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她念生死


小说:莫妖  作者:不可一
  莫奇爬起来能够走动的时候已经到了正午,他可以不吃饭但不代表他不饿,妖力可以抵挡饥饿,但是他要有妖力。
  头顶上的那个流星直接融入到了莫奇的身体中,在身体各处游动,吞噬者他的妖力,控制着身体中的妖力与之对抗,却毫无疑问的被吞噬,莫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在自己的身体中壮大。
  莫奇仅存的妖力只能做着最后的抵抗,哪怕是地上的黄纸符也不能有任何的改变,黄纸符已经有些破烂,就像是凡间道士做法燃烧了一半的符纸一样,莫奇朝着它拜了拜,感谢它的救命之恩。
  黄纸符能够挡住白二的攻击,却无挡住小洛的妖术。星辰莫奇有所了解,但本应该灭绝的为什么能够出现莫奇想不通,他和白二的关系莫奇也不理解,这太难以置信,所以他有些空虚。
  至于为什么会感到空虚莫奇也不知道,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让他有些害怕,不过和眼前的状况比起来已经没有什么让他感到可怕的了。
  人在面临死境的时候会做很多事情,原来不敢的,以及想要做的,就好像是一个放大镜一样,把内心深处的所掩藏的东西扩大,扩散。
  青萝感觉今天的太阳有点热,她折的纸鹤已经飞走了,她又变得无事可做,躺在走道的椅子上,阳光特别的暖,都让她有些发困,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果,青萝不喜欢睡觉,有些没精神的靠着栏杆看着楼下的人,她变得更加困,哈欠都打了好几个。
  “哦?”
  青萝仿佛看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东西,她坐直了身体,趴在栏杆上,把下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静静地看着那个人走进客栈。
  “喂,你回来了?”
  “回来了”
  莫奇很平静的回答,他感觉到由衷恐惧,对于青萝。
  面临死亡他看的更加透彻,所以更能够了解对于青萝的恐惧。
  青萝的不一样莫奇感觉的到,有些不舍的看着青萝,毕竟在一起那么久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她走了吗?”
  莫奇也像刚才的青萝一样,语气欢快,就像是小孩子在争夺一个无聊的问题。
  “你说呢?”
  或许是青萝觉得有趣,依旧是那种语气。
  “我觉得她走了”
  “你说对了,她走了”
  青萝在阳光下笑了,那种笑让莫奇有些醒悟,终究有些东西会失去。
  “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她的?”
  青萝完全不在意别人会听到他们两个的谈话,她站了起来,扶着栏杆看着下面的莫奇。莫奇有些恍惚,他想到了原来学校的日子,下课了也会这样看着楼下的人。
  “最美的时候”
  “谢谢”
  青萝现在有种特别的气质。不在是原来的安静,反而像是活泼纯真,这让莫奇陌生,同样感到不舍。
  “要上来坐坐吗?”
  “不用了,我回来我只是看看,明明都知道的”
  “原来的你可没有这么多的话,看来她还是给你留下了很多的印象。”青萝虽然依旧在笑着,莫奇却感觉不到原来的那种开心,有些难过的转身离开。
  “喂,虽然很不喜欢,但还是把这个给你吧,她留给你的。”
  青萝有些厌恶的挥了一下手,一个红色的东西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射向莫奇,莫奇没有转身,只是用手接住,在门口停了一会走出了客栈。
  他听到了她说的话。
  无知,愚昧,可怜。
  手中的石头有着温热的感觉,莫奇握的很紧,害怕会掉,虽然他知道这种可能不会出现,他仍然握的很紧。
  “杀了他”
  “是,公主”
  青萝斜靠在栏杆让,右手抓着她藏了很久的纸鹤,这也是第一个纸鹤,折的并不如后面的好看,它的脖子有些歪,它的翅膀也不直,只有身子是正的。
  青萝想着之前的事情,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青萝是自己又不是自己,不得不承认那个叫做莫奇的少年还是有些智慧的,很早以前就知道那个青萝会死去。
  “你又是何必呢?为了不一定的结果抛弃所有,你觉得他会心里爱上你吗?,就算如此,你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用?”
  青萝的脸上满是泪水,不知道是现在的青萝在哭还是曾经的青萝在流泪。
  “所以,愚昧无知形容你很适合,或许死了也就一了百了”
  手中的纸鹤化为灰烬,青萝再次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人,不算热闹,有些烦躁。
  “所以,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根本看不到默默付出的人。”
  “他就只能死了。”
  曾经的青萝给过莫奇一个石头,现在的青萝又给了莫奇一个时候,虽然还是以前的青萝给的。
  想到这里莫奇就又难受了几分,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血,身体中的那道星光还在吞噬着妖力,莫奇已经和凡人无异。
  靠在墙角,莫奇想到了两个人,姐姐和林筱,莫奇的时间不多了,但短时间内是不会死的,他也不想死,他想再看看姐姐,再听姐姐叫声莫奇。
  “你又是何必呢?”
