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潘多拉魔盒


小说:星海战队  作者:吾大不同
  当听说南溪要守护他时,罗衍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要么就是南溪的脑子坏了。
  “你?守护我?哈哈……可笑!”罗衍哼笑一声,被这个笑话吓得打了个哆嗦,心想,你不弄死我就不错了。
  对于罗衍的无礼,南溪倒也不生气,只是翘了翘嘴角,笑得非常古怪。
  她用手轻轻fu摸着沧浪之弓,回道:“怎么?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了?我倒是很乐意成全你。”
  罗衍白了一眼,决定不再去惹那个笑意十足但火气更十足的丫头,觉得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不由转头看向性格温和的拉斐尔。
  柿子要挑软的捏嘛!
  虽然拉斐尔高深莫测,但毕竟不会一言不合就动手。
  “大祭司爷爷,您刚才好像说过这块晶体本来就属于我的,我随时可以取走,是吗?”
  罗衍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颗诺依克晶体本来就属于他,但这至少是一个恰当的不能再恰当的理由,如果不好好利用,那真是脑子有问题。
  “闭嘴!我警告你,赶紧去掉‘爷爷’两个字,爷爷是我的!岂能是小猫小狗都能叫的!”南溪的一句话气得罗衍差点吐血,她怎么什么事情都能掺和!
  拉斐尔呵呵一笑,解围道:“无妨无妨,叫两声又不会少几斤肉。丫头呀,学着点,罗衍可比你有礼貌多了。”
  南溪撇了撇嘴,没有搭话。
  拉斐尔又呵呵一笑,好像记起了罗衍的问话,立刻回道:“对,这颗晶体你随时可以取走,没人拦你。”
  “大祭司……爷爷敞亮!那我就不客气了!”
  罗衍特意在“爷爷”两个字上加了重音,同时甩着胳膊悠然自得地往前走,还用眼睛余光刮了南溪一眼,完全是一副有本事你打我的姿态。
  只是,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凝固了,脚步也硬生生的止住,然后自己快速摸遍了自己的全身,而且摸了好几遍,几个口袋都被他掏翻出来。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罗衍尴尬地看向拉斐尔,说道:“大祭司爷爷,既然我随时可以取这块晶体,倒也不急于一时。礼尚往来嘛,我来的时候带了点小礼物,我现在就到飞船上去拿……”
  “拿礼物?现在想起来送礼了,早干什么去了?我看呐,你是丢了什么东西吧。别摸了,再摸,地上就得多上一层灰了……看你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本公主帮你找找?”不等拉斐尔说话,南溪又抢先说道,还不忘讽刺一把。
  罗衍打死都不会相信南溪会突然这么好心,说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他该有的礼貌还是要给的,不由硬挤出一个笑脸,转身说道:“多谢公主的好心,就不劳烦……”
  当罗衍看见南溪的右手正饶有兴趣把玩那个精致盒子时,已经气得半句话说不出来,只想冲上去将她暴打一顿。
  但是,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因为他打不过。
  那个九边形的精致盒子是艾琳娜出发前特意交给他的,说是用来装那颗卫星上最重要的东西。罗衍当时非常惊奇,非常怀疑那么小的盒子能用来装什么,艾琳娜却只告诉他,只需要执行,其他的都不要管。
  刚开始看见那块巨大的诺依克晶体时,罗衍再一次怀疑了那个盒子的能力。但仔细一想,天使组织向来不安正常套路出牌,他何苦要那么上心。
  刚到这颗盖亚六号卫星时,罗衍在几十艘旧时代战舰的逼迫下降落,身上的武器都被没收,但那个盒子却因为没什么太多用处给他留下了。
  可眼下,居然莫名其妙地跑到了南溪手里。
  还要好心帮我找找?
  显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你偷走的!
  真是防不胜防!
  “对,我的确丢了东西,就是你手中那个盒子。玩够了吗?玩够了的话,可以还给我了。”罗衍语气生硬,要在气势上占得上风。
  南溪根本就没有搭理罗衍,而是看向一旁的拉斐尔,说道:“爷爷,宇宙之子的身上带着这么一件可怕的东西,您不觉得很可笑吗?您还觉得这个宇宙之子是真的?这根本就是一个前来毁灭我们的恶魔之子,好在他是个白痴!”
