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细雨绵绵未见其踪


小说:莫妖  作者:不可一
  “我和你不一样,虽然我们的方式差不多,但是结果不一样,我即是小洛又是星主,而你不一样,你只是妖帝的女儿不是这具身体”
  计炎虽然不懂却没有询问,他提着剑站着已经是极限,只是有些感伤的看了看地上的莫奇,那把剑插在他的身上。
  “都是一丘之貉,何必呢,星主大人?”
  “都说了不一样”
  小洛并没有说完,他抬头望天,天空黑暗,乌云流动的很快,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甚至有些虚弱,坐在地上。
  计炎确实相反的感觉,他感觉暖洋洋的,浑身舒坦,他有些奇怪,仿佛刚才压力一瞬间就消失不见,计炎看向小洛和青萝,这个时候他敢打量小洛和青萝,就是有这种自信的感觉。
  “嗯?”
  小洛和青萝的虚弱样子让计炎感觉越发奇怪,刚才他们两人可以轻易的抹杀自己,现在为什么看起来这么虚弱,就像是受了重伤。
  “这个给他”
  小洛扔给计炎一个药丸,他有些满意的看了看地上的莫奇,他很满意。
  “这是?”
  “可以救他”
  青萝皱了皱眉头,情况并不好,这样一来似乎就就处于了危险的境地。
  青萝吹了一下腰间的笛子,清脆的声音响起,小洛也皱了皱眉头。
  “快点,不然我们都得死”
  青萝皱着眉头,哪怕是皱着眉头也是那么的俏丽,计炎虽然不太明白还是照做了,死马当活马医,活了就活了,费力把莫奇的嘴撬开把药丸放了进去,再用妖力在莫奇的体内流转化开。
  但是失败了,妖力只是化开了药丸,却没有更多的作用,莫奇并没有变化,没有浑身的流光,更没有飞仙一样的光辉。
  “没用啊”
  “哪有那么快,你吃药有这么快吗?”
  计炎想了想也是,他抓住那把古朴的剑,剑意浩荡,他看向了青萝身后的方向,眼睛微眯,杀气毕露。
  “在他醒过来之前你要保护好我们”
  “成了”
  青萝背后有一人,白衣白衫,面容俊俏。
  “公主”
  “杀了那个地上的人”青萝有所缓解,坐在地上,看起来和普通人无异,小洛的情况却不是很好,有些汗水。
  乌云来的快也去的快,或许只是来走一下过场,乌云散尽天空也黑了,但是在场的人都看得到,计炎的一直都关注着莫奇的动向,他没有变化,依旧躺在那没有动静。
  中间计炎也看了看青萝,她没有了原来给他的那种感觉,安静淡雅,现在给他的感觉只有高贵冷艳。
  “她真的不是她了”
  计炎想不通原因,他也懒得去想,抓紧了手中的的剑,警惕的看着青萝身后的那个人,让他感觉到了压力,他不害怕,这样才能够进步,哪怕今天打不过,只要不死,终有一天还可以再战?
  计炎很清楚自己的道,他轻易的挡下了白衣少年的攻击,计炎感觉他的攻击软绵绵的,毫无攻击性。
  计炎缓缓落地,手中古剑红光大放,气势骇人。
  青萝笑了笑,小洛皱着眉头,计炎很愤怒。
  白衣少年的攻击目标并不是计炎,所以遭殃的是莫奇,他本就塌陷的胸口再次出现了一团白光,他的胸口起伏着,这并不是莫奇醒了,而是更加危险,计炎握着剑的手颤抖着。
  “我杀了你”
  许多时候越生气就越无法交谈,计炎很愤怒,他说出不来其他的话,骂人的话也是一个字现在也蹦不出来,他一剑斩向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不得不提剑出招,现在的计炎很危险,哪怕他可以碾压他也谨小慎微的迎击,这也是为什么是他站在青萝身边的原因。
  几次剑招的落空让计炎很愤怒,他出手了。横剑在胸,口中念念有词,妖纹在他的身后凝聚,妖力的光芒在他的身边暴涨,照亮了这个废墟。
  “苍龙引”
  龙吟声响彻天地,空中暴起大雨,雷鸣不止。计炎一剑刺向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也是流光飞转,妖纹遍布身后的天空,同样一剑。
  许多时候的战斗往往只在一招之间,归根结底还是谁能把谁打到就行了。
  龙吟声不止,黑暗天空下的废墟比之白天还要热闹,比之白昼还要耀眼。
  计炎眉头一皱,他想要用剑抵挡,白衣少年的剑招极快,轻轻的划过计炎古剑的剑锋,一剑划过他的身体。
  计炎倒飞出去的时候仍然有些不可思议,他的速度为什么可以这么快。
  计炎艰难站起来,他已经输了,剑锋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只是他无法去抵挡,剑尖此刻在他的眼前变得缓慢,但是却要取他的性命。
  “叮”
  宛若风铃,声如青鸾。
  白衣少年强行收回剑招,他有些别扭的扭了扭胳膊,看着站在计炎前面的人,让他有些生气,以至于眉头皱了皱。白衣少年极为俊俏,哪怕是皱着眉偷的样子也是带着一种超凡的美感。
  “你杀了他?”
