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托德VS巴洛瑞姆


小说:巫师再临  作者:王吾
  “让我滚?这句话我倒是很久没有听过了,小鬼你才刚刚成为这国土守卫和秘密警报局几年就如此的猖狂,看来我打定主意来这里给你一个教训的决定是做对了。”
  话音落下,巴洛瑞姆单手一抓,一团团的赤红火焰燃烧起来,迅速的归入了巴洛瑞姆的手掌之中,化为了一柄火焰长剑被他握在手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托德的身边,一剑向着托德斩了下去。
  这个时候,托德反手一巴掌推在了沙兰的胸口上,沙兰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事物瞬间变化,他竟然直接出现在了距离托德数十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之下,此时沙兰终于确定,托德的能力便是对空间的操控了!
  就在托德一把把沙兰退出去的时候,巴洛瑞姆手中的火焰长剑竟然直接穿过了托德的身体,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同时托德一拳轰出,拳头所至空间迅速挤压起来,竟然使得巴洛瑞姆的身体如同被束缚起来一样,根本没有办法迅速躲避,只能够硬接了托德这一拳!
  “砰!”
  巴洛瑞姆单手接住了托德这一拳,手中的火焰长剑再度劈下,欲要把托德的胳膊斩下,却依然还是穿过了托德的胳膊,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而托德此时则是单手用力,一把把巴洛瑞姆扔了出去,紧接着单手按地,地面上的一大块土石瞬间消失,随即出现在了巴洛瑞姆的头顶,直接压着巴洛瑞姆砸在了地面之上!
  “轰!”
  烟尘飞舞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火焰升腾起来,猛烈的爆炸响起,无数的土石向着四周飞射而去。
  巴洛瑞姆浑身火焰缭绕的站在原地,脚下的地面已经有了融化的迹象,其脸上的那道疤痕此时如同火焰一样鲜红,散发着丝丝暴虐的气息。
  在火焰升腾之中,一尊浑身缭绕着火焰的恶魔虚像在他的身后浮现出来,正是巴洛瑞姆体内的超凡血脉,地狱炎魔!
  地狱炎魔的虚像发出无声的咆哮,庞大的火焰冲天而起,化为了一道火焰漩涡在巴洛瑞姆的头顶旋转起来,并且迅速化为了一只巨大的火焰利爪,朝向托德抓了过去。
  托德看着那只巨大的火焰利爪,深深吸了一口气,背后同样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影子,但是那个影子周遭的空间却不断的扭曲着,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其真正的模样,但此时的托德双眼瞳孔完全化为了银白之色,伸手对着抓来的火焰利爪虚按过去,顿时其手掌之前的空间迅速崩碎,仿佛龟裂破碎的镜面一样,隔断了空间,化为了一面强大的盾牌,正面抵挡住了那只巨大的火焰利爪。
  同时托德左手微微抬起,一样还是如同镜面破碎一般的碎裂空间迅速在他的左手之上汇聚,化为了一柄由大量破碎空间碎片构造出来的一柄有着无数棱角的空间长矛,伴随着托德左手的食指微微勾起,空间长矛瞬间射出,朝向巴洛瑞姆射了过去。
  看到射来的空间长矛,巴洛瑞姆的脸色有些微微的难看,瞬间散去了那只巨大的火焰利爪,巴洛瑞姆突然张口喷出了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在他的身前如同黏着的液体一样不断的翻滚着,化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地狱炎魔头颅,张开嘴巴桀桀笑着,一口咬向了射来的空间长矛!
  “砰!轰隆……!”
  空间长矛和地狱炎魔头颅同时爆碎,混乱的空间碎片和火焰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向着四周扩散了开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和一声低喝先后响起,但见那些混乱的空间碎片迅速融入了附近的空间之中,而那些火焰也眨眼之间熄灭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托德和巴洛瑞姆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巴洛瑞姆这个本来以为可以轻易压制托德的缄默人总队长,脸上的那道竖直的细长疤痕几乎殷红滴血。
  “好,很好,一代新人换旧人,不愧是年纪轻轻就可以坐在国土守卫和秘密警报局局长位置上的人,实力果然是不俗,这一次是我输了,不过你不可能一直庇护着他,等你回到格兰市之后,我倒是想要看看,谁还能够庇护这个小子!”
  “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这小子已经参加了索朗乔亚大学的考试,今后自然有索朗乔亚大学庇护他,当然如果他没有考上,这种废物死了也就死了,我也不会为了这样的一个废物继续和你这个老家伙打生打死。”
  “今天的事情我会如实上报,希望你会找到解释的理由。”
  “有没有理由都无所谓,我倒是乐的看到他们把我从现在的位置上扁下去,当国土守卫和秘密警报局的局长真的是太累了,不符合我的人生规划。”
  巴洛瑞姆最后看了托德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去,而这个时候托德对着沙兰招了招手,伸手搂住了跑过来的沙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沙兰说道:“我有些累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看着托德,沙兰能够感觉到此时的托德有些不对劲,但是看着托德脸上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沙兰立刻点头,扶着托德向着奥金斯山庄里面走去。
  走着走着,大约在两三分钟之后,托德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随即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那些血液落在地面上的一瞬间,便迅速的蒸发留下了一道漆黑的干枯血迹,同时沙兰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托德的身体温度急剧攀升,已经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程度了。
  双眼一眯,沙兰低声对托德说道:“托德大哥,你受伤了?”
  “呵,不亏是当了三十多年缄默人总队长的老家伙,实力果然强大,那股火焰无形无质,本来以为有了破碎空间的阻挡便伤不到我,却不曾想还是着了他的道,这个老家伙还真的是阴损啊。”
  “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动手,如果我们两个联手的话,应该可以打得过他。”
  “嘿,如果你动手的话,那麻烦可真的是要没完没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