  罗衍就当没有听见南溪的最后一句话,免得惹自己生气。
  拉斐尔看了看那个盒子,眼睛明显睁大了一些,最后又缓缓地眯起来,就像是一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人已经不为外界万物所动一般。
  只听他莫名其妙地说道:“生就是死,死就是生。希望即是毁灭,毁灭即是希望。天使会变成恶魔,恶魔亦会变成天使。天使带来的不一定是生命和希望,恶魔带来的也未必是死亡和毁灭。”
  罗衍没有说话,因为他根本听不懂。不过,并不妨碍他竖了两个大拇指,装出一副听懂的样子使劲点点头,心想,大祭司果然非同凡响,连说句话都这么深奥、深远,实在佩服。
  拉斐尔看见了罗衍竖起的大拇指,报之以微笑,却蹦出一句:“这是古宙第二大预言。不是我说的。”
  罗衍突然觉得从头凉到脚,这个笑话太冷了。他庆幸自己幸亏没有用力拍马屁,要不然不知有多丢人。
  “说你是白痴,你还不同意?智力堪忧啊。”旁边的南溪根本会放过这个讽刺罗衍的机会。
  罗衍算是习惯了,也不反驳,就当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但他却已经憋出了内伤,发誓总有一天要把南溪打的哭爹喊娘。
  拉斐尔拿南溪也没办法,只是微微翘了翘眉毛,然后看向罗衍,说道:“不说些没用的了,就说说你带来的那个盒子。你可知这个盒子的来历?”
  罗衍摇摇头。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这个盒子是用来干什么的了?”
  罗衍点点头。
  “你总该知道这个盒子叫什么名字吧?”
  罗衍有些无地自容,很不情愿地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他快速伸出右手对着南溪摆了摆:“公主免开尊口,我自己来。”
  说着,他用左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认真地说道:“我是白痴,我智力堪忧。公主可满意了?”
  南溪先是愣了愣,接着喷笑了出来,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白痴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
  拉斐尔看着那俩孩子,皱了皱眉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直到南溪笑完,他才再次问向罗衍:“那你总该知道是谁派你来的吧?”
  罗衍在犹豫,他不想说实话,担心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喂,想好了再说。本公主提醒你,这件事可非同小可,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你最好老实交待,休想撒谎。就你这智商,你是不可能找到我们这里的,肯定有人指使。”难得南溪没有再次取笑他。
  罗衍下意识地看了看拉斐尔,想知道事情是不是真像南溪所说的那么严重。
  拉斐尔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此事的确事关重大。”
  “是一个名为天使的组织让我来的。”罗衍如实回道。
  “果然如此!”
  南溪哼笑了一声,眉头紧皱,明显在咬牙切齿。她背上那把沧浪之弓所散发的碧绿色也越来越浓重,战意十足。
  “天使组织真是越来越猖狂了,连最后的净土也不想留给我们……”拉斐尔用权杖点了点地面,目光柔和地看向南溪,说道:“把潘多拉魔盒还给罗衍吧,他能执行天使组织的任务,要么他是天使组织的人,要么他是身不由己。”
  要是天使组织的人,他刚才还能被那个丫头欺负的毫无还手之力?明显是后者,他身不由己!而且代价很惨痛,会连累整个后土星域的星民。
  南溪看了看手中那个盒子,虽然憎恨不已,但还是用力一扔,交还给了罗衍。南溪的这个举动,突然让罗衍有些摸不透。按那个丫头的秉性,至少再狠狠地打击一番他才是,到最后还不一定会将盒子还给他。
  不对,那个盒子叫什么名字?
  潘多拉魔盒?
  罗衍接住盒子时,全身猛地一紧,虽然盒子没有任何温度,但他却觉得自己的双手在发烫,因为他握住的可能是罪恶之源。
  “大祭司爷爷,您刚才说这个盒子叫潘多拉魔盒?”
  拉斐尔点点头,反问道:“你听说过?”
  罗衍点点头又摇摇头,记忆有些不堪重负。
  他解释道:“我曾经在一本日记上见过,但,上面的记载也不全面……”
  他说的不假,虽然看他看过有关潘多拉魔盒的介绍,但因为那本日记本记录的并不详细,所以,他只了解了一些片段,但足以让他觉得那个盒子的可怕。
  更可怕的是,那个日记本的拥有者是他的人生导师,也是他最亲近的那个人,救济会长老之一、未来学院院长卢肯。
  拉斐尔没留意罗衍的表情变化,只是说了一句:“想听一听潘多拉魔盒的故事吗?”
  罗衍点点头,突然觉得心情莫名地沉重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不过,在说潘多拉魔盒之前,我们得先聊一聊天堂组织。”拉斐尔的声音变得沧桑起来,像是一个老人在回忆很久的故事。
  “天堂组织?不是天使组织吗?”罗衍有些疑惑了。
  拉斐尔淡淡一笑,回道:“天堂组织在发展后期,势力一分为二,分别是天使组织跟圣堂组织。这么一说,你应该就非常明白了。”
  听此一说,罗衍只觉得自己走到了一个深渊的入口,越往里走可能越令人深陷其中。但他已经没有选择了,拉斐尔开始将故事拉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足有千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