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然沓非我


小说:莫妖  作者:不可一
  青萝已经准备离开了,他看着天色,有些暗了,天边有些晚霞,映照的天边通红。青萝不喜欢红色,她只爱绿色,或许她只是延续了“青萝”爱好。
  “看来也不会回来了”
  青萝并没有等到最后的纸鹤,他的纸鹤没有一个回来,她并不失望,有些无趣的看着莫奇战斗的方向。
  她能够看的清,她能看到的太多了,莫奇现在有些帅气,以一人敌众人。但是这提不起她的兴趣,这个天地都没有太多让她提起兴趣的事情了。
  拍了拍手,栏杆上早就没有灰尘,她还是拍了拍手,稍微拢了拢头发,右手一点,那个舒适的椅子就消失了,没有波动,什么都没有,天地都未有所感觉。
  打了一个哈欠,青萝走进房间,她困了,要去睡觉。
  哪怕莫奇已经竭尽所能的去躲避,他仍然中了一剑。无论他怎么用力,手中的凡剑无法撕碎那个少年的衣服。
  以鸡蛋碰石头结果是固定的,除非那个鸡蛋不是鸡蛋。
  再次挡开少年的攻击,莫奇已经有些喘气,一剑插入胸膛,再次被踢飞,撞到身后的墙壁落到地上,再次沾染墙角并未干涸的雨水,雨水很脏。莫奇捂着胸口,鲜血流着,破界的身体不会那么容易死去,所以他可以继续战斗。
  那个少年凭借妖力的优势压制莫奇,他并无大碍,只有脖子上有一道血痕,那是莫奇拼着胸膛中剑造成的,但是没有妖力,他失败了。
  “破界,果然厉害,只是凭借身躯就让我剑术无用”少年有些感叹。
  少年觉得莫奇很厉害,觉得自己很开心,那种激动感觉让他想要去突破,他从未想过能够有一天和破界的大妖战斗,那些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再次一剑斩中莫奇,这一剑毫不留情,如果不是莫奇用剑挡住这次掉的不只是一块肉,而是头。
  他们都想要对方死,很显然莫奇的输面更大,周围的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盯着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东西。
  莫奇没有去看那个掉在地上血淋淋的肉块,他很疼,从他坐起来就全身就很疼,以至于现在都有些麻木。
  凡剑自断,莫奇只是抓着这把极其平凡的短剑,他想过用冰渊丝去对抗那道星光,不过没有用,那片星海进入了一种静止,星海的轨迹已经停止。
  少年已经觉得够了,他的白剑上开始萦绕着红色的光芒,那是他的妖力,刚才就有,只是此刻就是绝杀。
  莫奇有些昏昏欲睡,他站着都有些费力,不过他无惧的看着少年的剑。
  莫奇经历的战斗不多,但都经历生死,他没有刻意的去修炼,但是他有一剑。
  曾经白猫教给莫奇一剑,它说是蓝宇的,就是这个贯穿古今的名字,但是当莫奇习得这一剑的时候才发现并不是蓝宇的,他不知道是谁,但可以是自己。
  有一剑,他剑自然无惧。
  断剑在莫奇的手中微微翻转,他准备使用剑术,但不是那一剑,那一剑需要很多的东西,他此刻都没有。但是面临死亡,莫奇由不得不做出应对。
  莫奇率先冲向那个少年,少年微微一笑,他的同样无惧,横剑在胸,剑气浩荡,周围的人微微让开,修为低下的自然承受更多,所以很多人都躲得远远的。
  剑气仿佛雨点一样的冲向四面八方,强者自然无惧,莫奇宛若凡人,剑气在他破界的身体上留下种种的伤口,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一个共同点,妖力在他的体内乱窜,破坏着他的身体。
  莫奇依旧冲向他,他的速度不快,只有普通人奔跑的速度,但是这一会剑气已经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很多的伤口。
  少年出手了,他的速度极快,就连坐在凤头上的人都在看着这边,他的眼神认真,自然知道这一剑的威力,只是轻轻的一剑,周围的野草却都化为了灰烬。
  他的碰到了莫奇,莫奇开始出剑,凤头之上的人看了看别的方向,他坐的很高,所以能够看得更远,红日已经落下一半,再过一会就会迎来黑暗。
  凤头上的黑衣人突然眉头一皱,他的身形消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已经是抱着那个少年,而莫奇则被他踹飞,这一脚毫不留情,反而动了杀意。
  所以莫奇已经站不起来,他的胸口塌陷,他躺在地上,在他的前面是被他撞毁的房屋,他没有流血,那道星光此刻再次出现,开始吞噬着莫奇最后的生命机能。
  莫奇眼睛动了动,他想要看看天空,看不到晚霞有些失望,想看到人也看不到,这里早已经没有凡人。
  总有人会处理这些,一但妖的战斗开始那些凡人会被自各种理由遣散,或者强行让其失去意识在带离,这也是一种保护。
  莫奇没有想姐姐,他害怕会有些舍不得死,他想到了两个女孩,林筱和青萝,他握紧了手中的石头。
  刚才莫奇有两个选择,完全可以不会死,也不会这么狼狈,青萝留给他的东西可以轻易的驱散那道星光,让他可以修为突破很多,他没有收,他选择另一个。
  莫奇哭了,只是没有办法擦去眼泪,也没有人帮他,他的视线已经有些昏暗。
  “你去死吧”
  黑衣人怀中的少年已经死了,那把断剑插在少年的腹部,那里是他气府,妖力散尽也就死去,少年是闭着眼睛的,他没有办法睁开。
  让黑衣人愤怒的是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莫奇可以杀掉他,少年的生死他不在意,哪怕少年身后的家族他也不在意,只是他很在意莫奇的剑术,他愤怒,来自于即将破界强者的愤怒。
  归根结底就是来自于即将破界的不干,他的破界只需要一些很简单的东西,他想要破界都可以。从他的内心来说他已经是一个破界的妖。
  莫奇在破界妖的眼皮子给下杀人也让他很难受,难受到要杀了他。
  “你是怎么做的?”
