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白狼王的悔意


小说:小无赖的超能人生  作者:又见散人
    是晚,皇家9号附近的一家高档大酒店,郑玉成被林处长带着,进入了一间豪华包厢,席上都是林处长的上下级关系。
    林处长为了宣扬自己的作风问题,特意在饭局上夸赞了郑玉成一把,好在大家谁也不知道郑玉成就才上了一天的课。
    任林处长如何夸赞,郑玉成都只是老老实实在那吃菜,来时就被交待过,多吃饭少说话,大人的事小孩尽量不要插嘴,而很久没见肉腥的郑玉成更不可能放过这么一桌子好菜。
    林夕见郑玉成终于吃了顿好的,也打心里高兴,所以今晚的食欲也开始爆发了出来。
    看着林夕和郑玉成在那比拼夹菜的速度,和林处长推杯换盏的同僚们暗暗点头,看来林处长平日里在家里的伙食并不好啊,算是个清廉的。
    待饭局结束,众人在寒暄了一阵之后尽皆散去,郑玉成就听着林处长对着吧台吆喝了一声:“还记我户头上,年终再结。”
    “好嘞,林处长慢走。”
    郑玉成算是涨了见识了,原来吃这么大一桌子菜也可以不用给钱的?随便吆喝一声就得了?
    醉醺醺的林处长左手牵着郑玉成,右手领着女儿林夕,摇摇晃晃上了奥迪车。
    车子开走了,一位警察对呆呆的宝妈问道:“都一整天了,您看清楚了没?那到底是不是您儿子?如果是,我们去找那林处长谈谈,他领养那孩子算不上是合法的程序。”
    宝妈痴痴喃喃的说道:“那不是我家的孩子,不过那孩子既然是孤儿,警察同志,您就行行好,让他在林处长家里待着,也算是帮那孩子了。”
    “这个自然,我们调查过,这个林处长的口碑不错,相比对那孩子也是真心抚养的。”
    “那我替那孩子谢谢您,您看这么晚了,赶紧下班吧,我自己再溜达溜达,兴许转身就能碰到我家的娃呢!”
    “行,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明天去所里就是了,我先走了。”
    看着民警走远,宝妈才蹲下了身子,整个身体都颤抖着,哭得泣不成声。那是她的转宝,她的心头肉,她是多么想从那个林处长手里夺过自己孩子的小胳膊,紧紧的拥在怀里。
    当家里的积蓄全部花完,周围亲戚再也不愿意借钱给家里,甚至连老大的学费都交不起的时候,警察竟然找到了她,告诉她可能有了孩子的下落。
    只是孩子他爹在已经倒闭的厂子里为了争取自己的补贴,为了拿点儿钱出来去继续寻找失散的儿子,跟人发生了冲突,打伤了人进了大牢。
    家里的房子也卖了,积蓄变成了负债累累,如今家不成家,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宝妈在看着自家儿子从大酒店挺着溜圆的肚子出来,看着奥迪轿车舒舒服服的接送他上学,心里的那份执念便开始动摇了。
    既然儿子还健在,既然他已经跟了这么好的人家,既然自己不能给他幸福,甚至连一顿饱饭都给不了他,倒不如就成全了儿子的幸福,让他在这个大户人家里过下去。
    宝妈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喃喃自语着:“妈只要想你想得不行了,还可以来看看你。转宝,你好好活着,吃得胖胖的,长得壮壮的,其它的一切妈都能承受。这一切都是妈的错,妈后悔丢了你,妈该死……”
    想法和现实往往都是矛盾的,美好的愿望,大多都需要经济基础做铺垫,才可以完成并展现出愿望美好的一面,反之,将是无尽的失落与失望。
    郑玉成并不知道他日日夜夜亟盼的那个人,一日之间两次与自己擦肩而过,如果换做以前,也许自己还能认出她来,可是如今,郑玉成绝不会去在意一个瘦弱的女人从身边走过。
    他的爸爸很帅,他的妈妈很胖,这是郑玉成一成不变的念头,也许有一天会记不住妈妈的样子,可他知道,妈妈很胖,只要见到那样的女人,他一定会驻足,会多留意上几眼。
    躺在柔软的沙发上,郑玉成总觉得心里失落落的,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他明明成功的进入了学校,还学到了新的知识。晚上的时候还美美的饱餐了一顿,甚至比狗狗吃的还好,可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我想妈妈了,我也想花姐了。”这是郑玉成苦思了许久之后,给出自己的答案。
    …………
    时光荏苒,一年多的时间转瞬即逝,在时间的长河中始终漂浮着很多情感,悲、喜、愁,等等等等……
    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每一个人都在时间的车轮转动之下,朝着前方进发着,被时间绑架着,即便后悔也无法倒退,硬着头皮,迎着风,也必须前行。
    华夏西北极地,白狼王也在担心儿子的学业,即便她身为一只雪原狼,也不能例外。谁让她除了是一直狼以外,还是一个母亲。
    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在白狼王的身上爬来攀去,惹得她嗷嗷吼了几声,她对这个孩子又气又怒。
    早在去年万兽蛰眠的时候,白狼王就以为她的儿子可以成为一直成年公狼的,可惜当她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狼群集结后钻入密林,她却发现自己的这个小崽子还没有长出牙齿。
    如今算来,把这崽子从猎人那里叼来已过去三个寒冬了,白狼王开始有了些悔意,她感觉自己当初算错了一笔帐,本以为猎人夫妇的性命加上这个崽子,可以抵偿自己的两个小狼崽的性命。
    白狼王还依稀记得当初把猎人夫妇咬杀的情景,心中对人类的鄙视也开始日益增幅,看着还得裹着皮毛只知道翻滚玩耍的小崽子,心道怪不得咬死他的父母那么轻松,人类都是这么软弱的吗?
