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星空一落泪


小说:莫妖  作者:不可一
  即便白二胸有成竹,莫奇也有坚持的理由,首先他并不是一个人好人,当然这个好人仅限于莫奇,其次他想致自己于死地。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恐怕已经知道自己和姐姐的关系,他有更大的阴谋。
  “你确定想好了吗”白二笑了笑,像是在问莫奇,其实是让他选择。
  “从你收我为徒就注定是这个结果,我不是你的傀儡”冰剑已经在莫奇的手中凝聚,这把冰剑很长,剑锋极薄,这也说明它的锋利。
  “哈,看来我看错人了”白二打开了折扇,扇面的图案变了,化为了黑暗的世界,上面有着几个妖怪一样的东西,张牙舞爪,他的眼睛变得深邃,让莫奇有些难受。
  “那就来吧,让我看看跟着我的这几天有没有让你有些成长”白二没有看离,只是盯着莫奇。
  “我能做的只有一招,所以我们的死活都在你的手里”
  离皱了皱眉头,他本以为这个少年有些底牌才会出手,没有没有想到完全不是助力,离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但是现在由不得他。
  一阵鬼叫,那些攻击向莫奇的魂魄被离一剑斩断,这个时候离也站在了莫奇的身边,与白二形成了对立之势。
  “你就真的相信他”
  离不确定,但是相比于白二他更加相信这个陌生人一些,他是打伞淋雨走进来的,而不是雨滴避着他来的。
  “不相信,但是我仍然想让你死”
  小洛躺在地上,他动不了,浑身疼痛无力,动动手指都不可以,他扭头看着他们的战斗,这个姿势还是之前费了他全身力气白维持的。雨水顺着小洛的脸上流下,雨滴现在不害怕他,仿佛把所有的不满全部都倾斜在他的身上。
  莫奇在蓄力,他的所有招数无论从任何的角度都不可能对白二造成伤害,就如同野草和鲜花,无论野草怎么扭动它的身体也不可能和鲜花更惹人注目。
  他只能孤注一掷,寄托于那一剑。
  那不是他的剑,但确是他最强的剑,也是最契合他的剑。
  离偶尔目光停留在莫奇的身上,他保持着一个姿势很久了,冰剑在他的手中发出寒气,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这太幼稚了,他们的妖力是不会像这样乱窜的,不会有寒气出现的,这很弱。
  小洛试了一下,还是站不起来,这场战斗他只能是一个旁观者,小洛并不觉得难受,雨水顺着他的身体流在地上,他能够闻道泥土和雨水混合味道,这和他想的不一样。
  离受伤了,白二也受伤了,他们都已经使用了自己的实力,生死战斗不存在谦让,离把乐插入了白二的身体。他虽然被折扇拍中,半个身子都不能动了也依旧笑着。
  乐的光芒更甚,在这个黑色的雨夜变得变得更加耀眼。
  “你去死吧”
  白二变得有些狰狞,继续这样打对他没有好处,死亡再一次离自己这么近,白二闭上眼睛,再次睁开已经平静,但是气势以变。白二折扇一挥,一道黑色的的光波就冲向离,离提剑,他的眼神坚定,一剑斩向那道光波,然后一闪身就到了白二的身边,一剑刺向他的脖子。
  剑尖已到肌肤,血珠在白二的脖子之间出现,白二折扇抵住乐,使剑再无法前进分毫。白二看向离,离同样看向白二,杀机四起。
  仅仅是对视一眼就让旁边的雨水轨迹变动,就连小洛上方的雨水都被冲走了,小洛闭上眼睛,防止泥水飞溅而进入眼睛。
  白二向上一脚,这一脚跨度极大,但对于白二来说易如反掌,离身体一转同样一脚踢向白二,两人再次分开,这已经在这一夜不知道分开多少次了。
  “离,当初放了你们是我的疏忽,但是你觉得这样就能杀了我吗?”
  白二的胸口起伏,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的妖力消耗的太多了,但是仍然不是莫奇能够抗衡的,白二杀掉莫奇太简单了,几乎一个念头,身体做出反应他就死了。
  这个时候白二再次发现了自己的一个错误,他当初小看了这个人,本以为他能够被自己操纵。白二没有想到现在把自己逼上绝境的确是他。
  而且还是关键之处,他刚好赶在自己最弱的时候,白二看着离,他能两个现在最多就是两败俱伤,那么这个叫做莫奇的人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白二不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白二秦哲自己处于劣势也要杀了他,所以他出招了。
  当莫奇感觉到寒意的时候已经晚了,那道被离斩断的光波在他的身后汇聚冲向了莫奇,它的速度更快,妖力更强,现在才是这个光波的真正力量。
  莫奇已经无法做出反应,光波打在了他的身上。
  小洛露出了苦笑,雨水再次淋下,白二的上方再次笼罩了黑暗,仿佛要吞噬黑夜下的所有光芒。
  白二没有迟疑,再次冲向离,他的力量似乎并没有失去太多,他轻易的挡开离得剑招,一脚踢在离的脖子,一扇抵住他的胸口,微微用力,离就飞到了圆圈的边缘。
  “怎么样?离,你知道你失败的原因是什么吗?”
