢剑的“啾啾”之声,在惊异中坐了起来,却不知是何原因。哪知再躺下后,那湛卢剑发出的声音久久不止,李牧感到事情蹊跷,这才起身出来察看一番。当发现陈政和荆锤的房间空无一人后,便急忙敲开了苏代的房门。
  苏代不愧是老江湖,一摸脑袋就猜出来这俩人准是去了赌坊。好你个吕不韦,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倒要看看你在赌坊是如何让人家榨干的,也好让你现场唱一首无地自容!
  李牧和苏代急匆匆赶到赌坊,却见赌坊的门关着,从门缝里透出一丝光亮来。俩人凑近了一听,咋里面有个人在惨叫呢?咋一口东北腔儿呢?哎呀!这不是锤子的声音嘛!
  李牧抽出湛卢剑,冲着门板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块整板儿!赌坊的大门瞬间被湛卢剑洞开,荆锤头朝下吊在里面,正被一群大汉当沙包呐!
  锤子看见眼前倒立的李牧和苏代,瞬间泪崩了!救命啊!杀人啦!快来救我啊!这嘎达就是个黑店呀!他们快把我整死啦!
  苏代迈步进去,别喊,别喊啦,啥情况?说!
  你先让他们把我放下来呀!
  也对!诶,你们,快把他放下来。
  那群大汉一听,呀呵,你是哪颗葱?我们凭啥听你滴?你说放下来就放下来,你当我们玩儿《寂静岭》呐?我们可不玩儿那个头晕烧脑的游戏。要放下来也可以,三个金饼子滴拿来。
  啥?三个金饼子?那你还是把他杀了吧,回见吧亲!苏代说完就拽着李牧往外走。
  锤子见状大喊起来,哎呀!你们俩见死不救啊!不救我也可以,你们的吕老弟、吕大哥可是找不见啦!你们俩也不管不顾啦?!
  李牧立时甩开苏代,转身走了过去,说,吕大哥是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吕大哥呢?
  我也不知道吕大哥这会儿在哪呐!
  得!当我没问,各位好汉,你们继续!
  李牧兄弟别走!虽然我不知道你吕大哥去哪了,可是这帮子人知道。
  哦?李牧转身看着大汉们,拿湛卢剑一指,你们,说,跟他一起来的人去哪了?
  嘿嘿!想知道不?三个金饼子。今天这厮在我们店里不但是输了个底儿掉,还从我们账上支了三个金饼子,你替他还上,我就告诉你。
  锤子破口大骂起来,胡说,谁借你们金饼子了?!是你们作弊被我发现,骗走了我的金饼子不还给我,欠钱的是你们,不是我!
  嘿嘿!我说你欠了我们的就是欠了,我们这儿有这么多人作证,你一个人空口白话,谁信你?
  苏代是听出了里面的缘由,知道今天不靠武力解决是不行了。对待这些蛮不讲理的人,你要是在这儿讲道理只会是耽误功夫,而且还会显得自己很愚蠢。最好的办法是用RPG解决,直接轰他们丫的,他们这种人就认同暴力!
  苏代断然大喝一声:李牧,干他们!
  谁知那帮子大汉哄堂大笑起来,就凭这个小年轻儿,手里拿一把黑乎乎的烧火棍子,这东西是把剑不?连个剑刃儿也没有。哈哈哈哈!
  李牧见这帮大汉笑得肚皮乱颤,猛地把手中剑竖了起来,只听湛卢剑发出震人耳膜的“啾啾”之声,赌坊里的蜡烛顿时火苗四溢,屋子里立刻着起了火。
  大汉们齐声高呼,什么情况?拿起手里的刀斧向李牧砍去。李牧看来是因为这些人罪不至死,不想伤了他们,便后退几步,用湛卢剑向一旁无人的赌桌劈去,只见一排四五张桌子被剑气劈成了两半儿,对面的墙上也开了一道裂缝。
  屋子里的人全都傻了眼儿,大汉们吓得放下了家伙儿,呆呆得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还不把他放下来?!
  是是是!
  说,跟他一起来的人去哪了?
  我们也不知道!就是被两个人架了出去,外面还站着几十个蒙面杀手,一个个杀气腾腾的。那个人被塞进马车,往东面去了。
  走了多长时间了?
  大约半个时辰了吧?!其它的我们就都不知道了。
  李牧意识到情况不妙,连忙问苏代,先生,您看该怎么办?
