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白痴的宇宙之子


小说:星海战队  作者:吾大不同
  罗衍跟南溪在相互比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这种能力。只是脑子那如针扎一般的感觉让他想起了之前瞬间接住艾琳娜子弹的事情。看来,那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又出现了。
  先不管这种力量是怎么出现的,他现在只能硬抗南溪那股力量的压制。
  断了半截胡子的老头眨了眨眼睛,其实就跟没眨一样,仍旧眯成一条缝,只是上面那两条眉毛很是飘逸地晃了晃,颇有仙风道骨。
  他不紧不慢的走到二人身前,用权杖指了指南溪,摇了摇头,说道:“丫头啊,力量还远远不够,速度也不行,技巧也毫无章法,真是浪费了这把‘沧浪之弓’……”
  “还有你……”老头将目光转向罗衍,一脸的鄙视和嫌弃的表情,“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堕落到连老夫都不忍直视的地步,你这是在干什么?挠痒痒?没有守护者在身旁,果真是废物一个啊!宇宙之子?咦,差远了,差远了……”
  那老头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慢悠悠地围着两人转了一圈,看了看南溪说道:“好了,丫头。你试探好几次了,难道还不相信吗?”
  南溪嘴角的酒窝仍旧内陷,好像任何大事都妨碍不了她笑。
  她加重了双手的力道,压得罗衍的身子又往后趟了趟,说道:“记忆值3点,魅力值2点,毅力值3点,感知值3点,智力值……咦,才1点,跟白痴有什么区别吗?他也能是宇宙之子?那我还是宇宙之母呢!”
  “呸!”老头的眼睛终于使劲睁了睁,瞪了一眼,然后又跟睡着了似的,用拐杖朝那把沧浪之弓敲了敲,南溪就被弹飞了出去。
  “你这丫头说话越来越没分寸了!他现在虽然跟白痴一样,只能说明体内的神智还未启发,但并不能否认他是宇宙之子的事实。”
  南溪稳稳落下,将沧浪之弓收起,不服气地说道:“神智启发?爷爷,您别开玩笑了,我觉得这小子死了也不一定能开启神智……我现在非常怀疑他宇宙之子的身份是不是真的……”
  老头懒得跟南溪计较,悠悠道:“你刚才不是试探过几次吗,不都是无功而返?你也看见了,爷爷也用生命之源试过,雷属性的力量击中了他,但只是击飞并未伤及根本,宇宙之子的身份是不会错的。要想不让他继续白痴下去,你作为守护者得伸出援助之手才行啊……”
  “我?我呸!对这个白痴伸出援助之手?笑话!爷爷,您可是我的亲爷爷,可别糊涂啊……”
  这边的爷孙俩十分认真的对话,旁边的罗衍却真感觉自己是个白痴了!
  什么宇宙之子,什么神智,他压根不关心,他就是想知道那爷孙俩说的那个白痴是不是在说他?
  显然是啊!
  我哪里白痴了?
  智力值1点?你怎么得出来的?还是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智力有缺陷了?
  “好了!”
  罗衍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喊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胸脯,说道:“我叫罗衍,我不管你俩是谁,那块……那块晶体我得拿走!”
  听完这句话,南溪笑得更坏不可言,伸手就要取沧浪之弓,却被老头挥挥手打住。
  南溪气得跺了跺脚,指着罗衍,“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居然敢打生命之源的主意。说你白痴,你还真是白痴的一塌糊涂!”
  “南溪,注意礼貌!爷爷教过你多少次了,一定要学会尊重!”
  说完后,老头朝罗衍点点头,说道:“我叫拉斐尔,是这颗星球的大祭司,白痴先生,非常欢迎……”
  “不对不对……被那丫头给气糊涂了……”拉斐尔赶紧改口道:“罗衍先生,非常欢迎你来到盖亚六号卫星……”
  虽然拉斐尔及时纠正了对罗衍的称呼,可旁边的南溪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
  罗衍强忍被侮辱的愤怒,指了指那颗诺依克晶体,很奇怪的问了一句:“它是不是这颗星球最重要的东西?”