  白衣少年更加愤怒,他说话了。他很少的对敌人说话,对于他来说很少这个词已经是极限。白衣少年晃了晃他的剑,他的剑仿佛水中的游鱼一样抖了抖,这个时候反而谁都不急了。
  “我不喜欢麻烦,更不喜欢留下麻烦,变成这样我也是有些不乐意的”
  “我也不喜欢你这人”白衣少年开口,他有些羡慕的看了看莫奇身后的妖纹,那一圈一圈的波纹让他觉得好看,还有些光点在其间。
  白衣少年见识很广,他看了看自家的公主,她皱着眉眉头,眼神飘忽,有些不像印象中的她。那个被称为星主的人也是有些错愕,不过他看的似乎很淡,只是有些原来的如此的意味。
  少年开始打量另一个少年,另一个同样也在打量他,白衣少年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人,他的妖纹很漂亮,自己的也不差,身后衣服生机勃勃也得神秘生物,似藤蔓,似大树,直冲天际。
  “我想杀了他,可以吗?”
  白衣少年语气平静,并没有这句话的杀意,他轻轻的晃动他的剑,碗波。
  碗波是曾经一位妖族大圣的配剑,伴其一生,斩杀无数敌人,冠绝天地。数千年来无人认主。
  碗波宛若游鱼,妖力仿佛波纹一样的动着。身后的妖纹也在移动,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莫奇想要躲闪已经晚了。一剑划过他的胸口。本来因为妖力恢复而痊愈的伤口再次破开。
  莫奇扶着地面,因为拖动而沾满了泥土,莫奇没有急着进攻,他看着白衣少年的眼睛,他的眼睛纯粹,战斗的时候极为认真,每一招一式都包含着他的妖力,他想要杀了莫奇。
  “我今天需要你留下一物,且不可追寻使用。所违反必杀你,以今天立誓?”
  莫奇说话的对象不是白衣少年,而是坐在地上的青萝,白衣少年很知趣的没有急着动手,但是他感觉有些可笑,所以他笑出了声音,哪怕是笑着他也依旧是那样的优雅,让人提不起愤怒。
  “可笑,你未免太过于狂妄了”
  莫奇伸出手在前方摊开,红色的石头赫然其上,石头变得通透,莫奇看了一眼目视前方。
  “此剑青萝”
  小洛笑了笑,他倒是有些好奇这个人会做出怎么样的决断,他看向那个熟人,安静的坐在地上,眉头皱着,这不符合她的性格。
  “讽刺啊。”小洛心想,本傲立于天地之间的妖帝之女何曾露出如此的样子,想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莫奇,有些欣赏。
  “你会怎么做呢?青萝公主?”
  小洛的现在的样子莫奇很不喜欢,他说的话他更讨厌。红色的石头仿佛化为了银色的液体,慢慢的凝聚成了一把剑,和计炎的古剑有些类似,剑柄就是那个红色的石头。
  莫奇摸了摸,感觉到了一股温热,他咬了咬牙,左手划过剑身,他的手上出现了一道伤口,鲜血沾染在剑刃上。
  “你同意吗?”
  莫奇看向妖族的公主,他的语气很强硬,这让妖族的公主更加难受,她纤细雪白的手指狠狠地抓住地上房屋倒塌留下的废墟。
  “同意”
  莫奇不会去关心她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也不想知道别人是怎么看这件事的,缓缓收剑,转身准备离开,他弯下身子伸出手准备扶起计炎。
  “当”
  声音很响,略带厚重,红光在莫奇的手中流转,发出光的不是他的手,而是剑柄处的那个石头。直到此时白衣少年才发现他错了,这个红光不是他所能够撼动的。
  为时已晚,白衣少年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已经飞了出去,最近的房屋早就倒塌,没有了阻力,他飞的更远。
  右肩膀处血红一片,莫奇前方不远处有一条手臂,手指修长好看,还在一动一动的。
  “断你一臂,下次无命”
  白衣少年没有叫,他的头上已经遍布汗水,他的表情有些扭曲,但是依然俊美,白色的衣服上出现了大片的鲜红,宛如绽放的牡丹。
  计炎没有说话,被莫奇拉起来就跟在他的后面,他抓住飞在自己身边的剑,抱着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跟在莫奇的身后。
  计炎扭头看了看那三个人,对于小洛他不知道,但是他救了莫奇对他笑了笑,不过那个并没有回应,甚至他的眼神平静,就像是那种可望不可攀的存在。
  那个被称为妖帝之女的女孩眼睛里有些讶异,计炎知道,那份讶异不是对自己而是对莫奇,他同样讶异,现在的莫奇感觉又变了。
  计炎没有注意白衣少年,他没有兴趣,他看着莫奇背后,他的衣服早就变得整齐,不过仍然只是普通的衣服,计炎很好奇刚才妖纹出现时他的衣服那么帅为什么不穿。
  “莫奇,你”
  “等会给你解释”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