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魏家的打算


小说:和美女仙狐一起抓鬼  作者:戈壁里的熊
  萧玉洁听着姐姐的数落,脸上却毫不在意。
  “这不是没事吗?”
  “等有事就晚了!”萧玉柔瞪了她一眼,“还有,让他当你保镖这件事,绝不可能!”
  “为什么啊!”萧玉洁气道,“他得罪的是你,又没有对我不好!”
  “哼,我说不行就不行!”
  萧玉柔冷着脸,她一想起陈潜,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这种小心眼、心胸狭隘、粗鲁无比的男人,绝不能到咱们萧家来!”
  “姐!”萧玉洁哀求道。
  “你不用说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萧玉柔果断拒绝道。
  萧玉洁不满地哼了一声,看着姐姐,大眼睛眨了眨,忽然有了个好主意。
  带着一脸的坏笑,萧玉洁忽然伸手按在萧玉柔的胸前,然后大力地揉搓了起来。
  “姐,他刚才把手按在这里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觉得很舒服吧?”萧玉洁怪笑道。
  “你胡说什么?”萧玉柔羞恼地拍掉了妹妹乱来的爪子,“那个混蛋,我当时恨不得一脚踢死他!怎么可能舒服得了!”
  “所以啊,姐,”萧玉洁劝道,“你看,这件事,你吃了这么大的亏,却只扇了他一巴掌,这不是还让他占到便宜了嘛!”
  “你这么说,倒还真是便宜那个混蛋了!”
  想到那个小气的家伙,两只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按在自己胸前,萧玉柔不禁又恼火了起来。
  要知道,萧家的家风极严,萧玉柔又是那种洁身自好的女孩,即使已经毕业工作了,却还从来没有男人像刚才那样碰过她。
  “所以说啊,姐姐,你把他招到萧家来,不就是可以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他了吗!”萧玉洁提议道。
  “哼,你呀!”
  萧玉柔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妹妹的额头,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妹妹的心思。
  只是不知为何,一想到刚才陈潜吃瘪的样子,萧玉柔的心里就一阵舒畅,要是真的把他弄到萧家,以后不就是想这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他了?
  也让他看看,萧家大小姐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虽然心里已经被妹妹说动,但萧玉柔脸上却没有任何表露,反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妹妹。
  “这件事以后再说,但你今天甩掉保镖偷跑的事,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萧玉柔瞪了妹妹一眼,“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收,十一还剩下的几天假期,你也不要出去了,就好好待在家里反省吧!”
  “姐……”
  萧玉洁撒娇求饶,只是萧玉柔却根本不为所动。
  ……
  洛京的一处酒店里,雷烈正面对着魏家众人的责难。
  魏启元咬牙切齿地瞪着雷烈,向兄长魏启明告状。
  “大哥,都是因为他,不然咱们魏家不可能输的!”
  “呵呵,”一旁的老二魏启良冷笑了一声,“要不是你惹事,咱们家怎么可能有这种麻烦!”
  “好了,”魏启明黑着脸看了魏启良一眼,“老三就算有错,现在也不是算账的时候!”
  魏家三兄弟,老大魏启明和老三魏启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他们的母亲就是如今魏家的家主夫人。
  而老二魏启良,则是外面的小老婆生的,因为母亲逝去,才被抱回魏家抚养,自然一直备受排挤。
  “哼,今天的事,魏家丢了这么大的脸,马上父亲还要亲自到洛京来,当着洛京权贵、富豪的面给张家道歉,”魏启良嘲讽道,“也不知道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够了!老二,你要是只知道说风凉话,就早点滚!”魏启明拍了拍桌子,怒道。
  魏启良冷眼扫过众人,雷烈面无表情,魏启元一脸幸灾乐祸,其他的魏家人也都是一脸的厌恶,显然早就不想自己待在这了。
  “走就走!”他直接站了起来,“这事反正不是我惹下的,本来就应该谁闯的祸,谁去擦屁股!”
  说完,魏启良便离开了房间。
  “大哥,这个杂种最近越来越嚣张了……”魏启元看着魏启良离开的方向,咬着牙沉声说道。
  “还不都是你惹得祸,”魏启明瞪了一眼亲弟弟,“现在害的我也被连累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和父亲说这件事!”
  “大哥……”魏启元一脸委屈,“我还不是想着一旦把萧玉洁搞上手,将来说不定也能继承萧家嘛!”
  “蠢货!你以为萧家的人都是白痴啊!”魏启明一脸无奈,“还继承萧家!现在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大哥,说到底,还不都是因为他和罗成阳,”魏启元看着雷烈怒道,“一个个嘴上吹的多厉害,就差天下无敌了,结果呢?两个人连一个学生都打不过!”
  “好了,今天的事也不能怪雷先生,”魏启明叹道,“谁能想到张家居然在洛水那种小地方,都能找到那种高手!如今看来,也只能通知父亲,让他抓紧时间赶到洛京了。”
  魏家三兄弟的父亲魏光雄,是魏家现在的家主,和张世天一样,他也是从无到有,逐步打拼出了现在的家业。
  这次的拳赛,魏光雄原本以为已经十拿九稳了,因此并没有赶到洛京,还待在邙县。
  一旁的雷烈在听到魏启明提起魏光雄后,脸色终于变了,他这一次,之所以会答应帮魏家出手,便是因为魏光雄手上,有一件令他垂涎三尺的宝贝。
  如果真的让魏光雄赶到洛京给张家道歉的话,那件宝贝,显然就不可能给他了。
  “魏少爷,魏先生不需要这么快赶过来,今天的事,我还有补救的办法。”雷烈向着魏启明说道。
  “补救?输都输了,你还怎么补救!”魏启元讥讽道。
  “好了,三弟,听雷先生说,”魏启明皱了皱眉,向着雷烈问道,“不知道雷先生说的,补救方法是什么?”
  “我今天在擂台上,不是打不过张家的那个小子,”雷烈一脸淡然地解释道,“只是我们鬼门,有些东西实在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