  摊开手一个红色的石头躺在手心,不知不觉间莫奇已经哭了,他的鼻子很难受,那种感冒一样的堵塞感让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明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你”
  莫奇有很多说的却说不出来,手中的石头红光大放,莫奇感觉到了体内的异常,有一股暖洋洋的妖力从手上的石头缓缓的进入自己的身体,极其轻柔。
  “不,我不要”
  莫奇怒吼。
  他的妖力放弃了与那道星光的战斗,全部汇聚在手中,一时间他的手都变光芒万丈,妖力疯狂的倾斜。他的手仿佛化为了冰蓝色。
  那些轻柔的妖力被莫奇强行的推出去,再次灌入那个红色的石头,一瞬间光芒消散,莫奇靠在墙上,浑身无力的耷拉着,他的手放在地上,那个红色的石头在他的手上。
  红色的石头上多了一层冰蓝色,只有形无实质。
  莫奇抬头看到了房顶上的人,不只一个。只有对面房顶那个凤凰雕塑上的人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莫奇站起来,看着手中的石头有些不舍,那道星光已经遍布他的身体各处,妖力从新汇聚就会被吞噬,他已然没有实力再去面对那些虎视眈眈的人。
  欲望是每个人都不可能舍去的,修行越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的欲望就越大。未破界的修行之人就会寻找机缘想要去破界。而一个破界将陨的妖无疑就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莫奇现在墙边看着周围的人,他能够看到的有十几个,看不到的又很多。刚才妖力还有的时候就感应到身后的墙外有着十人。
  先出手的都是喽喽,不过现在喽喽莫奇也需要用心去对待,他不想死,他还要做很多的事情。
  手中石头温热犹在,莫奇感觉自己有些激动,他的手臂上都是鸡皮疙瘩,哪怕此刻他可能会死也没有恐惧。
  “唰”
  这一剑极快,以莫奇现在的修为只能够看清,莫奇的速度很慢,但很准确,侧身躲过,一拳打在那个人的脑袋上,另只手接住他的剑。
  鲜血飚飞,人头落地。
  莫奇持剑再次对峙众人。
  他不恐惧,那些人更加开心。
  一个没有妖力的妖还是妖吗?
  “呵,区区一个凡人离就需要喘气,看来破界的妖也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嘛”
  坐在房檐的那个白净少年嬉笑着,他的修为很好,至少算是中上,同样也是某个小家族的少爷,他的一生无忧。
  一根来自于房檐的杂草被他轻松的拔掉,放在嘴里嚼了嚼,有些苦涩,更多的是涩。他吐出一口唾沫,落在了莫奇前方的墙角,离他很远。
  唾沫因为草叶的缘故变成了绿色,周围的人对他投过去厌恶的目光,他毫不在意,只是看着下面的莫奇,那个草叶正在一点点的进入他的嘴里,被他咀嚼吞咽。
  莫奇手中握剑,那只是一把普通的剑,凡人的材质,钢铁的硬度,虽然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了锋利的光芒,但它可以被妖力轻松的粉碎。
  已然,修为低下的妖都握紧了手中的兵器,他们准备一举夺下莫奇的人头,然后就可以交给自家的公子,那些程度的事情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了。
  莫奇的身体晃动了一下,这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凡人就算聚精会神也不会发现,但是在场的少有凡人。凡人有几个,但也都能够发现这些细小的动作。
  只需要自己自己主人的一个眼神或者动作,他们下面的人就出手了,并不是他们觉得莫奇麻烦,而是再争夺莫奇。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有人说话,自然有人不屑。
  “呵,不是这样你以为你有机会见到破界的妖吗?”
  那人看了看站立的莫奇,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哦,难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草叶并未吃完,少年站了起来,他的身材很好,他扭头看了看现在房檐边缘的那个人,坐在凤头上的那个人。
  这里的人都知道他,他是这里最强的,修为极高,剑术极强,曾经一剑斩百妖,一下声名远播,震惊一方,他离破界只有一步。
  “让你们的人都退下吧,他们不是对手,此人剑术有些古怪”
  莫奇的动作很慢,却很流畅,每一次的滑动和直刺都没有一丝停滞,那些妖攻击都被他一挑,一滑间躲避,并且极快的抹杀出招之人。
  就连修为挺强的妖也被他轻松的化解,慢慢的就没有人上前。莫奇提剑站立,他的身上没有血。衣服却有很多口子。他被兵器击中却没有流血,这是更可怕的结果。
  “因为你是破界的妖,我也不算是以强欺弱。人人都说破界的妖无敌天地间,可摘日月,可唤风雨。我也很好奇啊,我也想和破界战斗一下,哪怕是你。”
  少年手中握剑,一把白色的剑,莫奇同样,只是他的剑上通红,满是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