  周围的人早已散去,破界妖的怒火不是每个人能够承受的,留下的只有了了几人,他们也很好奇莫奇如何做到的。
  莫奇无力的开口,他笑着说的,看着他们忧心忡忡而又紧张的样子他很开心,烦死人脸上的泪一直在流。
  “很简单,我在靠近他的时候轻易的挡开了他的那一剑,绕后给他一剑,他反应过来了,想要凭借杀招干掉我,不过被我给杀了”
  莫奇说的轻巧,黑衣人听的却不开心,这并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如果莫奇一念爆发,一剑斩杀少年也就罢了,而他只是用了普通的剑术,这让他跟迷惑。
  妖有灵而被称为妖,因为灵而强于人。
  黑衣人愤怒的踩在莫奇的胸口,莫奇因为呼吸不畅脸涨得通红。
  “哈哈哈,那又怎么样,破破界的妖又如何,还不是被我踩在脚下,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泪流满面的,怎么了?被女人甩了还是家破人亡?所以破界了又如何,终究难逃一死”
  闭上了要紧自然看不到令人厌恶的东西,莫奇在弥留之际不想留下不好的东西,他努力的回想着属于自己的美好回忆。
  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发现更多的美好来自于姐姐,林筱和青萝,只是姐姐现在见不到,青萝已然算作死去,唯有林筱也不在身边。
  “住手”
  有人喊了一句,可是已经晚了,黑衣人的剑已经插入了莫奇的身体,他的妖力开始飞快的消散,身体快速的老化,头发最先变白。他的右手扭曲着,那是因为杀了少年而付出的代价,那普通的一剑就让他的胳膊承受不住。
  莫奇没有睁眼。
  黑衣人没有停下,只有一个人在奔跑。
  计炎来的晚了,哪怕他的速度很快,这道攻击极强,黑衣人躲开也依旧无法让结果有什么改变,那把剑插得太深了,哪怕黑衣人松手也没有倒。
  计炎一剑惊人,剑光很精准的削过黑衣人刚才的地方,而就是这条线所波力的地方生灵全部死亡。
  “喂,你没事吧?,喂”
  计炎的声音有些嘶哑,他踢了踢莫奇,没有动静,握住了剑,指着黑衣人,依旧没有动静。
  他放下了剑,剑插入土中,未有一丝声音,他的修为增长的很快,有了一段奇遇,来自于莫奇,他很感谢,所以他想要杀掉那个人。
  “你去死吧”
  “前辈,请听我解释”
  “去死吧”
  黑衣人的惨叫响起,只是他并没有死,古朴的剑再次漂浮在计炎的周围,剑身古朴,没有沾染鲜血,黑衣人的右臂被斩断。他捂着伤口,在他的旁边有一个人。一席青衣,一头长发,一个纸鹤。
  “为什么?”
  人早就走光了,黑衣人愤怒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莫奇,他打不过计炎,也没有那个想法,所以他把所有的一切都撒在了莫奇的身上,他可以杀掉莫奇。
  青萝对于计炎的咆哮毫不在意,纸鹤在她的周围偏偏飞舞,宛若活物。青萝青丝微微晃动,她轻启皓唇,一眼隔万年。
  “我不是青萝,而他和青萝牵扯太深,我要斩断因果他必须死”
  计炎不明白,他也不要明白,右手握住,一剑在手,剑尖直指青萝。
  “来,动手”
  计炎不害怕,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无论是道义还是自己所追寻的剑道,而且这个青萝给计炎的感觉并不像原来的青萝。
  计炎想要躲开的时候已经晚了,那种恐怖的压力和妖力一瞬间就让他战意全无。青萝只是一指,并无妖力,只是指着计炎,计炎就无法使用妖力,他感觉妖力都不是自己的了。
  天地变色,乌云密布,天色再次黑暗。计炎破界辰天的修为可以改变天气,但这个太过于恐怖,妖力都未出现。
  “对一个小辈何必下杀手,你也不怕落了你的名声?”
  “名声?我是该叫你星主呢还是师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