  “如果你在成长百年或许就可以杀了我,但是你没有忍住,而且你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我的棋子哪怕超出了我的控制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作为,这你都不懂?还想要来杀我。”
  小洛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抹亮光,比之太阳初生还要刺眼,他闭上了眼睛,但是仍然觉得很刺眼,他睁不开眼睛,看不见外面的情况。
  小洛感觉雨停了,他揉了揉眼睛,身体可以动了,他坐了起来,视线有些模糊,周围的泥泞感让他感觉很难受,他看到了一个人站着,一个人躺着。
  太阳初生,阳光并不暖,但是小洛却感觉到了暖意,他笑了笑。
  莫奇勉强站着身体,衣服破碎,胸口有一道很大的伤口,鲜血汩汩的流着,他的脸色苍白,身体晃动,眼睛死死的盯着小洛的方向,他看的是地上的白二。
  离躺在地上抬着头,因为无法起身却仰着头的姿势很难维持,他再次躺到了地上,他哈哈的笑着,声音很大,以至于都笑出了眼泪。
  费力的拿起那把剑,妖力退散,光芒消逝,那把剑在阳光的照射下离自己很近,离**着,他可以感觉到有些东西在逝去。
  “乐”
  剑化为了光沫。
  所谓执念,皆在一线。
  离慢慢的爬起来,这个动作花了他很长的时间,他走出了那个圈,小洛看了看他的背影,笑了笑。
  “像是一条野狗”
  小洛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莫奇的身上,莫奇依旧站着,但是倒下只是时间问题,他晃动着身体,仅存的衣服上满是泥水。
  小洛看着莫奇的样子也笑了笑,他笑的很开心,他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可以这么开心的笑,没有想到确是因为这一个人,他笑的有些奔放,以至于眼泪都笑了出来。
  “现在,我就是第三门的门主了”
  小洛并不关心权势,他厌恶的看了看旁边的白二的残肢,站了起来,走到了莫奇旁边,他的动作轻盈,阳光整齐的洒在他的身上,天地与之契合。
  五指活动了几下就出现了一抹流光,仿佛一颗流星,只是这个流星却无法逃离他的掌控。
  满身的泥泞让小洛看起来有些滑稽,特别是他的脸上还带着红肿,有些像是街头弄向里打了架而吹嘘的小混混。
  莫奇很满足,以至于他有些放松,所以他坐在了地上,没有在意地上的泥土,这里没有笑雨水,这场一直持续到战斗结束的大雨至始至终也没有淋湿这里,这个圆圈只有小洛的那个地方满是泥泞。
  “你笑什么?”
  小洛看着莫奇,莫奇的衣服虽然破碎,但却并不显得狼狈,只有凄惨。
  “你不会知道的”
  妖力的小洛很不喜欢打哑谜一样的说话,这会让他动脑筋,这不是他喜欢的事情,他喜欢直来直往的说话,明明白白才是他最喜欢的,比如一言不合就吃掉某个人啊。
  食指微微一弹,那颗流星一样的东西就仿佛化为了脱缰的野马,速度极快,小洛的食指还保持着弹动的动作,那个流星一样的东西就已经出现在莫奇的头上,静静地待在他的头上。
  它没有动,只是待在莫奇的头上,虽是妖力却无妖力。莫奇的伤势正在恢复,他胸前伤口已经停止了流血,这就是妖力的神奇之处。
  “在很古老的时候天空之中的星辰皆为生灵。但是它们喜爱人类,它们认为人类的味道很好,有种特别的苦涩”
  “天空之中可见星辰,所以星辰无数,万物皆可臣服。”
  “有一人,持一剑。突破银河九万里,自那一日起,天上星辰再无灵”
  “知不知道他是谁?”小洛笑了笑,他的笑变得很温和,露出洁白的牙齿,莫奇有着害怕。
  “你是星辰?”
  “你还不笨嘛,复苏见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笨蛋这值得高兴”小洛哈哈大笑,他虽然衣衫狼狈,莫奇却看到了万物臣服。
  “你的眼光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以后除了你是否还会有这么不错的眼光。”
  小洛的话很多,所以他不是小洛。
  “蓝宇,曾经的天,现在又躲在那里过着逍遥的生活呢?”小洛挥了挥手,这个圆圈已经不在。小洛穿上一件衣服,衣服遍布星辰,通体黑色显得神异。
  莫奇没有说话,头上的东西就让他动弹不得,更不会去想眼前的恐怖。
  “见到你倒不是那么讨厌,只是你我终究不是一路。因为你杀了我的师傅不是?”
  莫奇莫名其妙,但是不敢言语。
  “南星”
  “在,星主”
  一个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小洛的面前跪下,面色激动,眼神尊敬。
  “我不在的千年你们可好?”
  南星看了看莫奇,又看了看小洛,小洛摆了摆手他才开口。
  “在您消逝百年内蓝宇不知所踪,天道出现,世界终开。我族散落各地”
  “哦,走吧”
  “他?”
  “无妨,这次不死,必定有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