  没等拉斐尔回话,南溪抢先道:“废话,生命之源当然是最昂贵的!”
  生命之源?
  罗衍根本不管它叫什么,只要知道这的确是这颗星球最昂贵的东西就行了,因为天使组织要他找到失踪卫星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带走那颗卫星上最重要的东西。
  诺依克晶体,力量强大,是突破制第三科技和制造末日武器的重要物质,能不重要吗?
  “好!今天我无论如何都得带走它,开个价吧!”罗衍财大气粗地说着,但心里丝毫没底,生怕南溪再突然向他发难,那他就只能面临逃亡的可能了。
  南溪收起嘴角两边的酒窝,狠狠地咬了咬牙,说道:“爷爷要不是说你是什么宇宙之子,本公主早让你死个十回八回了!”
  旁边的拉斐尔瞅了瞅南溪,撇了撇嘴,才跟罗衍说道:“生命之源本就是你的,你想拿走,随时可以。”
  罗衍没想到如此顺利,也不客气,打了个OK的手势,竟然真往前走去。
  “爷爷!您真老糊涂了?什么宇宙之子不宇宙之子的,先让我宰了他再说吧!”南溪实在是忍不了罗衍的白痴行为,不好好教训教训他难解心头之恨。
  “南溪,住手!预言是不可违逆的!预言说他是宇宙之子,他就是!你作为守护者,不得无礼!”
  “我呸!爷爷,我刚才的确试探过他,他也的确接二连三的挡住了我的进攻,但我的神经识别系统也不会出错,非常全面的对他进行探测过,他的进化点实在可怜,尤其是智力值,居然是1点,明显是白痴,怎么可能是宇宙之子?”
  “他不怕生命之源的伤害,这个怎么讲?”
  南溪白了一眼,“我也不怕生命之源的伤害,难不成我也是宇宙之子?”
  拉斐尔突然笑了笑,笑得有些不怀好意,指了指散发着光芒的晶体说道:“既然你不怕生命之源的伤害,那你碰一下试试,对了,碰之前先把你脑内的超级神经脑体拿出来……”
  南溪气得跺脚,说道:“他要是宇宙之子,又怎么可能打生命之源的主意?再说了,爷爷你不是说过什么古宙预言,他哪里搭边了?”
  “花朵会凋零,生命会陨落。死亡无故蔓延,便是真正的灾难。而那时,真正的宇宙之子才会降临——这就是古宙十大预言之一的宇宙之子预言,你觉得哪里有错了?”拉斐尔慢吞吞地说着。
  “灾难?这小子哪像是经历过灾难?你看看他,细皮嫩肉,怎么可能……”
  南溪正要继续说下去,罗衍却将脑袋前面的头发往旁边拨了拨,露出了额头上那一道明显的伤疤。
  什么古宙预言,先放一边去!
  不是说什么灾难吗?八年前那场战争可是真正的灾难,脑袋被开了一道缝子,这道疤痕足够说明一切了。
  南溪看着罗衍额头上那道又粗又深的疤痕,足足愣了有十几秒钟,突然一个快步到了近前,伸手摸了上去。
  罗衍下意识要退,却听南溪命令道:“别动!”
  罗衍很听话,没动,任由南溪细长嫩滑的手指在他额头上轻轻滑过。
  哼!小姑娘,吓住了吧!没见过这么霸气的疤痕吧?这回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在灾难中活下来的战争男人!
  南溪摸完那道疤痕后,很认真地抬头,露出一脸诚恳的表情,认认真真地问道:“这道疤痕在哪里纹的?贵不贵?”
  罗衍突然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心想,你眼瞎啊?这明明是在战火中留下的疤痕,什么叫哪里纹的?真以为用针扎几下就能出这个效果?
  南溪将手从罗衍的额头上拿开,抿抿嘴,沉默了几秒钟,看向拉斐尔,只说了一句:“爷爷,既然这个白痴真是宇宙之子,那我只能好好守护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