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巴洛瑞姆


小说:巫师再临  作者:王吾
  放下了笔,沙兰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试卷,检查了一遍之后便缓缓的点了点头,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和专注,基本上不会出现写错字之类的低级错误,更何况他还检查了一遍,已经是完全杜绝了错漏的可能性。
  今天已经是考试的第三天了,也就是考三个科目中最重要的古代语言基础综合考试的日子,在过去的两天里面,沙兰在托德的护送下安然无恙的来往于索朗乔亚大学和奥金斯山庄之间,避免了和缄默人的直接冲突。
  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一路上沙兰发现已经没有了缄默人的存在,显然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托德的能力,自然在连续两天没有碰到沙兰的情况下,大概也知道了是托德在庇护沙兰,因此要么是缄默人放弃了对沙兰的抓捕,要么就是他们想了另外的办法,准备在考试结束之后一举抓获沙兰了。
  索朗乔亚大学的考试,没有所谓的提前交卷这一说,因此尽管沙兰提前结束了答题,却也还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安静等待着考试的结束。
  当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之时,沙兰立刻站起身来拿着自己的试卷向着门口走去,在大门口之前沙兰把手里的试卷交给了监考的那个中年男性,就在他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对方对自己低声说道:“最近一个月最好就待在索兰市,每年入学考试的优秀学生都会提前到学校报到,所以最好不要回格陵兰王国去了,就待在索兰市好了。”
  在考试的过程中,沙兰知道教室里面的两个监考老师层看过自己的试卷,显然对方说的这些话是意有所指的,只是没有说的太明白而已。
  缓缓的点了点头,沙兰对那个中年男性监考老师说道:“多谢告知,我会留在索兰市的。”
  “嗯,快点离开吧,你后面还有人要交卷。”
  点点头,沙兰便在背后的两个排队交卷的考生惊讶的目光下离开了教室,他们距离沙兰和那个中年男性监考老师很近,所以很清楚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自然也是明白了那话中的含义。
  对于那些人的目光,沙兰倒是没有注意,他本来对自己的成绩就很有信心,所以倒也没有太过于惊喜,脚步轻快的走出了索朗乔亚大学,沙兰看着邋里邋遢的蹲在索朗乔亚大学东门外面抽烟的托德,对于托德这个老大哥不修边幅的样子也算是习惯了。
  当沙兰走到托德身前的时候,托德便把嘴巴上的香烟在地上摁灭,仰头看着他问道:“最后一科考完了,你觉得怎么样?”
  “应该没有问题。”
  “没问题就好,现在就回去吧,今天晚上可是要很忙了。”
  沙兰好似没有听出托德言中之意一样,笑着点点头,跟着托德向着奥金斯山庄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停在不远处的汽车上,两双眼睛看着仿佛凭空消失一样的沙兰和托德,缓缓的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对方。
  “小姐,沙兰先生的成绩应该不错,如无意外的话可以成为历史系古代语言专业入学新生里面的优秀代表,你可以放心了。”
  听着面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眉毛和胡须休整的非常整齐的老者的话,少女伸手推了一下脸上的眼镜,笑着说道:“弗雷爷爷,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考试的成绩会不好,我只是有些担心那些缄默人会不会伤害到他,那些家伙可是从来都不讲道理的。”
  “小姐,既然你已经摆脱了贝金赛尔女士出面让托德局长帮助沙兰先生,那么在我看来这件事情便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其实如果不是沙兰偶然租了贝金赛尔的房子,我还真的不会去麻烦贝金赛尔,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的确不适合参合到这些乱八七糟的事情里面来。
  只是有的时候命运的巧合往往带着那么一丝戏虐和捉弄,既然沙兰和贝金赛尔遇到了,那么我也就只能够去摆脱她了。
  好了,咱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刚刚考完试,我也有些累了,回家好好的吃些东西,休息一下,省着蕾姆奶奶总是念叨我瘦了瘦了的,哈哈。”
  “好,那么我们就出发了……司机,回公馆去。”
  汽车缓缓的驶离的索朗乔亚大学的校门,在附近一些人羡慕的目光下,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沙兰跟在托德的身边,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奥金斯山庄大门,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也正是这个时候,托德的脚步突然停下,看着笔直的站在奥金斯山庄大门之前的那个老者,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诧异和凝重的神色。
  “巴洛瑞姆……你竟然亲自来了,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说话间,托德和沙兰身周的那股无形波动立刻散去,显然他的这一手能力对待等在前面的那个老者是完全没有作用的。
  面部中央有着一道竖直划过面部中心,把面部分为两半的疤痕的老者巴洛瑞姆,看着托德开口说道:“托德局长,你既然可以亲手庇护这位沙兰先生,那么我自然可以亲手请他去我们缄默人的科赛大厦喝一杯茶,不是吗?”
  “巴洛瑞姆,这小子和潮汐骑士团没有什么关系,他和潮汐骑士团的接触也是误打误撞,你们是无法从他身上得到什么情报的。”
  “我们缄默人能不能获得情报,自然有我们的手段,托德局长,请把人交出来吧,不要阻止我们执行公务。”
  听着巴洛瑞姆的话,托德点燃了一支香烟叼在嘴巴上,然后伸手抓了抓头发,一些头皮屑飘落下来,他看着巴洛瑞姆,无奈的说道:“巴洛瑞姆,谁还不知道你们缄默人的德行,如果是平常的话,把他交给你也无所谓,但是我老妈告诉我一定要护住他,那么我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所以要么你滚,要么我打的你滚,看在我们是老相识的份上,二选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