    一年的时间,只再给他一年,如果在下一个寒冬到来之前,这小东西若还连一只兔子或是白鼠都抓不到,那就只好把他咬死了。
    白狼王是高傲的,她曾是这雪原最大的狼群的狼王,所以她的孩子哪怕是软弱卑微的人类,也必须变得强大,而且是面对猛虎也不能退缩的那种,反之,还不如死掉。
    如果这孩子注定是个软弱无能的,那就该早早的死去,白狼王如是想着,至少为了这个崽子,她失去了两次重归狼群的机会。
    如果不是这个人形的崽子,她也很急于再找到一只尿骚味很重的公狼,交配后再繁衍几只幼崽,为了这个居然能直立行走的人类孩子,不得不说她失去了太多。
    …………
    白狼王不知道人类的强大,甚至强大到可以灭掉整个世界。而西北极地的雪,更不知道远方的南国早已是夏日炎炎,热风吹进繁华就成了热情。
    “老板,照旧划林处长的帐上。”大虎嘴里剔着牙签,跟阿飞几人从芙蓉楼里的空调雅间刚走出来,就对着吧台吆喝了一声。
    “林处长要升了,你知道吧?”吧台的老板回了一句。
    “他升官管俺们啥事?反正也不会多点几个菜。”大虎白了老板一眼,就出了芙蓉楼。
    刚走到门口,就见几个喝高了的青年人在那儿争吵,大虎和阿飞对视了一眼,阿飞也不认得。
    老板也听到了动静,忙从大堂出来,上前劝阻几个准备要动手的青年,却不料被人家嫌他多管闲事,一拳头就赏在了脸上。
    “喂~住手,这儿不是打架的地方,给老子滚蛋。”阿飞对那动手的青年呵斥了一声。
    “你是谁?吃饱了撑的?”那青年过来就要对阿飞动手。
    大虎二话不说,冲着那青年的小腹就是一脚踹了过去,将他撂翻在地。一脚踹完,大虎心中已经笃定,这几个家伙一定是喝栽了,身子都软成蛆了。
    “宝爷的地方你们也敢撒野?想死不成?”随着阿飞大骂了一声,身边的人就欲上前再继续教训那小子。
    “宝爷的地盘?哥几个对不起啊,我们真不知道这里是宝爷的地盘,兄弟们喝大了闹点矛盾,我们立马走人,立马走人……”
    一个稍微还算清醒些的家伙扶起被大虎踹倒的青年,几个人狼狈着一路小跑走开了。
    “老板,听到没有?以后要是再遇到这事儿,你就提宝爷的名号,宝爷有交待,不让俺们收你这儿的保护费。”
    芙蓉楼的老板望着阿飞和大虎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刚才要不是他们,自己只怕得吃老鼻子亏了。
    大虎和阿飞之所以能带着弟兄们每日在芙蓉楼聚餐,还都靠郑玉成的点拨,连芙蓉楼的老板都没有料到自己会被他说服。
    当初郑玉成对着芙蓉楼老板说道:“老板,林处长是要用我来升官的,如今他甩我也甩不掉,你们划了帐的他也不能不认,不然传了出去,他的官还怎么升?”
    芙蓉楼老板也思虑得很清楚,如果林处长升了,他也不会再定点在这芙蓉楼立账户了,因为这芙蓉楼等级还不够,他这个当老板的比谁都清楚自家的老底,当官的生意不一定是靠好酒好菜好招待,重点是得有关系。
    有钱不赚是混蛋,赚一天算一天,开饭店的哪个敢保证自己的生意永远红火?也许哪天厨子一个不高兴撒手不干了,新厨子抗不了大旗,那生意就可能立马黄掉。
    大虎一帮人成天换着样的吃,油水都滑肠子滴裤裆里了,却不清楚为他们颁发这个免费吃喝金牌的宝爷只在这里吃过一顿,平日里还是连肉腥都见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