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再临噩梦深渊(二合一)


小说:巫师再临  作者:王吾
  “好,那么在团长和NO.1的精灵不在的时候,作为潮汐骑士团的NO.2我将请你完成一个任务,亲自和我,还有折扇一起,组成一个三人小队前去寻找团长,如果到时候没有什么问题,也就罢了,但如果他们真的出了事情,那么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他们给救回来!”
  “祭司,你应该知道,我之所以不选择以真身出现,就是不想让我的身份被人知晓,虽然在潮汐骑士团中已经有人知道了我的身份,但是那些人对于我来说是可信的,而其他人我没有接触过,所以我并不信任你们。”
  “说是不信任我们,实际上猫灵你是不信任我吧?”
  沉默了一会,沙兰便开口说道:“既然祭司你已经把话说到这里了,那么我也不妨说得清楚一些,没错,对于你我非常的不信任,这与其他人无关,单纯是我对你的私人感官。”
  “无妨,在咱们潮汐骑士团中,不信任我的人比比皆是,但是无论信任多或者是少,我想在利益面前,应该都是可以克服的吧?”
  双眼微微眯起,沙兰低声问道:“你说利益?什么意思?”
  “其实我们加入潮汐骑士团,为的就是利益,无论是你,还是我,亦或者是其他人都是如此,或许我们的利益诉求不同,但绝对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会加入到骑士团中,因此如果我可以满足你的利益,那么是不是对于我的不信任便可以克服了?”
  正如祭司所言,沙兰加入潮汐骑士团自然是为了利益,否则无论雷纳有多强大,沙兰也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加入到潮汐骑士团之中,实际上如果雷纳真的逼迫太甚,沙兰一定会选择去往翡翠世界服用邪眼之血药剂,一举突破三级巫师之后,在回来彻底解决掉雷纳,只是因为考虑到加入潮汐骑士团可以得到的利益着实丰厚,所以沙兰才会加入。
  换言之,只要真的可以得到让他动心的利益,那么与祭司组队自然也无不可,要知道潮汐骑士团的成员之间是无法以各种形式危害对方的,自然在安全方面和身份保密的方面,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安全的。
  当然,如果真的决定要组队了,沙兰也不会完全相信祭司也就是了。
  “祭司,你能付出什么?”
  “始祖密武,虽然我得到的方式与团长、武士他们不同,但我的确是得到了几部,如果你能够组队前去营救团长的话,那么我会给你一部始祖密武,另外我还会给你一个二级的雷电属性的巫术,可以在出发的时候交给你,我想无论哪一个,应该都是你非常需要的东西吧?”
  不得不说,对于祭司拿出来的东西,沙兰真的是心动了,但同样他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疑惑,如此大的手笔,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祭司真心想要确定雷纳他们的安全,或者是把他们从逆境之中带回来。
  另外一个可能,便是祭司要拿出足够让沙兰心动的东西来引诱他前去见面,只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祭司完全没有必要提前把东西给他,祭司主动提出要把东西提前给沙兰,倒更像是主动打消沙兰的某些怀疑一样。
  “祭司,我不明白!无论如何你看起来都是真的想要把雷纳他们救回来,但是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你在心里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
  “我的确是有自己的打算,但是这与救回团长不发生冲突,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你没有必要担心我对你不利,这些都可以写在契约之中。”
  救回团长……
  沙兰敏锐的找到了祭司话中的一个点,或者说很可能是祭司故意给了沙兰一个点,借此让他知道自己的部分真正想法,正所谓聪明人说话不必说尽,便是这个道理了。
  “呵,好,我明白了,反正骑士团里面知道我真面目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只不过这一次很可能会遇到其他人,所以我依然会遮掩我真正的身份,我想这一点你是不反对的吧?”
  “当然,实际上如果你有第二个替身的话也可以使用那个替身,只是貌似你只有那只银猫一个替身吧?”
  “什么时候集合去往黑市郡?”
  “今天晚上六点,在你们索兰市的飞机场会合,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往黑市郡。”
  “索兰市吗?难道你料到我肯定会答应你的邀请了吗?”
  “肯定说不上,但是百分之八九十的把握是有的。”
  “那好,那就到时候见吧。”
  话音落下,沙兰面前的数字“2”消散了开来,而他则是坐在床上,思考着这件事情,他发现这一次的事情可能会很麻烦,至少在他看来就算是不考虑祭司的问题,那可以把自己和念兽泰瑞精神方面的联系都隔绝开来的莫名力量,也绝对不会是好对付的。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有些麻烦了,二级的实力……至少我现在的实力不一定可以真的对抗的了雷纳,如果他们真的出了问题,那么也就可以说那未知的对手至少是可以让他们无法离开,却又无法杀死他们的程度。
  换言之,敌人大概率是二级巅峰或者三级的程度,如今的我虽然不说真的没有一战之力,但肉身的实力一直没有提升,处于一级巅峰的程度,就算是进行了恶魔变身实力提升,也无非是二级左右的力量,没有办法占据什么优势。
  既然决定了要去参合这一次的事情,那么就必须留有底牌,至少是可以保护我自己的底牌,看来这邪眼之血药剂是必须服用了。
  至于服用的地方……既然这个世界没有办法服用,那么我就去另外的世界好了,时间的流动速度不同,倒是成为我的一个小小底牌了!”
