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页,眸


小说:莫妖  作者:不可一
  晴空浩月,莫奇坐在房檐上,旁边坐着计炎,只是他有些困,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
  “刚才我差点死了”
  “是啊,我看你都不动了,摸你身体也没有脉动,妖力也没有,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计炎想起来了战斗,他变得有些激动,所以困意也就没了,那把古剑飘在他的身边。
  “本来就要死了,因为小洛的那个药丸”
  “是啊。那个人看起来很特别,感觉他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还有青萝是怎么回事?”
  莫奇站了起来,红色石头悬浮在他的身边发出微弱的光芒,在这个月亮当头的夜晚并不是很明亮。莫奇抓住它,它就有变成了那把剑,并不非凡,却很沉重。
  “小洛应该就是星辰之主,那个时候的星辰还未覆灭了,星辰可大可小,大可吞天噬地,小可肉眼不见。在上古那种大妖横行的时候称霸大世界的天空,强大无匹。”手中收拢,再次化为石头,莫奇抓住,化为了手链挂在他的左手。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很好理解,大世界有了天,而现在的天却不是大世界的天,所以现在的混乱就是大世界的存在和现在的天在战斗。”
  “不是很明白”
  “无妨”
  “小洛呢就是星辰之主,星辰之主就是小洛。他们本就是一人,并无区别。而青萝不一样,青萝现在你见到的那个女孩不是青萝”莫奇用手指抚摸着手腕的手链。
  “那,青萝呢?”
  “在大世界有一种说法,夺舍。就是灵魂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灵魂击杀本体灵魂,鸠占鹊巢。”
  计炎抓住了剑,红光大放,不过没有人看到,莫奇所在的房子周围有一层妖力,来自于莫奇。不仅仅有一层妖力。还有一些虚影,宛若发丝,那是冰渊丝。
  “我去杀了她”
  “你杀不了,她太强大了,强大到只有天能够限制她,他们之所以突然间变得虚弱就是天的法则,那种力量无法抵抗”
  “天究竟是什么存在?”
  “天也不是无所不能,否则也不会离开大世界,我觉他应该是需要星主和妖帝的力量”
  “他们想要大世界?”
  “或许吧”
  计炎收敛妖力,他也发现自己有些太过冲动,这样爆粗妖力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行为,他用妖力探知了一下并没有妖力波动心中才舒一口气。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杀不了,天虽然是限制他们也是在保护他们,除了天和妖帝,没有人能够限制大世界的存在,他们也只是不受大世界的束缚,和大世界平起“”平坐还差得远。所以天应该是在隐藏实力”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类似于夺舍,多了某个人的记忆儿子”莫奇笑了笑,拍了拍计炎的肩膀。
  “哦。那我们以后去哪?”
  “我们要去桐澜妖界最顶上去找我姐姐。然后去大世界,我要去探寻本质,寻找一个解释,这天地的解释”
  “我也要去大世界”
  与莫奇计炎那种安静的氛围不一样,废墟在没有了房屋的抵挡下变得好冷,夜晚的冷风狠狠地吹打着几人,小洛紧了紧衣服,不过他并不失望,反而很开心。
  “计炎是我看中的弟子,你们自己掂量着半”
  “前辈放心,我不会在和前辈弟子有过多的牵扯。”
  张天师看向两人,妖族公主的衣衫单薄,青丝被风吹的有也凌乱,她俊俏冷艳的脸上也有几根发丝,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张天师。
  “我喜欢你”
  出乎意料的结果让张天师有些手足无措,他正了正表情看向这位妖族的公主。
  “我不喜欢你,而且你不是我的菜”
  “我要追你,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从今天开始,以我然希之名”
  “我不管你的想法,不要再找那两人麻烦,否则妖帝我也要去找他讨杯茶喝”
  张天师走的很慢,小洛依旧坐着,然希想要站起来,不过她也只能坐着,其实天地威压早就结束了,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法则的束缚。
  之所以站不起来就是因为那个逐渐离去的随意道士,他的步伐随意,毫不拘束,在即将看不到的时候摆了摆手。
  张天师想去哪里只需一念,他已经看到了房檐上的那两个少年,憧憬着以后的事,张天师看着莫奇身上的若有若无的丝线,他能够看到,他见过类似的东西,来自于大世界。
  “不简单啊”
  张天师随手一摆,旁边的一个树枝就变成了他手中木剑,他施施然的走进了莫奇的妖力笼罩之内,在他刚走进的时候妖力并无反应,反而冰渊丝却一瞬间收拢。
  莫奇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方向,一个道士走了过来。
  “危险”
  “不简单”
  莫奇不知道张天师在想什么,张天师却在琢磨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师傅”
  计炎的反应出乎莫奇的预料,他突然间想到了,警惕消失,转而换上了感激。
  “小徒弟,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师傅”
  莫奇跟着计炎走过去,那个道士年龄看起来并不大,莫奇甚至以为他和自己差不多大小,赶紧收敛心神,星海中心绽放出了碧绿色微光,冰渊丝仿佛化为了花瓣包裹着她,她普通花蕊一样发出微弱的光芒。
  碧绿色的光芒之中隐约有一个虚影,是一个女子的身形,她躺在妖丹之中,略微抬头,碧绿色的光芒笼罩着她,看不见其面容,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冰渊丝,冰渊丝仿佛含羞草一样躲开,她笑了笑。
  “师傅你去哪了?”