  苏代一摆手,别急,越是在这个时候越需要冷静!我看这样,你吕大哥估计是被仇家绑走了,凭咱们三个人可远远不够。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找韩非,让他连夜进宫,请韩王出面,此事在今晚才或有转机。
  韩王?苏先生,我们来了这么长时间,那个韩王连个面儿都不见,他能管这件事儿吗?
  会!放心!就韩王那个小胆儿,他肯定会。不要忘了,我和吕不韦是赵王派来的,而且你吕大哥还和范睢、魏无忌交往甚密,如果吕不韦在韩国遭遇不测,别说他韩王,就是整个韩国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先生说得对!那咱们也不知道韩非住在何处啊!
  哈哈!你们这些天悠哉悠哉的吃饭逛街,我可是没闲着呀!跟我走就是。
  李牧一听,好家伙,这个老江湖真是个有心人呀!看来日后还得多学着点儿!
  李牧和苏代领着锤子出了赌坊,直奔韩非的府邸而去。身后赌坊的火势却骤然不可收拾,那帮大汉连喊带叫的一通忙活,那火却越来越旺。幸亏旁边没有民房,这才没有殃及无辜!
  韩非得到消息,带着三人上了马车,连夜来到韩国王宫。
  苏,苏先生,你,你们稍,稍等,我,我去,去去就,就来。
  三个人在韩国宫门外等了一会儿,见韩非走了出来,身后还跟了一个一身盔甲的将军。一问才知,这位将军乃是王宫的御林军统帅。
  韩王连夜下令,新郑城全城戒严,不准放一只老鼠出城。各个城门若发现可疑之人,立刻点火为号,为御林军发出信号。
  韩国王宫的最高处就是韩王亲自设计施工的瞭望塔,专门用来接收来自城门的信号。也许,这是韩王在遇险时的及时逃跑系统呢?嘘!
  站在瞭望塔上的御林军远远望见自己平时常去的赌坊着了火,咦?韩王只让看城门的信号,没让城里点火啊?!哎!今后下班没处玩儿了。正在摇头唏嘘,我靠,今天新郑城是啥情况,西门的火也点起来了,快去通报!
  韩非和苏代、李牧都换上了战马。荆锤知道今天晚上自己的罪过大了,哪还好意思骑马,甘愿跑在前面打头阵。韩国王宫的御林军跟着韩非的坐骑,浩浩荡荡向西门疾驰而去!
  到了西门,只见有两个人站在城门内,面向城门指指点点,几十个黑影正在城墙上抵抗着地球引力。城上的门岗正在齐声唱着:你们正在抵抗地球,我正在抵抗你!你爬向这里,他爬向那里,麻烦的问题,我站在天空里抵抗的很无力!
  此时此刻,秦国的黑衣蜘蛛人死了一半,还剩一半。不过,人家毕竟是从虎狼之师中千挑万选出来的,面对眼前的韩国御林军,没有丝毫退却之意。
  范睢的两个门客对眼前关门打狗的局面进行了一番评估,跑是跑不了,打是打不过,这可如何是好?!
  李牧借着城门上的火光,急切的寻找着陈政,依今晚的情形看,吕大哥的失踪与眼前这些人肯定有关系。
  韩非骑着战马走在最前面,用手一指前方,扭脸向御林军统帅示意道:留,留着这,这两,两个活,活口,其,其他全,全部消,消灭!
  随着一声令下,后面的御林军一字排开,拉开了威震战国的韩国强弓劲弩。
  那两个门客抱头躲在了马车后,那些黑衣人举起长剑冲锋过来,却被暴风骤雨般的箭矢穿透了胸膛,一个个悲壮的面向前方倒下!
  陈政躺在木头板儿里,听见外面一阵嘈杂,估计是救兵到了,于是在里面连蹬带踹起来。李牧听见马车上传来异样的响声,忙下马招呼荆锤跑了过去。
  吕大哥,终于又见到你了!你们把我们吓死了!
  陈政从棺材里坐起来一看,我靠,这么大场面儿?!死了这么多人?!
  韩非见陈政安然无恙,也放下心来,继续发布着命令:将那两个人带走,先行看押起来。送吕不韦先生一行回旅店歇息,明日与我进宫面见父王。
  别忙着歇息!陈政从棺材里跳了出来,还有一件事儿没了结呐!
  吕,吕大,大哥,不,不知是,是何事?
  新郑城里还有一拨冤家等着咱们呐,若不登门拜访,韩老弟岂不是未尽地主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