  想到这里,沙兰伸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顿时沙兰的眼前一黑,整个人再度出现在了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他看着头顶的翠绿色太阳,身形一顿就要进入相对安全和平稳的翡翠世界。
  但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算是平静的大海突然卷起了海浪,大量的海水逆天而起,如同一只硕大的手掌一样,抓住了向着天空上那轮翠绿色太阳飞去的沙兰,一举把他拖入了海水之中,在海水的暗流拖拽下,沙兰的身体迅速的下沉,眨眼间便沉入了那漆黑的海底深渊之中!
  猛地睁开眼睛,沙兰看着头顶的灰色天空,还有那隐约出现在天空上的穹顶,他知道自己再度来到了最先到达的异世界,也就是那个叫做噩梦深渊的世界了!
  如今的沙兰,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噩梦深渊之中的超凡力量上限维持在四级的程度,但是在他看来,充满了灵体和怪异等等存在的噩梦深渊,要远比基本上没有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翡翠世界来的危险的多,起码翡翠世界里面的人只要安分守己的话,大体上还是可以保证自己一辈子安全的。
  “这一次有些不同,我本来是想要去往翡翠世界的,但是却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世界,如果说这里面没有其他的原因,恐怕是不可能的,只是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引导我来到这个世界?”
  一边想着,沙兰一边看着自己身处的位置,很快他就想了起来,这里正是之前他离开的那个临湖镇,按照时间流速的计算,距离他当初离开这里大概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只是不知道在距离这个临湖镇不远处的灰堡高塔,到底有没有对他进行通缉和搜查了。
  “这里不太安全,虽然我的实力比起之前离开这里的时候强了不少,但是依然没有办法和灰堡高塔这样的庞然大物对抗,为今之计就是先离开这里,找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隐居起来,把邪眼之血药剂先服用了再说!”
  想到了这里,沙兰看着身上这件当时离开这里的时候穿着的黑色长袍,伸手把脑后的宽大兜帽戴在了头上,迅速的离开了这条小巷,向着远离灰堡高塔的方向走去。
  正如沙兰所预料的那样,过了大半年的时间,灰堡高塔对于他的搜查已经基本上停下了,他们得到的结论就是沙兰已经逃出了临湖镇,况且沙兰能够看得到,天空上原本浮现在远处的穹顶的裂痕,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显然灰堡高塔的计划已经成功,他们自然也没有搜查和抓捕沙兰的必要了。
  不断的远离灰堡高塔的方向,以沙兰如今的实力,仅仅只是三天的时间,连续赶路的他已经来到了位于如今灰堡王国新边境的边境城市灰雾城,沙兰以巫师的身份走入其中,顺利的用休-兰斯这个名字,住进了一个小型的旅店之中。
  走进旅店,沙兰并未选择在这里服用邪眼之血药剂,因为巫师在突破三级的时候,会产生一定的异象,人多的地方总会有巫师隐藏在其中,历史上不乏有巫师在突破的时候被偷袭,导致偷袭者以弱胜强,杀死了巫师夺取了其身上物品的事情,自然沙兰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他的选择是位于灰堡王国边境的野外,那里虽然可能会有一些怪异或者灵体,但只要规避开来便不用太过于担心,至少要比同为人类的其他巫师来的方便的多了。
  “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休整一下,然后便可以暗中离开这里,找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布置一下,就可以开始服用邪眼之血药剂了。”
  想到这里,沙兰盘膝坐在了床上,缓缓进入了冥想。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上突然有一枚白色的秘法印记闪烁着白色的光芒,沙兰从冥想之中醒来,看着手上的白色秘法印记,他想到了对方的身份,伸手轻轻一弹,那枚白色的秘法印记便飞了起来,悬浮在了沙兰的面前。
  “沙兰,很久不见了,我之前曾经尝试联系你,但是却没有你的任何消息,本来我以为你已经被灰堡高塔暗中杀死了,但是现在看来你还活得好好的。”
  听着白色秘法印记中传来的话,沙兰点头说道:“安南,我之前去往了某个隐秘的地方躲藏起来,避过了灰堡高塔的搜查,现在风头过了,自然也就出来了,想来之前就是因为那个地方你才无法联系到我。”
  没错,秘法印记的主人就是安南,之前那个与沙兰一起去往了遗迹,使得沙兰得到了最适合他的两个固化巫术模型的二级白巫师。
  “沙兰,我为你的安全感到高兴,另外最近你应该也知道了,灰堡王国的那个计划成功了,他们消耗了灰堡王国境内近乎于三成的巫师和学徒,成功的填补了穹顶的裂缝。
  虽然因此使得穹顶的面积只剩下了原本的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大小,但他们的安全终究是得到了保证,只是这样也造成了很多的隐患。”
  “安南,你的意思是,灰堡王国境内不属于灰堡王国王室的巫师和学徒们,对于灰堡王国已经产生了警惕心吗?”
  “呵呵,不仅仅是灰堡王国境内那些不属于灰堡王国王室的巫师们,就算是那些属于灰堡王国王室的巫师,也有很大的一部分升起了离开的心思,只是没有人是傻瓜,他们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暗地里已经开始为自己寻找退路了。”
  “如果事情真的变成这样,那么岂不是意味着灰堡王国的巫师力量,将在未来产生巨大的流失,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他们都不可能恢复元气了。”
  秘法印记对面的安南发出了一声轻笑,开口说道:“没错,正是这样,虽然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了补救,但是他们补救的措施竟然仅仅只是给巫师提供一些可有可无的资源作为补偿,这几乎和打发外面街道上的乞丐一样的手段,竟然用在了巫师的身上,我只能说灰堡王国的高层腐化太过于严重了,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了。”