  “我去上界看了看,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就是最顶上的那个世界吗?”
  “对,发生了大变化,和你也有关系”
  “我?”
  莫奇隐约感觉到了不太好的感觉,计炎也在看着张天师,准备聆听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张天师并没有在外面说话,自顾自的走进了这家客栈,由于对于钱财没有概念,莫奇选择了这个城里最豪华的客栈,张天师很开开心,他点了很多的吃食,大口的朵颐,完全没有一股得道高人的形象。
  “师傅,你慢点”计炎有些无奈的用勺子喝着汤,他早已对凡间的食物没有多大的兴趣,索然无味的喝着普通人千金难买的汤水。
  “你懂什么,食乃人生三大幸事,也是修行的一步,你们这些小孩子就以为不吃饭飞在天上好厉害,好潇洒,那些不过是好人看不上的小把戏罢了”
  张天师拿筷子敲了一下计炎的头,他感觉跟疼,哪怕他用妖力抵抗了一下还是跟疼,有些委屈的看着这个穿着道袍的人。
  “诶,你这小子可以啊,居然还真的把那家伙的东西融会贯通了,恐怕你现在已经进入破界伊始境界了吧”张天师啃着鸡腿的样子很随意,满嘴的油腻,手上也是黏糊糊的。
  “并没有,还在破界辰天,离那个境界还差一步”
  莫奇摆了摆手,到了如今的境界他才想要去修炼,想要看更广阔的天空,比如飞行。在上古时期破界之前的境界都可以飞行,破界已经可以穿越世界,现在却变了,只有到了破界伊始才可以飞行,而穿越世界这种事情更加遥不可攀。
  “上界出大事了”
  莫奇心中一凛。
  心跳加速莫奇感觉到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果,每次心跳加速所伴随的事情都是极其危险和不好,莫奇有些不想去听。
  “你的姐姐死了”
  莫奇想过很多的事情,在大世界中妈妈的死去并没有击垮他,他成长了一些。本以为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在恐怖,莫奇崩塌了。
  “不过还有救”
  莫奇毫无形象可言,他抓着张天师的胳膊,他趴在桌子上,各种饭菜都被莫奇打翻,油腻的汁水打湿莫奇的衣服,他的衣服不在整洁,莫奇的衣服一直都很整洁,他一直都在用妖力维持着。
  妖力已乱,莫奇用的力气很大,张天师很不满的打开莫奇的手,他用了力,一下并没有拍开莫奇的手,他皱了皱眉头,计炎反应过来后强行拉开莫奇。
  “身已死,神未灭。只需要时间她就会恢复的,不过需要别人找不到她。不过以她的手段应该无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进入凡域一流的宗门,然后才有资格进行十年后的桐澜妖界灯笼世界“”。”
  “灯笼世界?”
  “对,灯笼是桐澜妖界最上界,没过千年就会集合八域顶尖势力来镇压最下界,那里遍布妖兽,而且都是上古凶兽,一旦封印崩塌就会重现上古混乱,而妖还好,不是妖的精怪人之类的就只有成为食物和妖力”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莫奇的语气很焦急,所以有些大,张天师有些不悦他放下了手中的鸡腿,手指动了动,他的手上就焕然一新,比婴儿的皮肤还要好。缓缓的吹动杯中的茶叶,名贵的茶叶在杯中游荡,被张天师吹到了边缘位置,轻轻的喝了一口,吐出一口茶叶的芬芳。
  “我感觉我对你做的已经很多了,而且我们是陌生人,唯一的联系就是我是这个小子的师傅,而你和他只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少年”
  计炎不敢说话,他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他死死的拉住莫奇,不让他多说话,他其实想要反驳张天师,他早已经把莫奇当做了朋友。
  莫奇坐在了值得座位,瘫在椅子上,浑身无力的样子让计炎有些不开心。
  “师傅,他的姐姐到底要怎么救”
  “那个小妮子在灯笼世界的中部,那里有个叫做覆谷的地方,你们只需要到了那里自会知晓。你们最多还有二十载的时间,好自为之。”
  “师傅,哎,师傅”
  人以不见,桌留痕迹。
  莫奇没有去收拾桌子,这不是他要做的事情,他的眼睛由昏沉变得光彩耀耀,这是他内心所经历的波动,莫奇抖了抖衣服,那些油渍消失不见,周围的妖力屏障也消失了,他已经不想再逃避,现实逼着他走了出来。
  玩赖的一章,十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